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导演,给的剧本不对啊

    “送什么东西,送给谁?”宁休开口问道。

    少女看着宁休,没有说话,她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来,双手伸向身后。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小屋中响起。

    从见面的那刻开始,少女脸就没有停止过微笑,在宁休的印象中,这还是她头次出现如此认真的神情。

    少女伸出娇小的右手,宁休看了眼,大手跟着伸出。

    小手在,缓缓张开。

    块玉佩就这么坠落了下去,落到了他手中。

    玉佩接触的瞬间,股暴虐的妖气刚要从玉佩中冒出,立即消失不见,整个过程快到宁休压根没能察觉。可这切全都落在了那个少女眼中,她看着宁休,眼中露出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对此宁休毫不所知,他抬眼望去,发现是块通透的方形玉佩,头由条红绳系着,两面均刻有字,正面是个辛苦的“辛”,背面则是代表数字的“七”字。

    他放在手中把玩了下,只觉手感细腻,触手温润。

    看到宁休的动作,少女脸色微红,开口道:“你戴着它,日后自会有人找你。”

    宁休点了点头,将其戴在身。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如何离开了吧?”

    “我听母亲说,你进山是来找亲戚的?”少女抬起头,脸再次恢复了往昔的笑容,变脸之快速,任何个女演员都要愧叹不如。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提到这个,宁休还是点了点头。他这具身子原本的主人进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亲戚,至于前因后果,宁休概不知。

    “明日,你就跟母亲说,你要找的亲戚姓吴。”

    “你别跟我说,你母亲也姓吴?”

    “啊呀呀,你怎么知道的。”少女装出副十分吃惊的模样,那样子偏生又十分可爱,让人讨厌不起来。

    宁休只觉自己满头黑线,开口说道:“这样真的会有用?”

    道行千年的鬼母会因为宁休要找的亲戚和她同个姓氏就放他离开,这单是想想也觉得是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你照我和你说的去做就好。”

    少女自信满满,又是和宁休仔细说明了其中细节,直至三更声响,这才离去。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婴宁,秦婴宁。”站在窗前的少女回眸笑,转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婴宁”宁休低声自语着。

    人们提起聊斋,第印象就是倩女幽魂,就是大胡子燕赤霞,就是王祖贤聂小倩。甚至很多人对聊斋的全部印象都止于此。

    可这些人里头不包括宁休,因此他听到婴宁这两个字的瞬间联想到了很多事情。聊斋中同样有个婴宁,是个狐女,从小被鬼母收养。

    而他眼前这个少女婴宁,先前他有特别注意过,对方是有影子的,而且生气勃勃,绝不是鬼类。在这鬼宅生活,自然也不可能是人,那么极有可能是妖。而她同样喊鬼母为母亲。

    只是不同的是,聊斋中的鬼母只是个普通的鬼物,而宁休先前见到的那个老妇人分明是个修行千年的鬼王。

    原著中,婴宁和鬼母,母慈子孝,而他现在所见到的却并不是这么回事。最起码,婴宁在背着鬼母找宁休帮忙。

    这其中有太多疑惑想不明白,宁休朝窗外看了眼,只见天边夜色越发黑了。

    吱吖

    他缓缓合窗户,转身躺床。

    这夜,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第二天大早,宁休就起身洗漱,他作息时间极为规律,都是以日出为标准。

    推开窗户,深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昨晚的切仿佛都只是场梦。

    红梅、白雪、阳光。

    要是不知道的,谁又会信这儿竟是间鬼宅。

    既来之,则安之。

    宁休打开门,朝外走去,在路过胡宽的房间时,他停了下来。

    房间打开着,冷风吹着门窗开合不定。

    他抬眼望去,看到了靠在床头的胡宽,只不过是他的尸体。

    只见胡宽此时身没有处完好的地方,那些消失的肉块虚实不定,这样诡异的场景,饶是宁休胆气不凡,也不由得抽了口冷气。

    他站在原地,抬头看了眼天空。

    白雪飘落,纷纷扬扬。

    远处,院子外梅花似乎变得更加娇艳、美丽。

    然后宁休就看到了站在梅树下,那个比花还要娇艳、美丽的身影。

    红梅树下,宁婴身披着件白色大氅,站在雪地。

    宁休看她的同时,她那双如画的双眸同样在看着宁休,巧笑倩兮。

    婴宁笑着朝宁休招手,宁休回头看了眼死去的胡宽,转身朝她走去。

    宁休离着还有五六步距离,婴宁便是迫不及待地走了过去,笑吟吟地挽住他的胳膊。

    “走吧,我们起去见母亲大人。”

    婴宁冲宁休笑了笑,拉着他的身子就往前走。

    不得不说,比起昨夜,此时的装扮更适合她。身那件大氅,看起来白绒绒的,少了娇媚,平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看着对方反常的举动,宁休嘴角抽搐了下,靠近,低声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婴宁嘴角微微翘起,笑容灿烂,低笑道:“昨晚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救你离开啊。”

    婴宁话虽如此说,可宁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很快,他终于知道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了。

    只见婴宁拉着宁休来到宅子主屋前,躬身道:“婴宁与宁郎情投意合,已私定终身,望母亲大人成全。”

    雪地,红梅旁。

    男的宽袍大袖,俊美儒雅,女的浑身素白,宛若空谷幽兰,二人并肩而立,远远望去,倒真像是对神仙眷侣。

    只是如果拉近镜头的话,就会发现宁休的脸庞僵硬,哦,不,应该说整个身子看起来都有些僵硬。

    他微微张了张嘴,并没有发生。

    可站在他身旁的婴宁却是准确读出了他唇语所表达的意思。

    导演,剧本给的不对啊。

    导演?导演是谁?

    剧本又是什么?

    婴宁眨了眨眼睛,继续看着宁休。

    我怎么会这么笨,竟然会去相信头狐狸。

    咦,他怎么会知道我是狐狸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