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是我

    房间里充斥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刺鼻的气味。

    苏烈面容枯槁,躺在床,四周摆着大堆医疗器械。

    输液管和呼吸机仍在继续,可即使是这样,也仅仅只能是暂时保持住他的生命体征而已。

    沾染了鬼母的气息后,宁休自然而然开了阴阳眼,如今鬼气在他眼中可以说是无所遁形。

    此时苏烈的情况可以说相当的糟糕,浑身布满了死气,仅留贴着驱邪符的胸口,还剩丝清明。

    可那张驱邪符之的灵光几乎已经消耗殆尽,随时都要随风湮灭。

    看到这个情况,宁休反而松了口气。

    这鬼物连对付驱邪符都要如此大费周章,想来不会有多难对付。

    然而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宁休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而且严格意义来说,这还是他第次真正的战斗。

    只见他神色如常,步步往躺在病床的苏烈走去,与以往任何个前来看望他的人有丝毫的不同。

    只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宁休放在口袋的左手已经死死扣住了几张符纸。

    他走到病床前,停了下来。

    然后忽然抬起了头。

    “嗷呜!”

    抬头的瞬间,股阴冷的鬼气混杂着深深的怨恨扑面而来。

    “临!”

    宁休大喝声,左手甩,三张驱邪符在灵气催动下,划破空气,犹如利箭般,径直朝天花板疾飞而去。

    三张符箓分别从三个方位,呈品字形,彻底封死了藏身在天花板那道黑影的逃跑路线。

    “啊!”

    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屋子里所有玻璃器材竟是在声波的冲击下出现裂痕。

    “爆!”

    轰!轰!轰!

    三张符箓依次爆炸开来,化作股股破煞之气,瞬间将那道黑影吞没。

    不得不说,宁休这招声东击西干得漂亮。

    开始装作没事人般成功欺骗了那个鬼物,然后突然出手,在那鬼物还没反应过来时,便将其彻底消灭。

    事实,从刚进屋那刹那,宁休便已经发现了对方的位置。

    在他眼中,那团幽黑的鬼气之醒目,犹如在黑夜中点了灯笼般,想看不到都难。

    看着那个鬼物彻底消失,宁休伸手摸了摸耳边渗出血迹,转身走到苏真真面前。

    “好了,你爷爷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我先走了。”

    苏真真愣在原地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宁休便已经出了房间。

    方才那幕,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而听到屋子里的声响,苏群锋带着群黑衣保镖也是跟着冲了进来,宁休就这样逆着人群与他们擦身而过。

    苏真真直到这时,才终于是清醒过来,冲着宁休离去的背影,刚要大喊。

    啪!

    布满裂痕的窗户在这刻,再也支撑不住。

    声巨大的轰响后,徒留满地的伤痕。

    ……

    “真真,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带来的那个所谓的大师呢?他人在哪里!”看着满屋的狼藉,苏群锋大声质问道。

    苏真真仿佛没有听到般,就要往屋外冲去,身后忽然传来了道微弱的声音。

    “真真”

    苏真真身子僵,回过身时恰好对了老人的目光。

    “爷爷!”

    这些日子以来的心酸、担忧与压力,全部化作这声呐喊。苏真真再也忍不住,整个人直接扑到病床旁边,眼泪簌簌地落下,怎么也止不住。

    “孩子,这些日子难为你了。”苏烈伸手摸了摸苏真真的脑袋,脸满是慈爱。

    “父亲。”苏群锋站在旁,开口问好道。

    苏烈淡淡看了他眼,又是转向苏真真,开口笑道:“我这毛病想必是你前些日子你说的那个大师治好的吧,他人呢,我可要好好当面谢谢他。”

    “宁大师他已经走了”苏真真低声道,情绪显得有些低落。在这瞬间,就连爷爷苏醒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些。

    “我这就派人去找他回来,想必还没走远。”苏群锋连忙开口道。

    “不用了,既然宁大师不喜欢被打扰,我们又何必强求。”

    “好了,我累了,你出去吧。”

    苏群说着缓缓闭了双眼,苏群锋他们退去之后,这个屋子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宁休离开苏家之后,并未回白云观,而是径直朝苏家别墅对面不远处的丽晶大酒店走去。

    “先生!”

    前台小姐刚准备招呼,转眼间,宁休便已经了楼。

    而此时,位于丽晶大酒店七楼的间客房里。

    个身着唐装,满头银发的老者将手中茶杯狠狠摔在地,怒声道:“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坏我好事,我非将他抽皮剥筋,练成怨灵不可!”

    嘟嘟嘟

    就在这时,门铃声忽然响起。

    唐装老者此时正在气头,冲着门外大声吼道:“给我滚,我不需要服务!”

    嘟嘟嘟

    门铃声仍旧继续响着。

    “我说了,我不需要服务!”

    嘟嘟嘟

    门铃声仍旧魔性的响着。

    唐装老者忍无可忍,猛地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正打算把拉开大门,忽然又停了下来。

    生性谨慎的他,站在门前,透过猫眼,小心地朝门外望去。

    门外什么都没有。

    他犹豫了下,这才打开大门。

    而在他打开房门的那瞬间,个沙包大的拳头破空而至,不偏不倚,正好轰在了他左脸脸颊。

    唐装老者受力,整个人倒飞而出,狠狠砸在了其身后不远处的那张大床,翻滚了几下,跌落倒地。

    “你到底是谁!”

    唐装老者艰难地从地爬了起来,伸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迹,死死盯着宁休。

    “原来是你!”

    “我还没找你麻烦,你就找门来了,真当我怕了你吗?”

    感受到宁休身的气息,唐装老者双眼微微眯起,咬咬牙,从牙缝中挤出话来。

    “是我。”宁休笑着开口道。

    来者正是宁休。

    宁休在除掉依附在苏烈身的那个怨灵时,顺着怨灵残留的煞气,找到了这里。

    在如此近的地方驱使怨灵的人,这幕后之人的修为显然不高,因此宁休这才直接打门。

    反正就算他不来,对方迟早也会找他,还不如他直接来个先发制人,打得对手措手不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