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仙缘幻境

    朝仙缘起,几度梦魂归。

    求仙、修仙、成仙,除了仙骨,亦需仙缘。

    仙缘幻境,顾名思义就是个可以让你得到仙缘的地方。

    与般的璇光幻境相比,仙缘幻境不仅少了种种不确定的危险因素,其中机遇更是呈几何次数暴增。如果说璇光幻境本身就已经是可遇不可求,那么仙缘幻境,就更加稀少,有些人终其生都无法遇到。

    见宁休有所意动,吴思远连忙开口道:“只要你答应放过我,我立即就将这个仙缘幻境开启的时间、地点告诉你,要知道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代价这才打听到的。”

    “打听?”

    “对,打听。”苏思远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这个消息不独我人知道,菜鸟修行互助群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绝不会骗你。”

    修行互助群?

    这是继修行者协会之后,宁休听到的第二个有关修行者的组织。

    菜鸟修行互助群,显而易见是群低阶修行者为了抱团求暖所创建的个团体。

    见宁休收起手中符箓,苏思远心中长长松了口气,继续开口说道:“湖南竹山县有处地方叫做武陵峡,而武陵峡附近带,最近几乎每年都有人神秘消失。群里个兄弟,留意到了这个情况,认为其中定有所蹊跷,竟是拿了个帐篷直接住在那里,这住就是好几年,最后还真给他找着了。”

    “后来在次群聊之中,他无意间透露了这件事情,我们这才知道武陵峡那里竟然有处仙缘幻境,而且还是可以重复触发的仙缘幻境。”

    “只是之后无论我们如何追问,他就是不开口。也有人干脆直接学他样跑到武陵峡,可同样没有任何收获。最后我们好说歹说,他这才答应告诉我们。”

    说到这,吴思远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只见他骂骂咧咧道:“妈卖批的,都是个群的朋友,竟然还要收费。说好的互助互爱呢!为了得到这个消息,我足了5块二级灵晶,要知道那可是我全身家当。”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幻境只有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才能触发。”

    “时间、地点、如何做?”宁休没有丝毫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在这天午时刻经过武陵峡就能够触发。”

    “农历七月十五?”

    宁休掏出手机,看了眼,低声呢喃道:“还有半个月时间”

    最后为了打消宁休的顾虑,吴思远更是直接拿出手机,把微信群的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

    宁休瞅了眼,看着微信群上头“菜鸟修行互助群”几个大字。

    他仔细翻阅着群里的聊天记录,发现对方果然没有骗他。

    里头不仅有这次仙缘幻境的详细信息,还有其他许多他不知道的修行界秘闻。当然,由于这个群本身层级就不高,因此得到也不会是很核心、重要的信息,不过即使如此,对宁休这个修行萌新而言,也是起了很大的帮助。

    他又随手翻阅了下群成员名单,大家用的都不是真名,因此也没什么好看的,在记下群号之后,便将手机丢还给了对方。

    “让我饶了你也可以,不过总该给点表示吧,最起码把我用的符箓的费用给报销,要知道为了制作这些火球符我可是费了好大笔灵晶呢。”宁休看着吴思远,伸出右手,嘴角扬起,露出他那洁白的牙齿,轻笑道。

    “五块级灵晶?”吴思远开口小声问道。

    宁休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看着他笑而不语。

    “二级灵晶?!”

    刚刚站起身的吴思远,受到惊吓,个踉跄,再次跌坐在地。

    只见他抬头看着宁休,哭丧着脸道:“道友,我现在身上是真没有灵晶,为了得到那个仙缘信息,我已经是倾家荡产了。”

    “你可以拿同等价值的物品换,我不挑剔的。”

    宁休再度拿出火球符,并在手中扬了扬,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可落在吴思远眼中,宁休仿佛就是来自九幽深处的魔鬼,连带这笑容也变得阴森可怕。

    “这张卡里头是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请道友笑纳。”吴思远十分肉痛地从身上拿出张银行卡,给宁休递了过去。

    这张里头足足有着8位数存款的银行卡虽说不是他全部积蓄,可也已经是相差不远,要知道他这次替苏天华出手也不过才拿500万的报酬而已。

    哪知宁休只是看了他眼,根本没有伸手的意思。

    “我要你钱干吗?真当谁都和你样穷?”

    穷!穷!穷!

    吴思远感觉自己胸口好像被人狠狠捅了刀,尤其看到宁休连具体金额都不问,这刀简直是暴击伤害。

    大哥,我身上没有灵晶,你不要钱,你还要什么?

    虽然如此说,吴思远还是十分麻溜地将银行卡收了起来,生怕对方会反悔般,早年的江湖行骗生涯,他可真是穷怕了。

    吴思远犹豫了下,从贴身的地方拿出页书纸,给宁休递了过去。

    “这是我身上唯值钱的东西了,你要是再不要我也没有办法。”

    宁休伸手接过,看了眼,便清楚这上头记载的应该是种驭鬼的法门,想来这就是吴思远的奇遇。

    书页微微泛黄,左边边缘处参差不齐,像是从本书上硬扯下来的。这也难怪上头记载的仅有些术法,而无具体修炼法门。这也是为什么吴思远修炼这么久,仍然才练气小成的原因。

    宁休将其收了起来,看着脸苦哈哈的吴思远,知道对方身上多半再没有可压榨的空间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听到这句话后,吴思远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后在确认之后,千恩万谢,连滚带爬地跑出房间。

    看着吴思远离去的身影,宁休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苏真真的号码。

    “是宁大师吗?”电话那头传来激动的声音。

    “嗯,是我。”

    “我有些事情和你说,你仔细听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