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烂熟的稀饭

    稀稀饭?!

    看着眼前那稀薄的稀饭,宁休眼中震惊之色闪而过,很快便恢复正常。

    “谢谢刘老伯。”他双手伸出,接过稀饭,开口感谢道。

    “谢什么,粗茶淡饭,你不嫌弃就好。”刘老伯笑了笑,接着给下位分餐。

    于莎莎全程看着宁休,因此方才那细微的表情并未逃过她的眼睛,看到这幕,她嘴角的笑容好似越发灿烂。

    “咦,赵石呢?”宁休看了圈,发现餐桌上少了人。

    “赵先生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刘老伯转头看着宁休,开口回道。

    “我早醒来时,那个大叔就已经不见了。”察觉到宁休的目光,黄毛吴滔放下手中的筷子,开口说道。

    宁休看了眼周围其他人的反应,他们显然是已经知晓了此事。

    “好了,刘老伯,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桃源乡的下落了吧?”吴滔看着刘老伯,急不可耐道。

    事实上他想要问这句话,已经憋了整整晚。

    刘老伯看了吴滔眼,缓缓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桃源乡在哪里,我只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找它。”

    “他们和你们样都在树林里迷了路,也都曾在小老儿我这休息,他们每个人都说要找桃源乡。至于到最后,他们究竟有没有找到,我不知道。甚至这世上究竟有没有桃源乡,我也不知道。”

    刘老伯看着众人,接着开口道:“不过我想,这世上如果真有这么处地方,那也绝对不是人可以找到的。”

    “无人踏足,是为桃源”

    说完这句话,刘老伯收起已经空了的稀饭锅,转身离去

    屋子里陷入了片沉默。

    几乎每个人都是脸凝重的表情。

    “吃饱了。”

    “我也吃饱了。”

    “我先回屋休息去了。”

    落子清、周成满、刘项杰起身离去。

    吴滔撇了撇嘴,有些不满道:“你们干什么啊,怎么个个都走了啊,是发现了什么吗?快和我说说啊。”

    “唉,到底怎么回事啊,算了我也回去了。”他看了宁休眼,也是跟着起身离去。

    “你不吃吗?”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宁休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回头看是于莎莎。

    只见她伸手指了指宁休眼前的那碗稀饭,显然说得是这个。

    即使宁休可以确认眼前这碗稀饭就是碗普通的稀饭,可想起昨晚见到的画面,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胃口。

    “怎么,没胃口?”

    “不饿不知稀饭咸菜香,不冷不知粗布麻衣暖。看来我们的宁大学者还没真正感到饿啊。”于莎莎轻笑道。

    而其称呼宁休为学者,显然是在调侃当日宁休说自己正在写有关桃花源的论文事。

    “放心好了,这里头没有人肉。”

    宁休刚想开口反驳,冷不丁忽然听到这么句,这刹那,他只觉自己心跳忽然加速,全身血液都在瞬间凝固。

    他死死看着于莎莎,藏着桌子底下的右手不断紧握,松开,紧握,松开如此反复。

    最后长长吐了口气,开口道:“昨晚你也在现场?”

    “睡不着觉的人可不止你个,不仅是我,昨晚周道士、落子清还有那个猥琐大叔都在,只是大家没有和你样鲁莽就是了。毕竟隐身符这玩意儿,不是次次都管用的,它只能隐去你的身形,却无法抹去你的气息。”于莎莎嗅了嗅鼻子,开口说道。

    “你昨晚还看到了赵石,那你知道他是如何消失的吗?”宁休显然不会相信刘老伯所说的话,而既然于莎莎在昨晚曾经见过胖大叔,那么或许会有些线索也说不定。

    “那胖大叔是最早离开的,他最先去的是刘老伯的房间,之后便直接回屋去了。而且我可以肯定那胖大叔回屋之后再没有出来。”于莎莎肯定道。

    “赵石根本就没有离开房间,那么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刘老伯说的是假话,只是吴滔的话又作何解释?他没有说谎的必要吧?”宁休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

    “或许吴滔没有说谎。”

    于莎莎拿着筷子挑了挑碗中饭粒,忽然开口问道:“哎,宁休,你说我们这次幻境之行,会不会像这稀饭样。天天的熬,最后,越熬越烂?”

    于莎莎早上说的话,语成谶。

    夕阳下山前,屋子里又少了人。

    这次是落子清。

    问了同屋的仇万里,得到的答案和早上吴滔说得样,这落子清同样是忽然失踪。

    下午,仇万里如同平时般在院子里练刀,等到他回屋时,发现落子清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排木屋合围成个圆形的庭院,每个屋子里的人想要离开必定要经过院子,因此仇万里可以肯定落子清从未离开过屋子。

    可他偏偏失踪了,毫无征兆地玩起了人间蒸发。

    晚餐,刘老伯给众人准备的仍是稀饭。

    宁休尝了口,和中午那碗样,寡淡无味,只是却越发烂熟。

    整个晚餐期间,所有人都是格外的安静。

    刘老伯给众人添好稀饭后,和昨晚般,提着灯笼便往外走去。

    看着那苍老、伛偻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没人知道他接下来要去哪里,又是去做什么?

    宁休默默回到屋子。

    白天于莎莎的对话给了他很多信息,最为明显的点就是刘老伯的屋子,赵石正是去了刘老伯的屋子之后,这才莫名其妙的消失。

    他到底在里头看到了什么?

    当然不止宁休人如此想,在目送刘老伯离开后,周成满和刘项杰二人便是偷偷摸进了他的房间。

    他们在里头呆了很久,等到出来时,二人脸色都变得格外苍白。

    宁休不是不想去,只是没有这个机会。

    他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于莎莎,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

    “现在是不是很想去刘老伯的房间,去看看胖大叔他们究竟发现了什么?”于莎莎开口笑道。

    “我还是先带你去看些更有意思的事情,昨晚你走得太早了,可是错过了场大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