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武道修士

    由于峡口过窄,旅行船被停靠在了岸边。

    众人下了船,好奇宝宝似地往峡谷里头不停地张望。

    峡谷后头是处原始森林,这才是这个旅游路线真正吸引游客的点,原始森林夜宿三日游。

    即使在这个地方,每年都会报道出人员失联的消息。

    这也是其他旅游社不愿意开发这条旅游路线的原因,只有桃源旅行社愿意冒这个险。同时他的安保措施以及后续赔偿条款也值得消费者信任。

    当然即使安排地再周全,在大自然面前,谁也不敢保证万无失。旅行社不可能带着众人深入原始森林,多半只是在边缘徘徊,看看风景而已。

    群自诩喜欢冒险的年轻人就这样在森林边缘,搭起了帐篷,同时开始准备晚餐。

    众人各司其职,捡柴、生火、淘米、做饭

    享受着野外探险的乐趣。

    只有宁休人坐在篝火旁,安静地看着本随身携带的书籍。

    因为这次旅行团中男性的水平实在是有够糟糕,宁休本就清秀俊朗的脸庞被无限拔高。路上,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孩子几乎都借故找过宁休搭讪。

    只是宁休总是副不冷不淡的表情,让人感觉到礼貌而又疏远。久而久之,行人对此早已是习惯,也都渐渐不来烦他。那些男生更是乐见于此,更加不会打扰,现在可是难得表现自己的机会。

    他们唯好奇的就是宁休手中那本书到底是什么内容,路上就没有看见这书从他手里离开过。

    “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宁休抬头看了眼,随口回道:“些有关桃花源的科考史。”

    来的是那个女导游于莎莎。

    宁休合上手中的书籍,看着莎莎,开口问道:“根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国有30多个地方叫做桃花源,你们旅游社为什么认为这里才是真正的桃花源入口。据我所知三湘的桃源县反而更被大众认可,不是吗?”

    “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这是桃花源记中的原文,宁休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提起,定还有下文。

    于莎莎看着宁休,轻笑声,接着开口道:“秦朝大乱就是发生在汉中郡与南阳郡带。如今,在与武陵峡紧邻的竹溪县境内依然可以看到秦时的内长城。因此,这里曾经是古战场,当年老百姓逃难到武陵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还有就是三湘带在当时明明是吴国地盘,又何曾被魏国统治过。如果三湘桃源村真是陶渊明笔下的这个桃花源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写无论吴晋?”

    宁休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对方说的有定的道理。

    虽然现在魏在很大部分程度上可以解释成是指代三国这个时期,可在晋朝的时候怕是就不以为然了。

    “看来宁先生是真的对桃花源很感兴趣。”于莎莎回头看了眼那群忙碌的年轻人,忽然开口道。

    毕竟虽然这条旅行路线被称为寻找桃花源,可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夜宿原始森林而来的,没人在意这里究竟是不是曾经的桃花源。

    甚至没人在意,这世上是否曾有过桃花源。

    “刚好在准备写篇有关桃花源的博文而已。”宁休笑了笑,开口回道。

    “你呢?般导游是可会选择这种艰苦的旅行路线,更不用说你还是个女孩子,定很辛苦吧?”

    “嗯,很辛苦。”

    于莎莎看着宁休,展颜笑道:“因此这是我跟的最后班团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

    甚至连林中的雾气都还未散去,宁休便从帐篷中清醒了过来。

    四周静悄悄的,其余人显然还沉浸在各自的梦乡之中。

    宁休看了眼于莎莎所在的帐篷,转身往森林深处走去。

    可没走多远,他便是感觉到了远处传来股强烈的灵气波动。

    等宁休赶到灵气爆发地点时,发现竟是两个人在发生争斗。

    他躲在处岩石后头,小心地观察着场中发生的切。

    从场中相斗的两人的身手来看,绝不可能是普通人。今晚就是璇光幻境开启的时候,因此此时在这片森林中出现修行者并不让宁休感到意外。

    其中人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战斗方式,都像极电视上的武林高手。

    只见那人四十来岁的模样,身着身黑色练功服,手中那柄钢刀被他挥得虎虎生威,另外人被其逼得节节败退,看来落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这是武道修士,走的是以武入道的路子。只是自民国之后,莫说是先天武者,就连达到入微境界的武者都已经很少见到了。

    当今之世,先天武者与入道真人样,不出世久已。

    通过二人之间的对话,宁休了解到,这个武者名叫仇万里,很武侠风的个名字,另人叫做安广坤。

    “仇兄,切都只是误会,我事先并不知道那人是你的妻子。”

    “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杀了我也无济于事,眼下仙缘幻境马上就要开启,正是我们好好合作的时候。”

    安广坤陷入那片刀光中,几次都差点被砍中,只见他边苦苦挣扎,边开口大声说道。

    对此仇万里根本无动于衷,手中的刀反而越发凌厉。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命!”仇万里厉喝声,右脚猛地踩地面,整个人飞了起来,刀横斩而出。

    在这瞬间,只见刀光犹如匹练般倾泻而出,瞬间将安广坤淹没。

    连藏身在远处的宁休,都能感受到这刀的凌厉与杀意。

    对此安广坤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下意识举起手中的武器进行阻挡。

    只是那柄长剑没有起到丝毫阻挡的效果,钢刀穿过长剑的同时也穿过了他的身子。

    安广坤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他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开口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