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长夜漫漫

    这是排木板盖的屋子,夜风中,好似整间屋子都在摇晃。

    老人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都已经到了这里,更加没有后退的道理,众人跟着鱼贯而入。

    老人放下灯笼,取下灯罩,将屋内的烛火点燃后,又是将其放了回去。

    “大家来此可是为找那桃源乡。”老人看着众人,忽然开口问道。

    “老丈知道桃源乡?”于莎莎开口问道。

    老人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天色已晚,大家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旁边的屋子都是空的,你们随便找间住进去就好。”

    说完这句话,老人提着灯笼往屋外走去。

    宁休跟在后头,站在屋子前,看着老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片夜色之中。

    回过头时,看着那间间矮小的木板屋,像是口口巨大的棺木,宁休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这事你们怎么看?”开口的是落子清。

    吴滔接口说道:“这老头绝对有问题。”

    “这还用你说啊,长眼睛的人都看出来,重要的是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这次说话的是中年大叔,赵石。

    “那老头不是说他知道桃源乡吗,等明早问他就是了。好了,这两天大家也累了,今晚就先休息吧,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两个人个屋子吧。”周成满开口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对于周成满的提议,表示没有意见。

    确实如他所说,在森林中,每个人精神都高度紧绷,就算修行者,也早已超过了自身负荷。

    周成满和刘项杰本就认识,自然住屋。

    而仇万里和落子清性子都孤僻清冷,二人住屋,

    中年大叔赵石和混混青年吴滔组在了起,最后仅剩下宁休和于莎莎二人,自然而然住在了起。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原因自然不是因为房间里多出的女人,宁休躺在破旧的木床上,睁着双眼,怔怔地看着窗外,双眼没有焦距。

    每当宁休在想事情时,总是这幅神情。

    吱吖

    就在这时,道轻微的开门声响起。

    宁休竖耳倾听,还听到了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他看了眼躺在对面闭眼睡过去的于莎莎,小心起身,朝自己身上贴了张隐身符后,这才慢慢朝屋外走去。

    是先前那老人回来了,方才的声音正是他开门时所发出的,只是这次他手里不仅拿着灯笼,还有个袋子。

    宁休小心地跟了上去,发现对方应该是要去厨房。

    “袋子里装的难道是什么野菜,瓜果?”

    进了厨房之后,老人将袋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当宁休看清楚袋子里的东西时,只见他瞳孔猛地收缩,映入他眼帘的根本不是什么野菜瓜果,而是只血淋淋的

    人手!

    就在这时老人恰好回头对上了宁休的目光。

    在这刻,宁休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全身紧绷,右手下意识从口袋里抓起把符箓。

    老人“咦”了声,转身走过去把门关上,又是回到了操作台前。

    看到这幕,宁休心中大口喘着粗气,刚才差点就没有忍住想要出手,所幸隐身符还是起了作用。他抿了抿嘴唇,继续看向老人

    只见老人先是烧了锅热水,然后将那只人手洗干净,去皮,剁成几块,连骨带肉扔进了煮沸的热锅里

    很快阵肉香便是从锅里传了出来。

    单从气味上来说,与平常做的排骨肉汤没有丝毫区别,唯的不同是锅里躺着的不是猪肉,而是人肉!

    而且宁休这次可以百分百确认,眼前所见是完全真实的,与前次在山中鬼屋中,鬼母给他做的那碗是单纯由鬼气幻化的情况完全不同。

    老人又是切了些蔬菜配料丢入锅中,调好火候后,便是准备离去。

    吱呀

    房门打开,老人走了出去。

    看着老人离去,房间再次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宁休蹲着角落,仍是动不动,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上声。

    过了片刻,厨房大门忽然悄无声息地打开。

    张苍老、惨白的脸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门后,正是去而复返的老人。

    老人提着灯笼,眯着眼睛,朝着昏暗的房间看了眼,这才缓缓关上大门,转身离去。

    宁休在心中默默计算老人离去的时间,想着对方差不多应该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了,这才缓缓起身,小心地离开房间。

    回到屋子时,于莎莎仍在睡觉,好似对于宁休的离去毫无察觉。

    宁休看了她眼,回到自己的床铺,盖上被子,睡了过去。

    这两天时间里,宁休精神同样紧绷,几乎已经到了临界点,此时再也忍不住,只觉得脑子昏沉沉。在自己床铺四周布置了些防御性符箓之后,宁休头栽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直等到第二天太阳初升之时,宁休才终于是清醒了过来,他咽了咽口水,只觉喉咙里头干渴难耐。

    转过身时,恰好对上了对面于莎莎的目光。

    “两眼都是黑眼圈,昨晚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睡不着觉啊。”于莎莎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道。

    “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够像你这样呼呼大睡才是件不正常的事情吧?”宁休开口回道。

    “好了,既然起来了,那就去吃早饭吧,刚刚刘老伯已经过来叫过次了,看你还在睡觉,这才离开了。”于莎莎站起身来,开口笑道。

    听到“吃饭”二字时,宁休脑海之中莫名想起昨晚见到的画面,只觉胃里阵恶心。

    “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好像不大好看。”于莎莎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宁休摇了摇手,站起身来,率先朝屋外走去。

    于莎莎看着宁休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笑了笑,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宁休走到大堂,发现餐桌上已经坐满了人。

    而刘老伯正在给众人分发食物。

    宁休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刘老伯恰好拿着锅碗走到他的面前。

    “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来,多吃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