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千万记住了

    还是在清风山山脚不远处的马路边。

    宁休站在那儿,只不过这次他不用再等途径此处的出租车。

    辆奥迪两辆宝马比邻停在他身前,前头两辆宝马车门打开,出来群黑衣保镖。

    在这群保镖的保护下,那辆红色的奥迪r8这才缓缓打开车门。

    “宁大师,实在是不好意思,由于我爷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因此家里人不放心我,这才派了人保护我。”苏真真歉意道。

    宁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坐在车后头的他,看着反光镜中苏真真。

    只见她面容憔悴,未施妆容,可即使如此仍是清丽动人,完全当得上“天生丽质”这四个字。

    “宁大师今日之恩,真真无以为报,日后大师如果有用得着真真的地方,尽管吩咐。我定当全力以赴。”苏真真再次开口感谢道。

    她想不通的是,宁休明明开始已经拒绝了,为什么又会突然答应帮她。

    其实道理很简单,也很质朴。

    她与她爷爷的故事,勾起了宁休小时候的回忆。

    想着在病榻前,最后次与爷爷见面时的场景,宁休内心莫名被触动了。

    又或许是出于某种补偿心理,总之宁休最后答应了下来。

    能帮自然最好,就算到时候出现问题,抽身而退就是了。

    感动是回事,可在某些方面,宁休又是出奇的冷静。

    个多小时后,三辆车低调地驶进位于杭城的处高档别墅区。

    负责站岗的保镖各个身强力壮、人高马大,完全不是般保安可以比拟,宁休甚至能够从他们身上嗅到丝血腥的气息。

    宁休坐在车里,施展望气术看去。

    只见这些保镖全身上下血气旺盛,眉间凝有股正气,而其中又带有些许煞气。要是宁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多半都是退役的军人。

    单从这些站岗的保镖,就足以看出苏家的底蕴。

    “大小姐!”

    看到苏真真的座驾,门卫统敬礼道。

    “黎叔,我带大师去给我爷爷看病。”苏真真摇下车窗,开口说道。

    领头的中年人上前步,开口道:“老爷已经嘱咐过了,小姐你直接带人去家主的病房就是。”

    苏真真点了点头,直接往里头驶去。

    汽车最后在最深处,栋别致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苏真真带着宁休往里走去。

    “大师,家里有些人平日里傲慢惯了,到时候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还望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担待。”苏真真犹豫了下,还是开口说道。

    “江南苏家,自是有傲慢的本钱。”宁休随口回道。

    “大师知道我们苏家?”

    宁休点了点头,淡然道:“身在江浙,想要不知道你苏家都难,放心好了,既然已经答应你了,我就会做到。”

    江南苏家的祖上,曾是明朝时期的杭城织造。

    苏家的家底也是由那时直延续至今,到了今时今日,仍然几乎垄断了大半个江浙的服装面料市场。

    而且苏家同样人才辈出,如今在政商两界都是极有能量。

    从小在这种家世底下长大的人,眼高于顶才是常态,如果不是已经见识过宁休的不凡,怕是苏真真本人亦难免俗。

    在苏真真的带领下,宁休走上了这栋小阁楼。

    奢华别墅区,唯间质朴的屋子。

    推开门。

    屋内,零零散散站在五个人。

    四男女。

    “哟,这就是我们苏大小姐请回来的大师吗?”

    “我说这个大师的演技是不是太不走心了点啊,要冒充大师,你好歹也穿件道袍过来啊。恤、牛仔,长得倒还算清秀,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真真你带回来的不是什么大师,而是你男人呢!”

    说话的是屋子里除了苏真真外,唯名女性。她的话语中充满着嘲讽,虽然看起来是在针对宁休,可明眼人都清楚,这分明是冲着带他过来的苏真真来的。

    宁休抬眼看了眼,只见她身材高挑,眼波流转间尽显妩媚。

    虽然样子长得不错,可脂粉气太重了些,太过艳俗。

    宁休总觉得对方有些眼熟,想了片刻才终于想起,这名女子曾是位红极大江南北的影视明星,后来不知为何息影。听人说是嫁入了豪门,没想到竟然还真是傍上了高枝了。

    以她的身份,能够进入苏家着实不易。

    站在这名女人身边的男子,显然是他的丈夫,也就是苏真真的哥哥,看他脸上那似有似无的笑容,方才那番言论,显然是他指使的。

    而另外几人也是副看戏的姿态,丝毫没有帮忙的打算。

    “住嘴!”

    “这里哪轮得到你这个外姓人讲话?天华,要是管不好自己的媳妇,就由我来管教!”

    就在这时,坐在首位上的中年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厉声呵斥道。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苏真真的父亲,如今苏家的话事人,苏群锋。

    苏群锋久居上位,说话自有股威严。

    那女子闻言,噤若寒蝉,靠在她丈夫怀中,竟是句话都不敢多说。

    “薇薇也是关心老爷子,不过就是心直口快了些,回去之后,我会好好管教的。”苏天华歉意道。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公司里头还有大堆事情等着我。”

    “我也是。”

    “我也先走了,父亲。”

    苏真真就这么站在那儿,看着她的这些家人,拳头紧紧握在了起,双眼通红。

    苏群峰看着自己的这些子女,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得到他的同意,苏真真那几个兄弟鱼贯而出,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好了,你也进去吧。”苏天群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有些无奈道。

    宁休跟着苏真真走进病房。

    闻着医院特有的消毒剂那刺鼻的味道,他终于是看到了苏家这代的家主,苏烈。

    “爷爷!”

    看到苏烈枯槁的面容,苏真真鼻头酸,就要往前走去,却是被宁休把拉住。

    “你去关好门,然后站在原地别动,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过来!”

    “千万记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