第17章 年轻人,喝碗肉汤吗

    深山老林,古宅前。

    白雪铺地,红梅点缀。

    月光洒落,道路皆白,宛如白日。

    宁休站在门前,抬手拿起门环,极有节奏地敲了起来。

    咚咚咚

    过了片刻,宅子里头同样有着相似的声音传出,如同回音般。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每声都好像直接敲在宁休心口,到最后声音戛然而止。

    吱呀

    木门缓缓打开,张苍老的脸庞慢慢出现在他的面前。

    “年轻人可是要留宿?”

    沙哑的声音响起,宁休这才回过神来,他朝着眼前这个老妇行了礼,开口道:“我本是来探望亲戚的,可不觉间竟在山中迷了路,此时天色已晚,如果老人家不介意的话,希望可以叨扰晚。”

    老妇人耳朵好像并不大好,宁休只得再重复说了次。

    “你亲戚姓什么?兴许老身认识也不定。”老妇人开口问道。

    见宁休摇头,老妇人轻笑道:“真是古怪的年轻人,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还探望什么亲戚?我看年轻人你,也是个书呆子。不如跟我进来,吃点粗米饭,家里还有张小床可以睡觉。等到明天早回去,问明白了姓名,再来探访不迟。”

    说着老妇人便转身往宅子里头走去。

    不是宁休不想回答,而是他继承的这个身份,脑海中就没有这个信息。就连宁休自己也感到奇怪,这世哪有人去找人,却不知道对方姓名的。

    “咚咚咚”的声音再次响起,宁休抬起头,这才知道,原来这阵怪异的声音竟是老妇人手中的拐杖所发出。

    老妇穿着件漆黑色的袍子,头银白的头发高高梳起,显得很是精神。

    宁休小心打量着,只觉老人家面容慈祥,为人谦和,还患有老人家的通病耳聋。怎么看都是个慈溪和善的老太太,如果宁休不是看到对方没有影子的话。

    两个人,可雪地却只有道影子。

    ……

    宁休神色如常地跟在后头,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般。

    宅子很大,装饰很豪华。

    门里的道路是用白石铺就而成,两边种满了梅花,片片花瓣洒落在石阶。

    曲曲折折的回廊,扇又扇被打开的大门。

    宁休最后来到座院子,院子里满是豆棚花架,只是此时光秃秃的,看起来有些难看。

    老妇人很礼貌地将宁休请进院子里的间屋子。

    “小伙子先在这休息下,好好暖暖身子,老身这就替你做饭去。”说着也不等宁休回应,老妇人便直接起身离去。

    直至老人那伛偻的身影彻底消失,宁休这才松了口气,右手衣袖见的驱邪符篆早已被它捏地邹成了团,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幸亏此时正值隆冬,干得也快。

    他定了定心神,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个房间。

    只见整个屋子窗明几净,褥垫、桌椅、床铺,没有样不洁净光滑,显然这个房间时常有人打扫。虽然并不排除主人家本身就爱干净,可这屋子时常有人入住的可能性大大增大。

    宁休打开窗户,朝外望去,发现这个小院竟然没有梅花。

    路走来,他看到最多的就是梅花,可这个小院偏偏没有,要说其中没有蹊跷,宁休打死也不会相信。

    宁休坐在位置,开始思考起来。

    这次璇光幻境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突然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不是说璇光幻境十分稀少,需要达到特定的条件才能触发开启的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就跟大白菜样,连两天竟然就碰到了两个幻境。

    而且这个幻境给的任务也有些莫名其妙,竟然是让他来这个山中找亲戚。这是什么鬼设定,最扯淡的就是先前说的,宁休连对方姓什么叫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要是这样都能找得到人,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说到鬼,宁休又想到了先前那个老妇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她不是人,可当宁休手中的驱邪符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这只能说明点,那就是对方的道行实在是太过高深,高深到压根不是宁休这个半吊子的茅山道士可以解决得了的。

    呵呵呵

    就在这时,阵银铃般的笑声忽然从远处响起。

    笑声时远时近,让人找不到方位。

    独身人,在这深山老林的鬼宅之中,任谁听到这笑声都会吓得毛骨悚然,无论这笑声多么好听。

    宁休站起身来,正准备出屋查看,个丫鬟刚好过来,通知他去客厅。

    这个丫鬟出现的刹那,笑声跟着消失。

    宁休跟在丫鬟后头,来到了客厅。

    还未进屋,便是闻到了阵诱人的香气,他抬眼望去,只见那老妇人正在煮着什么东西,而这香气正是从她身前那口砂锅传出。

    “天气冷,我给你熬了锅肉汤,让你暖暖身子。”

    “来,我给你盛碗。”

    老妇人打开盖子,整个房间立即肉香四溢。宁休抬眼望去,发现炖的是萝卜排骨汤。

    热气不断从里头冒出,滚烫的汤水中,娇嫩的白萝卜块,浮浮沉沉,如宁休此时的心情。

    “趁热喝。”

    老妇人热情地将手中的盛满肉汤的瓷碗放到宁休面前,甚至细心地连喝汤用的汤匙都给他准备好了。

    宁休看着眼前这碗香气扑鼻的肉汤,忽然沉默了。

    而那老妇人似乎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站在旁,看着宁休,等着他做决定。

    喝,还是不喝?

    这是个问题,明明只过去两秒的时间,可宁休却觉得好似过去了半个世纪。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响起了阵敲门声。

    老妇人起身开门,奇怪的是门口压根就没有人。

    “又有客人来了,我出去接下客人。”说着,老妇人起身离去。

    等到老妇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宁休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站起身拿掉身前烛台外头的灯罩,点燃了手中的驱邪符。

    他把燃烧着的驱邪符放在瓷碗中,直至其燃烧成灰。

    火光映照下,他的脸庞明灭不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