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澄潭月影 静夜钟声

    御剑而行,是入道的个标志性动作。

    因此众人才会如此震惊,可等到离得近了,宁休等人才发现其中微妙的差别。

    来人并非御剑飞行,而是御剑借着水波之力在滑行!

    因此这人绝非入道真人,不过即使如此,也是位练气进入圆满,离入道仅有步之遥的修士。

    这样的修士在当今入道、先天不出的修行界,几乎可以横着走。

    因此众人脸色仍旧十分凝重,并没有比先前轻松多少。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来人猛地踏脚下利剑,整个人扶摇而上,如那无风的飘絮般,潇洒落到了地面。他右手招,那柄利剑破空而至,恰好落在了他身后的剑鞘。

    只见他背负双手,抬头看着众人,淡淡说道:“落子清,见过诸位道友。”

    “青墟剑,落子清?!”有人忍不住低声惊呼道。

    宁休对修行界之事完全就是个萌新,根本不了解青墟剑是什么,也不明白落子清三个字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于莎莎看了宁休眼,轻声开口道:“青墟剑落子清,峨眉无痕剑仙亲传,被誉为年轻代之中最有希望超凡入道的修士。”

    无痕剑仙,当世唯位仅存的剑仙,也是修行界为数不多露面的入道高手。

    而落子清作为他的亲传弟子又怎么能够不让众人感到震惊。

    剑仙道重在杀伐,被誉为同阶无敌的存在,因此落子清的震慑丝毫不会比位入道真人差。更何况他身后可还站在位以护短出了名的大剑仙。

    “此次璇光幻境或许有诈,绝非是诸位想象之中的仙缘。那林三故意将消息散出,绝对包含祸心。”落子清看着众人开口说道。

    众人看着落在青,谁也没有开口。

    在场之人哪个不是心性坚毅之辈,又怎么可能仅凭落子清句话,就让他们退缩。再者说了,谁知道落子清说这番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就真这么好心,不远万里赶过来就为了提醒他们?

    “既是如此,那么子清剑仙又为何会出现在这,如果只是为了提醒我们,那么我们在此谢过,子清剑仙可以走了。”个中年男子,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道。

    其实落子清心中又何尝不明白,修行者本就桀骜,这些人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只是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

    落子清看着众人,缓缓开口道:“此处虽然不是仙缘幻境,其中或有凶险,可也终归是个历练场所,因此师父让我过来磨砺剑心。”

    “既然子清剑仙可以留下来,那么我们同样可以留下来磨砺自己嘛。”

    众人脸上的表情落在落子清眼中,他知道在场没人相信他。

    他在心中长叹声,可最终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性子本就孤僻,平日里就喜欢个人在山里练剑,这次要不是受了无痕剑仙嘱托,又怎么可能和宁休他们讲这么多话。

    宁休看着落子清,忽然开口问道:“请问子清剑仙,你又是从何处知晓此处仙缘幻境有假?”

    落子清抬头看了眼宁休,开口说道:“林三那恶贼跑到峨眉,想要劝说我前往,被我师父撞见,发现其心中魔性,如今已经死于师父剑下。”

    “魔性?”

    “对,我师父虽是剑仙对于灵魂精神方面并不擅长,可知觉却异常的准。他认为林三有问题,绝不会有错。”落子清点了点头,开口道。

    当世剑仙说的话自然没有人敢怀疑,只是这话是否真出自无痕剑仙之口,那就不定了。

    不过总之,经过这番变故,每个人心中都是埋下了颗怀疑的种子。场上的气氛也不像开始那么轻松,他们话虽如此说,可没有人是傻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生命只有次,没有人愿意拿它来开玩笑。

    “既然此次幻境会有凶险,那么我们最好团结在起。这样,大家都自我介绍,进入幻境之后也好互相有个照应。”于莎莎看了落子清眼,看他的样子显然不是个善于沟通、能够带队的人,因此只好自己站出来,开了这个头。“我叫于莎莎,内劲大成,擅长多种近战功法。”

    武道修士内劲小成、大成、圆满入微分别对应修士练气期的三个阶段。

    众人看了眼她那古铜色的皮肤,微微点了点头。

    “宁休,练气小成境界,是刚进入修行界的新人。能够制作些像驱邪符、止血符这种低阶符箓,相信定能够帮得上大家。”

    宁休脸上带着真挚的微笑,而且话里强调自己新人的这个身份,同时透露自己重要的辅助作用,这无疑能够大大降低众人对他的敌意。

    “我叫吴滔,同样练气小成。”

    说话之人是个年轻小伙子,看样子完全不像是个修士。满头黄发,光着的膀子上满是纹身,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简直就是杀马特必备款。整个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可眼中时不时闪过的精光,让人无法轻视。

    “仇万里,刀修,内劲大成。”仇万里站在那儿,即使已经报了仇,却仍是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接下来三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绍。

    赵石是个满脸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也就是开始向落子清提出质问的那人。周成满和刘项杰二人看样子是起来的,周成满身穿道袍显然修炼的是道家功法,而刘项杰则是两边太阳穴高高隆起,明显是个武道修士。

    最后人落子清,在场所有人都认识,也就没有必要再进行介绍。

    就在众人刚介绍完毕时,在场每个人脑海中忽然响起了道钟声。

    钟声响起的同时,四周忽然升起了阵雾气,月色朦胧,只见其水中模糊倒影。

    “午夜的钟声响了,出发吧”

    众人相互看了眼,齐齐往那峡口走去。

    nnn

    月影摇晃,悠扬的钟声仍在继续。

    走到峡口前,宁休忽然回头看了眼,忽然想起了小时候,他爷爷和他说过的句话。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