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月下少女

    夜色更深了,轮孤月悬挂在天际,静看着这世间万物。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休终于是醒了过来,是被声惊恐的尖叫声吵醒。

    声音是从隔壁传来,也就是胡宽的屋子。

    他靠着墙壁,用手轻轻敲了两下。

    声音戛然而止。

    宁休皱了皱眉头,难道是那老妇人对胡宽下手了,可怎么看也是自己好对付些吧。要知道宁休刚才可是直接处于昏迷状态。

    为了搞清楚情况,他小心移动,将耳朵贴在墙壁,仔细聆听。

    吱呀

    这是开门的声音。

    可之后却直没有听到有脚步声响起。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敲门声忽然响起。

    宁休心口紧,缓缓站起身来,右手则是死死握着驱邪符,无论它是否管用,可这已经是他唯的手段。

    直到这时,他才深刻意识到自己的无力。

    咚咚咚

    敲门声仍在继续,这时他脑海里忽然浮现起老妇人离开时将的那句话。

    “千万要关好门窗,山可是有吃人的野兽哦。”

    吃人的野兽或许没有,可吃人的恶鬼肯定有。

    敲门声持续了阵子后,渐渐消失。

    宁休等了会儿,这才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只见他伸手缓缓打开条缝隙,从屋里朝外望去。

    张惨白、可怖的脸庞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血红色的眼睛在这刹那与宁休对视在了起。

    扑通扑通!

    宁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两下,此刻他有两种选择,第种自然是立马关门。

    另种选择,或许能够试着沟通?

    再听听,再看看,再等等,搞清楚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好奇心害死猫啊。

    就在宁休犹豫的时候,对方忽然开口道。

    “方才吵到你了吗?”

    “这么晚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宁休反问道。

    “晚睡不着觉,和兄弟姐妹们出来找点吃的。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要是让母亲知道我打扰她的贵客休息的话,怕是少不了顿骂。”

    说着这人朝宁休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进食,贵客?

    宁休关好门转身朝木床走去,边走着,边想着其中最为关键的几个点。

    刚才那声惨叫,他十分确定是胡宽的声音,那么方才那人所说的进食,指的显然就是他。可是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老妇人的贵客?

    他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明白。

    此时的宁休完全沉浸自己的猜想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个人。

    他躺在那儿,想到其中关键之处,正准备翻个身子时,突然怔住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张极为美丽的脸,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起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想要咬口。

    更不用说这张脸的主人,此刻正对着你,眨眼微笑。

    只要是男人,怕都会对其产生性趣。

    可宁休完全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想法,只见他整个身子像猎豹般弓起,翻身把扣住眼前这个女孩的双手,厉声质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屋子里?”

    那女孩冲宁休眨了眨眼睛,脸无辜的模样,年纪虽小,却也已长得是倾城倾国,惑乱众生。

    “你弄疼我了。”

    “我再问遍,你到底是谁?来这究竟有什么目的。”

    “长夜漫漫,怕君寂寞,特奉母命,与修燕好。”

    声音甜软诱惑,惹人想入非非。

    “说人话。”

    宁休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不由自主地扯了扯嘴角。眼前这个女子虽然样貌成熟,可看起样子,分明是个还未成年的少女。

    不得不说这剧烈的反差,给人以极大的诱惑。宁休只能在心里喊句。

    老子可没有恋童癖!

    “真是没劲,简直点情调都没有。”

    话音刚落,宁休只觉双手空,闻声望去。

    只见这个少女已经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伸手打了个哈哈,轻笑道:“好了,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在明知道那碗肉汤有问题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喝。”

    “你难道不怕死吗?”

    在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后,宁休也是跟着放松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少女,开口反问道:“不是你让我喝的吗?”

    “我刚进这院子里听到那阵笑声不正是你发出的吗?呵呵呵,难道不是你告诉我的。”

    宁休模仿着少女的语气,说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可他眼前的这个少女还是“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没心没肺,

    这个少女好似天生就爱笑,从不知忧愁是何物。

    “当时想着喝与不喝,是生和死的关系,我无从选择,只能拼死搏。直到这时才真正明白喝与不喝,是生与死的关系。”

    喝的那个人果然活了下来,没有喝的胡宽死了,只不过并不是被老妇人杀死,而是成了别人口中的食物。

    “为什么?”宁休开口问道。

    少女知道宁休问得是什么,只见她开口说道:“这是间千年鬼宅,里头生活着无数恶鬼。生人入鬼域,想要活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身沾染了宅子主人,也就是鬼母的气息。”

    “你喝了那碗汤,气息就已经和她连接在了起,因此自然而然便是此处的贵客。只是我奇怪得是,喝了那碗肉汤,你怎么还能活得下来。”

    “鬼母的气息,可不是你手中那种低等劣质的驱邪符烧成灰喝下去,就能抵挡得了的。”

    “曾经不止人在我的提点下喝了鬼母煮的汤水,可最终活下来的却只有你个,因此我这才找了你。”

    我去,先前没有人活下来,这少女却让宁许去喝,这完全是在推他入火坑啊。

    也就是说,事实,这完全是个必死的局。

    喝是死,不喝也是死。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宁休活了下来。

    “你能帮我做件事情吗?”

    “我凭什么帮你?”

    “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什么事?”

    “帮我送样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