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往生桥

    从开始,宁休看到这排木屋时就隐隐这么个感觉。

    他觉得它们根本就不像屋子,反而更像是口口棺木。

    棺木,封闭生之出口,通往死之国度。

    宁休伸手在身后墙壁仔细摸索着。

    “找到了!”

    话音刚落,只听那木床忽然发出咯吱的声音,竟是如同门般从中间缓缓打开。

    宁休站在床边,原本该是床的地方已多了个洞,阵阵阴森森的、带着腐臭味的风,从洞里吹了出来。

    他拿着烛火,看着那暗不见底的洞穴,脸没有任何表情,就在这时,右手忽然松开。

    烛火坠落,化作点点光亮,越坠越深,直至被那无边的黑暗彻底吞没。

    宁休看了眼,整个人直接跟着跳了下去。

    墙壁十分光滑,根本就没有可受力的点。

    所幸宁休在来之前准备了几张清风符,清风符虽然不能让施术者真的获得飞行的能力,可减缓下降速度却是绰绰有余。

    路平安,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平稳落地后,宁休不由得长长松了口气。

    他抬头朝前看去,眼前所见似曾相识,正是他在刘老伯房间里看到的那幅画的画面。

    也就是说,宁休此时正身处墓道之中。

    至于这条墓道最终通向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刘老伯房间里的那幅画是副尚未完成的画

    “看来推理完全正确。”宁休低声呢喃句。

    虽然猜对了,可他却是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心中清楚,猜对了,事情才真正棘手。

    如今是仙缘幻境的可能已经完全被打破。

    此次幻境之行,莫说是机缘,就连有没有命回去都未可知。

    不过既然那误入桃花源的渔夫最终可以回去,那么便代表宁休他们并非全无生机。

    因此在宁休眼中,眼下绝非绝境,况且即便是绝境,不是还可以绝境逢生吗,路就在前方。

    墓道的前方仍是墓道,仿佛没有穷尽,没有尽头。

    宁休唯确定的件事情就是他正在不断地往下走,让他感到稀奇的是,这墓穴中居然能够通气。

    而且四周的空气并没有因为他不断向下而变得稀薄、浑浊。

    墓穴中有着光亮。

    每隔段距离,就会有点星光般的磷光闪动。

    光芒极微弱,只有在绝对的黑暗中,才能看得见,才会如此地重要。

    即使只要有点点天光,那磷光就会消失

    宁休的记忆力很好,虽然并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可也相差不离。

    虽然只是短短的段时间,可他几乎是将那幅画的内容记得相差不离。宁休很快就是确认自己所处的位置,然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前走去。

    踏踏踏

    空荡的墓道里,只有宁休个人的脚步声。

    踏!

    道干脆的声音响起。

    宁休忽然停了下来,他抬眼望去。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座桥,桥的两旁各自点着盏灯,他知道这叫做长明灯。

    这个墓穴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久,可这灯却始终在燃烧着,这实在是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盏灯能燃烧多久,主要取决于以下两点。

    第是空气,火焰在燃烧时必须要有氧气,在完全封闭的地下,氧气是非常稀少的,但此处不同于般墓穴,里头空气正常流通,因此这点完全不是问题第二点就是需要有足够燃烧的能源,比如说古代常用的灯油和蜡烛,要知道根常用的蜡烛最多燃烧三个时辰。

    因此这两盏灯绝非寻常之物,可宁休却丝毫没有动的意思。

    “往生桥”

    宁休抬头看了眼桥碑,低声呢喃句,抬头朝前走去。

    桥很短,可宁休却走得很慢,每踏出步都异常的艰难。

    从踏往生桥的刹那,宁休的耳边就忽然响起了阵声音。

    声音很嘈杂,孩子的哭泣声,妇人的哀求声,男人的怒骂声,锅碗瓢盆落地摔碎的声音

    各种声音混杂在起,偏又十分清晰,如同耳语般,始终如影随形,摆脱不了。

    古老相传,人死后,魂魄不灭,往投来世,生生世世,轮回不休。

    然后这世间却有很多人,因贪嗔痴怨,因爱憎别离,因畏恶怕惧,留恋人间,不愿往生。这些鬼魂就会在往生桥生生世世徘徊,最后化作怨灵。

    宁休只觉耳边声音越来越大,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随着股股强烈的或负面、或正面的情绪不断注入,他整张脸庞看起来都有些扭曲。

    扑通!

    就在这时,宁休忽然撞到了什么东西,身体个踉跄,跌坐在地。

    “我家小休怎么坐在地啊,来,快起来,让爷爷继续讲故事给你听。”

    宁休抬起头,发现个身穿道袍的老人正脸和蔼地看着他,竟是他那已经过世的爷爷。

    他愣了愣,看向四周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往生桥,周围那熟悉的景象分明是白云观。再看向自己,发现自己再度回到了孩提时代。

    “我们继续讲昨天那个还没讲完的故事,话说宁采臣得了侠士燕赤霞的帮助,终于打败了姥姥,找回了聂小倩的尸体”

    咚!

    “怎么分心了,是嫌爷爷讲的故事不好听吗?”

    宁休摸了摸额头,方才那下板栗竟真的让他感觉到了疼痛,看着眼前“爷爷”孩子气的模样,也与记忆中爷爷样子完全吻合。

    可宁休却忽然开口说道:“你不是我爷爷。”

    “你这瓜娃子在想什么呢,我不是你爷爷还能是谁?小休休你是不是发烧生病了呀?”说着爷爷还伸手去摸了摸宁休额头。

    “我说了你不是。”

    宁休拿出雷符,字句,冰冷地说道。

    “还有,我不叫小休休!”

    幻境中,宁休的“爷爷”最终在雷霆下湮灭。

    而回到现实后,宁休发现自己仍在桥,手中压根没有拿什么雷符。

    他低头看了眼,只见胸口处张清心符由黄变黑,最后化作飞灰,他心中有了明悟。

    所幸有着清心符护住灵台本心最后丝清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