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山中不知岁月

    基础是最为重要的东西,没有根基的人,将来走任何条路都要比那些基础深厚的人来得辛苦和单薄。

    修行途,尤其是如此。

    连个礼拜,宁休基本处于闭关状态。

    也不知为何,踏入修行途之后,就连口腹之欲也淡了很多。

    这七天时间,清晨之时,宁休以太阳之力洗身,夜晚,则用月华之力练形。这是道教堂堂正正的练气法门,传世也最为深远。

    由于有鬼母的馈赠,宁休高屋建瓴,在初级阶段进步十分快。如今也勉强算是有练气小成的实力。

    宁休想着也是时候学些防身攻击的手段。

    茅山派最为擅长的自然是符箓,在茅山道法新解书中也曾提到,符箓道的无典籍自然是传说中的天书真文。

    天书真文的文字非人类所创造,而是道炁直接显化,其中含义,甚至诸天仙圣也无法直接解读,即所谓“字无正形,其趣宛奥,难可寻详”。

    次级的则是元始天尊授意天皇真人根据他对天书真文的理解所写就的大梵隐语无量洞章。

    太洞玄灵宝无量度人品经法卷之四曾记载:天真皇人受天尊明命,注解其音,分其分度,三十二天,天各八字,并飞玄自然之书;合五方飞玄之炁,以和八字之音,名曰大梵隐语无量洞章。

    当然这同样是传说,之后又有大能据此三十三天文字为经,译解为八会灵文,这就是如今符箓的起源。

    即云箓、地书、水文、风符、雷道、鸟兽纹路、药石脉络、鬼神变化请神。

    各宗门道教各有所长,茅山派擅长云箓、雷道以及鬼神变化。

    当然像茅山道法新解这种入门书籍是绝不可能有符箓绘制的法门,如果有的话,潘熊也不可能如此便宜卖给宁休。

    巧的是,鬼宅中,宁休在临走前,鬼母送给他的那本书正是有关符箓的书籍。

    墨箓丹书,宁休看了眼封面,将其缓缓打开。

    这本书不分门派,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低、中阶符箓制作之法。

    宁休看了是大开眼界,驱神御鬼、操风持雷、消灾去病,其中几乎无所不包。更有隐身符、寻人纸鹤等实用符箓的制作法门。

    所谓实践出真知。

    手头刚好又有朱砂、符纸,宁休当即开始进行符箓制作。

    他原本以为那些道士鬼画符该是件十分简单的事情,他自己也曾在义庄中画过驱邪符,可现在亲自动手后,才终于是明白原来符箓术也如此难学。

    个下午时间,他用光了前次从灵宝阁买回来的材料,整个人累得气喘吁吁,才终于是画成功了张。

    画的是火球符。

    他看着手中隐隐有着灵光流转的火球符,对着前方块巨石,低斥声:“临!”

    火球符无风自燃,化作颗足球大小的火球径直朝那巨石飞去。

    轰!

    火光照耀下,碎石飞溅。

    块齐人高的石块竟是给砸得粉碎,宁休看了不由暗暗咂舌,这威力都快赶得般的手榴弹了。

    见识过火球术的威力,宁休很想继续练习,可还是停了下来。

    以他目前的修为,无法支撑他长时间制作符箓。再者而言,他手头画符箓所用的符纸与朱砂都用完了。

    倒不是说制作符箓非得要朱砂与符纸不可,可像朱砂符纸这种本身就具有灵力的物品能够极大可能地提高制作符箓的可能性。尤其是对于宁休这种初学者而言,这两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期间宁休又下了次山,去了趟万宝阁。

    这次他用婴宁这个副本得到的灵晶,购买了大量的朱砂与符纸,同时还顺带买了本茅山派的五雷掌。

    回山后,宁休继续投入到枯燥无趣的修行之中。

    日复日。

    又是过了个月时间,宁休绘制符箓的手法越发纯熟。

    制作哪张符,握笔之时,宁休心中就已经有数,无论是灵力的运用,还是灵气的分布,抑或是时间的掌控。

    当然这也与这个月时间他自身修为的提高有关。

    毕竟制作符箓,每次落笔均需要灌注灵气,因此势必需要制符者大量灵力支撑。其中只要有处地方有所凝滞,或是分布不均,整张符箓便会前功尽弃。

    这个多月时间,除了最为简单的驱邪符、清心符、火球符之外,宁休还掌握了护身符以及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隐身符的绘制。

    每种符箓,宁休都制作了好几张,用于防身。

    他看着桌最后张符纸,深深呼了口气,他准备试着用这最后张符纸去画道雷符。

    雷符可不是以前他画的那些低阶符箓可比,说实话,其复杂程度远不是如今的宁休可以掌握的。

    “呼!”

    “果然还是失败了。”

    宁休看着眼前那张自燃的符纸,脸却丝毫不见气馁之色。因为他自信自己用不了多久时间,定能够将其掌握。

    他收拾好东西,缓缓打开手机,为了防止外界打扰,这个多月时间,他手机直处于关机状态。

    可以说,这整个月,宁休完全与世隔绝。

    “打龙,打龙,打龙,打龙打”

    打开手机的瞬间,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宁休看了眼,接了起来。

    “喂”

    “是宁大师吗?”

    听到声音的刹那,电话那头的苏真真简直是要哭。

    个月,整整个月时间。

    电话终于是通了!

    “我是宁休,请问你是?”听着电话里头那莫名的称谓,以及那哽咽的声音,宁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谢天谢地,终于是联系到你了。”

    “宁大师是我,苏真真,我们在杭城风水街那间古董店曾经见过的,你还给过我两张驱邪符。”

    “哦,原来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宁休开口问道。

    “我按照你说的方法对我爷爷用了驱邪符后,他已经清醒过来了,可就在前几天他再次昏迷过去了。而且比起前次情况还要来得糟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