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符道的优越性

    “小子,你坏我好事,我饶不了你!”

    唐装老者冷冷地看着宁休,伸手从身上拿出个古朴的铃铛。

    叮铃铃,叮铃铃

    夺人心魄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屋子里忽然挂起了阵阵阴风。在这刻,宁休只觉得寒风入骨,仿佛全身血液都要为之冻僵般。

    从唐装老者需要在如此近的距离才能操控怨灵来看,他的修为并不高明。宁休能够感觉得到,对方也不过才练气小成而已。

    而且唐装老者浑身气息驳杂,远没有宁休来得纯正。

    即便两者属于同境界,可战斗力同样会有差别。

    这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静静的看着唐装老者,抬手间,手里已然多了三张符箓。

    “去死吧!”

    唐装老者猛地摇起手中的铃铛,森然浓郁的鬼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其身前汇集,最后化作团黑雾。

    随着他摇手指,那黑雾立即朝宁休扑了过去。

    这团黑雾在空中不断变化着形状,其中隐约可见许多张狰狞痛苦的面孔,凄厉的尖叫随之响起,宛如九幽来的魔鬼。

    “救命啊!”

    丽晶酒店七层,整层楼都被唐装老者包下来,按说不会有什么人才是。

    位酒店的服务员恰好想要上来打扫卫生,目睹了这切。

    她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整个人更是直接吓得跌倒在地,黄浊的液体,顺着裤脚,流了地。

    唐装老者名叫吴思远,很有仙气的个名字,长得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而他也正是靠着这个先天优势,干了很长段时间的江湖骗子,从未失手。

    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误入璇光幻境,让他学会了些驭鬼的本事,结果弄假成真,倒真成了个“大师”。

    除了操纵普通的怨灵之外,眼下这团黑雾便是他的杀手锏。

    这团黑雾,又名鬼雾。

    炼制这团鬼雾,需要大量的阴气与怨气。为此吴思远不惜常年呆在深山墓园之中,历经两年时间这才炼制成这么小团。

    寻常人只要触碰的这团鬼雾,其意志瞬间便会被其中浓重的怨气冲垮,陷入昏迷。

    因此吴思远对自己很有信心。

    看着来势汹汹的鬼雾,宁休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只见他左手捏着道诀,右手符纸在灵气催动下,无风而动。

    “破!”

    宁休大喝声,手中符箓破空而出。

    符纸在半空中徒然自燃,化作颗篮球大小的火球,朝着鬼雾就这么迎头撞了过去!

    轰!

    炽热的火球猛地爆裂开来。

    整个房间的温度,在这瞬间好似再度恢复到了正常。

    火光的照耀下,吴思远面目越发狰狞,只见他狞笑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对付得这阴煞鬼雾吗?等死吧!”

    话音未落,团黑雾冲破火势,继续朝宁休扑去。

    火光散尽,屋子再度被阴森鬼气笼罩。

    而宁休只是看着这切,默默又是拿出张符箓。

    火光燃起,又熄灭。

    光明和黑暗交织着,厮杀着,犹如我们为之眷恋而又万般无奈的人世间。

    所幸的是,光明终究战胜了黑暗。

    虽然比不上雷符对阴煞怨灵的克制,可带有阳刚正气的烈火同样有着不小的作用。吴思远这团鬼雾虽然强大,看也经不住宁休不断拿着火球狂轰。

    这时便体现出符道的优越性,毕竟符箓是早已制作好的,驱使起来几乎不耗费灵气。如果是道术的话,此时宁休怕是早已力竭,而后被那团鬼雾吞没。

    “啊!”

    吴思远惨叫声,整个人跌坐在地,手中那个满是裂痕的铃铛,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这,这怎么可能”

    吴思远怔怔地看着那灰飞烟灭的鬼雾,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就连自己的须发被烈火烤得焦黄都没有注意到。

    嗤

    火光再度亮起,照亮了整个房间。

    吴思远抬起头,先前还无比傲慢的他。

    再望向宁休的眼神彻底变了,其中只有深深的畏惧,犹如兔子看到猛虎般。当看到宁休手中不知何时又多出张符箓,吴思远瞳孔猛地缩,再也顾不得其他什么,整个人直接冲着宁休跪了下来。

    咚咚咚!

    “道友饶命,道友饶命啊!”

    “我是时被猪油蒙了心智,这才会对苏烈下手,求你看在修行不易的份上放过我吧!”

    吴思远大把年纪了,可此刻磕起头来,却十分自然。他显然认为宁休之所以过来找他,是为苏烈报仇来的。

    因此股脑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原来竟是苏烈的嫡孙,也就是苏真真的哥哥找他下的手。

    吴思远虽然拥有些驭鬼的本事,可终究也只是个凡人,终有死去的天。对他这个程度的修行者,金钱还是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我发誓,我说的切都是真的。”

    吴思远竟是奇葩地将与苏天华交易的整个过程,进行了全程录像,不得不说身为作为个修行者而言,真是有够。

    看着他提供出来的视频,宁休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默默收起影带,然后继续看着吴思远,丝毫没有收起手中符箓的意思。

    感受着四周渐渐升高的温度,吴思远脸色苍白,终于明白对方压根就不是为了什么苏烈,想想也是,修行中人又何尝在乎过凡人的生死。

    他神色不断变幻着,显得很是挣扎,最后好似终于是相通了,抬起头,大声喊道:“我知道个仙缘幻境将在近期开启,只要你饶我性命,我就告诉你如何进入。”

    “我看道友也是同道中人,想必不会不清楚仙缘幻境的珍贵。”

    吴思远话音刚落,宁休果然停了下来。

    看到这幕,吴思远长长松了口气,既然宁休不是为了苏烈而来,那么他和宁休之间就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且事实上,如果撇开苏烈,他根本就没有得罪过宁休。反而是宁休非但坏了他的生意,而且还直接打上门来,损毁了他的法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