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偷?

    回到道观中的宁休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他实在是太累了。

    而山下,杭城四季花园此时却是闹翻了天。

    同学聚会,自然不可能单单只是吃顿饭。

    这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聚在起,自然是难得疯狂会。董小洁他们从餐厅出来后,直接上了七楼的娱乐区。

    唱可是同学聚会必不可少的项目。

    只不过此时,众人的注意力显然都没有放在唱歌上。

    先前宁休的表现实在是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对此大家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疑惑与不解,也有惊讶与复杂。

    因为这与他们印象中的宁休完全不样,那刻所散发出来的气场绝不可能是装的,有本事你装个看看,十万块说不要就不要。怕是般富二代都没有这种底气。

    不过无论事实如何,他们现在都知道宁休绝不可能像黄皓所说的那样落魄,所有人的目光有意无意间都望向了黄皓。

    黄皓个人坐在那儿,感觉到四周这些若有若无的目光,只觉脸上火辣辣,像是被人狠狠抽了巴掌。

    先前跟着附和黄皓的那几个人,同样感到无比尴尬,他们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感到如芒在背的目光,只觉得浑身僵硬。

    包厢内,悦耳的旋律响起,歌曲仍在继续。

    潘玮柏的小丑。

    我是小丑你说,你看透我你说

    说我丑陋,没有用,是扶不起的阿斗

    黄皓脸色越发阴沉。

    “他怎么可能和四季花园的苏经理认识?他又凭什么和苏经理认识!”

    他握紧了双手,露在外头的手臂青筋暴突。

    在场众人之中,他是为数不多知道这家四季花园娱乐城背景的人。

    那个所谓的苏经理代表可不只是这座小小的娱乐城,而是整个苏家。

    江浙带,仅剩的几个世家之。

    这个苏经理正是苏家嫡女,他凭借他爸的关系,曾在次高档酒会上远远看过眼。

    像这样天之娇女,又怎么可能会认识宁休那种人。

    “他那张支票定偷的。”

    “对,定是他偷来的,想不到宁休竟然会做出这种违法的事情,我虽然是他同学,但也绝对不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黄皓说话的声音并不轻,附近很多人都听到了。

    只是这话错漏百出,毫无逻辑可言。

    有人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至交好友给拦了下来。虽然他们也相信宁休绝不可能会是个小偷,可却没有必要因此去得罪黄皓。

    这就是所谓的圆滑。

    但不代表每个人都是如此。

    “黄皓你胡说些什么?宁休怎么可能会是小偷!”

    “你要是再污蔑他的声誉,我们这个同学就没得做了。”刘颖怒视着黄皓,大声喊道。

    “那你和我说说他手中那张支票是从哪里来得?不是我说话难听,他宁休是哪根葱,凭什么得到苏大小姐的青睐。还是靠他妈在魔都开的那个什么破公司啊?”

    黄皓越说越大声,再配上他那魁梧的身子,倒是颇有番气势,压得小姑娘节节败退。

    可刘颖仍是倔强地抬起头,直视着黄皓,怒声道:“你连王阿姨开什么公司都不知道,你凭什么那么说她!”

    就在这时,包厢大门被人猛地拉开

    然后众人就看到个漂亮冷艳的女子站在门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让我们把时间线往前调点。

    四季花园大厅。

    个长相冷艳的女人火急火燎地从外头跑了进来,大厅上那些服务员见了连忙躬身问好。

    在片问候声中,这个女人冲到前台,劈头就问:“阿红,先前给你支票的那个先生现在在哪?”

    “苏,苏经理”

    这个叫做阿红的前台美眉显然是吓了跳,过了片刻后,这才结结巴巴道:“他,他已经走了。”

    这时急匆匆赶进来的女人正是苏真真,也就是这家四季花园娱乐城的总经理。

    “走,往哪个方向走的!”苏真真伸手抓住阿红的衣领,焦急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看着平常和蔼可亲的经理露出如此恐怖的神情,阿红简直是要吓哭了。

    “不,不过”

    “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啊!”

    “不过和他起过来的同学还在七楼娱乐区唱!”说到最后,阿红完全是用喊出来的。

    而得到消息的苏真真没有半点耽搁,转身往电梯口跑去,五公分的高跟鞋踩得“哒哒”直响。

    等到她赶到黄皓他们包厢时,恰好看到了先前这幕。

    “请问你们是”

    苏真真皱了皱眉头,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时之间不知如何表达才好。

    而就在这时,声惊呼声响起。

    只见黄皓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走到苏真真面前,躬身问好道:“苏经理您好,我爸是上浩建材的黄天杰。”

    看着黄皓那脸谄媚的笑容,众人都只觉得好像第次认识他。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倒是正好解了苏真真此时的尴尬,她看了眼黄皓,开口道:“听说先前你们吃饭结账时用的是我开出的发票。”

    此话出,众人终于是知道了眼前这个冷艳女人的身份。

    而黄皓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开口道:“是我们个同学付的,而他用的确实是你开的发票。”

    “他现在在哪里!”苏真真神情激动道。

    看着苏真真激动的样子,分明是要找出宁休,黄皓就更加笃定自己心中所想。其余众人也不由地开始跟着摇摆起来,难道那发票宁休真是偷的不成?

    “苏经理请放心,宁休虽然是我同学,可他偷了你的支票,这事我绝对不能容忍,我定会帮你把他给找出来给你道歉。”

    此时黄皓得意洋洋,丝毫没有注意到苏真真眉头已经紧紧皱在了起。

    原来他叫宁休。

    等到最后,苏真真终于是再也忍不住,出声呵斥道。

    “你说什么?偷?”

    “你要是再敢污蔑宁大师,我就让人把你给丢出去。”

    苏真真瞪了黄皓眼,转身看着其余众人,开口道:“你们有谁知道宁宁休的下落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