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误入死人国

    刘老伯与昨晚样,在丑时刻准时回来。

    唯不同的是,这次手里提着的不是手,而是条大腿,人的大腿。

    只见他背着大腿,拖着蹒跚的步伐,径直往厨房走去。

    进入厨房之后,他先是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然后走到灶台前,打开了锅盖。

    炖了整天,锅内的香气更浓,抬眼望去,只见浓浓的肉汤上,浮着层如珠光般的光晕。

    他伸头在锅里舔了舔,砸了砸嘴,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勺子给自己盛了碗。

    许是觉得还不够味道,又是从旁抓了把葱花洒了进去。

    厨房处角落,宁休和于莎莎站在那儿,正好目睹了这幕。

    “你说的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指看着他吃人肉?”宁休藏身于阴影之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于莎莎没有回话,宁休顺着她的目光继续朝里头看去。

    只见刘老伯拿起那条带回来带血的大腿,整张脸埋了下去,疯狂地吸允着上面的血汁。抬起头时,脸上露出痴迷的样子,然后低头口咬了下去。

    对于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牙口总是不会太好,他摇晃着脑袋,艰难地撕下条肉丝,吞入口中,然后认真而又专注地咀嚼着。

    随着这口新鲜的肉入肚,刘老伯那张苍白的脸色仿佛也随着恢复了些血气。

    滴答,滴答

    水珠掉落在地的声音。

    宁休抬眼望去,只见前刻还满是享受的刘老伯,此时却忽然已泪流满面。

    这是什么节奏?

    流泪的原因有很多种,表达的可能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

    就在这时,于莎莎脸上笑意收敛,淡淡开口道:“好了,我们走吧。”

    “走?”

    宁休刚要开口,发现人已经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屋外院落。

    阴影散去,显现出他和于莎莎的身影。

    这是于莎莎的能力,她的阴影之力不仅能隔绝视线,还能隔阻声音,这也难怪宁休昨晚没有发现她。

    “我说你到底是要看什么?”宁休开口问道。

    “来确认些事情而已,你不是想要去他房间吗,我看他时半会儿还不会回去,要去的话可要抓紧了。”于莎莎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宁休看着于莎莎的身影渐渐被黑暗吞没,心中忽然升起了这么个想法,或许下个从人间蒸发的就会是她。

    他摇了摇头,将脑海中这些杂念刨除,转身往刘老伯的房间走去。

    有些谜底,也是时候揭开了。

    小心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间中等大小的房间,四面没有窗户,里头片黑暗。

    靠着手中烛火那微弱的光芒,宁休开始仔细打量起这神秘的屋子。

    屋内陈设很简单,除了张木床和张桌椅之外便再无其他家具,很符合老人的风格。可三面墙壁上却偏偏挂满了画。

    三面墙壁上悬挂的画各有不同。

    宁休幅幅看去,画里的内容,开始十分明朗阳光,连在起,讲得正是渔夫误入桃花源的故事。

    只是到此为止,接下来那些画看起来根本就不是精神正常的人能够画得出来的,其诡异、晦涩程度比起后世那些所谓的抽象画派还要来得夸张。

    股阴暗、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宁休幅接着幅看去,那画中的内容对他而言仿佛有着无穷的诱惑,以致于最后整个人陷了进去,宛如着魔般。

    “喂,喂,喂!”

    “兄弟,你怎么了?”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声响,宁休猛地回头。

    这瞬间爆发的气息,竟是让吴滔直接跌坐在地。

    只见此时宁休整张脸扭曲在起,那样子说不出的怪异,似哭似笑,黯淡的眼眸中既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有的只是片死寂。

    看清来人之后,宁休脸上的表情渐渐舒展开来,恢复正常,只见他缓缓开口道:“是你啊?”

    “你刚才到底怎么了,那样子好吓人。”吴滔站起身来,开口道。想着方才那瞬间的感觉,便只觉股寒气从心底冒了出来。

    吴滔显然也是来刘老伯屋子查看线索的,他刚进屋就发现了陷入了异常状态中的宁休,这才把他叫醒。

    “没事,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宁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大碍,然后伸手完全指了指,开口说道:“桃花源果然有问题。”

    吴滔顺着宁休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第三面墙壁上只有副画,副巨大的画。

    这幅画正好挂在刘老伯的床后。

    画上呈现的内容是处狭长的长方形隧道内景,隧道里头没有任何装饰,四壁光滑、低矮,直往前,直往下,看不到尽头

    “你有没有觉得这隧道看起来像什么东西?”

    “墓穴!”

    宁休与吴滔相视眼,同时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走廊过道上忽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宁休深深看了眼画中内容,往自己身上贴了张隐身符,转身立即离去,没有丝毫迟疑。

    回到房间,果然已经不见了于莎莎的踪影。

    他躺在那破旧的木床上,想着方才发生的切事情,脑海中忽然生出了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桃花源记或许讲得根本就不是什么渔人误入桃花源的故事,而是个误入死人国的故事。他们或许开始就想错了,武陵峡的那个谷口压根就不是桃花源记中所指的入口。

    如果把那入口想成是墓穴的入口,那么“初极狭”指的就是墓道。“豁然开朗”则是说那渔人穿过墓道,来到了墓室之中。

    “阡陌交通”中的阡陌,在古文中就有通往坟墓的小路的意思。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渔夫之后带人再也找不到桃源乡,而刘子骥为什么会突然病死,因为他找到了去桃源乡的方法。

    这种解释虽然有些牵强,可未必没有可能。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赵石、落子清、于莎莎他们突然消失的原因那就终于是真相大白了。

    宁休低头看了眼身下的木床,如此想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