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迎亲

    在有了戒备之后,又有清心符庇护,宁休守住本心,再没被外物影响,终于是顺利走到了桥对面。

    他回首看了眼,只见往生桥的另头,那两盏长明灯仍旧亮着。

    点点微光,在风中摇摆不定。

    按照那幅图上所画的内容来看,过了往生桥之后,便算是真正进入墓室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会碰到熟人,那个染着头黄发,操着社会口音,满脸不良的吴滔。

    “我就知道你也会下来。”吴滔开口笑道。

    宁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抬头看了眼前方,随口问道:“怎么呆在这,不继续往前走了?”

    “我看过墓穴地图,所有人想要进入墓室都必须先过那往生桥,因此在这等你,人多也有个照应不是?在这种地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吴滔开口说道。

    宁休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二人探险小队就此成立。

    在继续往前走的过程中,宁休竟是发现许多人为留下的痕迹,明显先行之人故意留下来的。

    刘老伯屋里那张未完成的画卷,上头的内容到了往生桥,便戛然而止。因此接下来的路,宁休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走。

    走于莎莎他们走过的路,显然更加安全,可天知道这些痕迹是不是个陷阱,所幸到现在为止还未出现岔路。

    就在这时,阵鼓乐声忽然从前方传来。

    宁休抬头望去,只见前方不远,迎面抬来乘花轿。

    花轿两侧,数十人前后簇拥,看着架势竟是在迎娶新娘。

    只是这本应十分喜庆的场面,落在宁休眼中,却变得无比诡异与恐怖。

    送亲队伍每个人都是身喜庆的大红色服装,脸上则涂着厚重的红胭脂,可即使如此也无法掩盖他们那张苍白的笑脸。

    最为诡异的是他们所有人双脚都悬空着,完全是飘着前进。

    花轿旁是匹无头的白马,只是原本该坐在马上的新郎却不知所踪。

    通道狭窄,这顶八人抬的大花轿塞住了去路,两旁已无空隙。

    宁休他们避无可避!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吴滔靠近宁休,看起来是在商讨对策。可话音未落,他右拳猛地挥出,直接打向宁休。

    他这拳击出,不仅出其不意,而且速度极快。

    竟像是生生撕裂了空气般。

    在开始介绍的时候,吴滔说他仅内劲小成,可这拳的威力怕是内劲大成的仇万里见了都要为之色变。

    劲风袭来,吹得宁休额前发梢四散,同时吴滔也看清他那双眼眸,漆黑的眸子,冷静地有些可怕。

    只是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这么许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眼看这充满爆炸力的拳就要狠狠轰在宁休身上,道金光忽然亮了起来,恰好挡在他身前。

    铛!

    声金属碰击的声音响彻整个墓室。

    “金刚符?!”

    吴滔脸上诧异神色闪而过,紧接着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嘲讽的神色。

    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给我破!”

    宁休身前的那道金光罩承受不住冲击,开始出现裂痕,这道裂痕不断朝四周扩散。很快的,金光罩外头便是布满了如同蛛般细密的痕迹。

    最后终于是彻底承受不住,“砰”的声碎裂开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给我去死了!”

    看着四散的金光,吴滔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可这笑容刚扬起,便彻底凝固。

    只见宁休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各自拿了张符箓,

    吴滔瞳孔猛地收缩。

    他虽然不知道宁休手中是什么符箓,可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大大不妙,脚尖点,就要往后退去。

    可已经太迟了。

    宁休冷冷看着吴滔,双手张开,两张符箓悬空而立,化作两颗炽热的火球,猛地朝吴滔砸去。

    感受到空气中炙热的气息,吴滔只来得及双臂交叉护在胸前。

    砰!

    砰!!

    爆炸声中,火光四溅。

    吴滔凭借着惊人的炼体实力,竟是硬生生将这两颗火球给拦了下来。

    只是他的身子也被这股冲力往后推了好几步。

    “放弃挣扎吧,乖乖替我去死不好吗?”吴滔看着宁休,脸上满是嘲讽。“练气阶段,般修士只要给武道修士近了身是不可能有胜算的,更何况我的实力本就强于你。”

    宁休仿佛没有听到般,自顾自地又是拿出张火球符。

    “我说了没”

    吴滔话刚说到般,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只见花轿忽然打开,只苍白的右手从里头伸了出来,轻轻抓住了他的脖子。

    在宁休那满是怜悯的眼神注视下,吴滔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转过身去,只见不知何时他竟已经离这花轿如此之近。

    他倒吸口凉气,再也顾不得这么许多,拼尽全力想要逃离。

    可这只鬼手却是早他步,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放在了那匹无头白马身上。

    吴滔坐上那无头白马的刹那,身上衣服立马变成了大红的新衣,同时头上也跟着多了顶新郎帽。

    他想要下马,却发现身子根本无法移动哪怕分毫。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胯下那无头白马掉头往墓穴深处走去。

    接亲,接的不定是新娘,也有可能是新郎。

    接到新郎之后,迎亲队伍自然离开。

    看着迎亲队伍彻底消失在黑暗中,宁休缓缓将手中符箓收了起来。

    要不是开始就对吴滔抱有警惕,怕是此时坐在那无头白马上的人就是他了。

    其实早在刘老伯房间,宁休看着那些壁画入魔之时,吴滔就想着趁机除掉他,却被陷入诡异状态的宁休吓得直接跌坐在地。

    只是那瞬间释放出的杀意,并未骗过宁休。

    吴滔自认为自己的演技很好,这才会吃了现在这个大亏。

    宁休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眼,继续往前走去。

    于此同时,于莎莎、落子清、周成满、赵石他们同样在这墓道之中。

    这条墓道的路很长,路上人也很多,各种各样,心怀鬼胎的,匆匆赶路的,左顾右盼的,神色各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