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过者死

    地,夜色再次降临。

    刘老伯独自人站在屋前,伛偻的身影,显得是那么的孤独。

    白天时,这排屋子还住满了人,如今却又只剩下他人。

    阵夜风吹过,他身后屋子里的烛火忽然熄灭,只剩天空半轮冷月高悬。

    “后悔了吗?”

    身后黑暗中忽然有道声音传来,刘老伯并未回头,缓缓开口道:“说不后悔,只是活得越久,反而就越想死。”

    “死人都还想活过来,你却偏要去死?”黑暗中那声音再次响起。

    “明明只是具行尸走肉,却硬编造这着活着的谎言,或许开始就是个错误。”刘老伯忽然显得很疲倦,依靠着门,望着已被黑暗笼罩的树林,意兴萧索。

    “好了,我要睡了。”刘老伯转身往屋里走去,即使他根本就不需要睡眠。

    月光偏移,露出了黑暗中说话之人的身影。

    微胖的脸,凸出的啤酒肚,身廉价的地摊货,标志性的猥琐笑容。

    刚才与刘老伯对话的人竟是众人中第个消失赵石!

    赵石抬头看了眼天空,夜更深了,月色膝陇,万籁无声。

    只见他轻笑声。

    “今晚怕是有很多人要失眠了。”

    赵石话里将要失眠的人自然不是指刘老伯,而是指此时仍在地宫徘徊的宁休他们。

    墓道处。

    落子清冷冷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些恶鬼。

    清脆的剑鸣声起。

    他身后那柄青色长剑铿然出鞘,亮眼的青光在剑刃流转,飞剑在空中划过道圆弧,复归鞘中。

    四周那些恶鬼早已烟消云散。

    他淡淡看了眼,继续朝前走去。

    目光坚定而冷冽。

    “冲啊!”

    “杀啊!”

    喊杀声四起。

    仇万里抬头看着眼前那群朝着他策马冲杀的阴兵,紧了紧手中钢刀,全身杀气腾腾,眼中满是决绝。

    他没有丝毫的迟疑,就这么挥刀砍了过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成满给的天师符会不起作用?”刘项杰看着眼前朝他不断逼近的那个男子,眼中充满了恐惧。

    只见个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男子,拖着柄斧子,正步步朝刘项杰靠近,终于是将他逼到绝路。

    斧子男扬起手中巨斧,劲风吹得他额头那张符箓猎猎作响。

    “不要!”

    “啊!”

    殷红的鲜血四溅,惨叫声响彻整个墓室。

    而作为刘项杰的好基友,道士周成满,此时正躲在处阴暗的角落,藏身于自己布置的结界之中。

    他抬头看着支迎亲队伍从眼前经过,脸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看得分明,坐在那无头白马的男子分明就是吴滔!

    吃了鬼母亲手准备的鬼食,沾染了她的些气息之后,般鬼物压根就不敢近宁休身。

    之后他也再没有遇到如那鬼新娘般强大的鬼物,因此路走下来还算顺利。

    只是他越往里、往下走,心中的疑惑就越深。

    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仍未出现桃花源记中所记载的内容,未见村舍,未见村民。

    也不知走了多久,向下的坡度终于开始慢慢变缓,墓道也变得越来越宽,宁休脸色却越发凝重。

    “看来是要到了。”

    道白光亮起,宁休走出了墓道,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条河。

    条又宽又深的大河。

    只是河里却没有半点水,露在外头的河床却鲜红如血,让人触目惊心。

    河前立有块石碑,头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血色大字:

    桃源乡!

    宁休走前去,发现“桃源乡”三个血字下方还有着行蝇头小楷,书:“过者死,出者生。”

    “过者死?难道说过了河就会死,还是说只有死人才能过去?”宁休看着石碑,眉头微微皱起。

    桃源乡就近在眼前,可问题是到底要不要进去?

    从进入幻境到现在,遇到的几乎都是危险,因此过去了极有可能将会是更大的危险。

    他回头看了眼来时的路。

    此时宁休就犹如站在深渊方的绳索,走过去危险,停在中途也危险,颤抖也危险,停住也危险。

    就在他因为石碑的那段话犹豫不决时,身后忽然传来了阵哒哒的马蹄声。

    只见匹无头白马忽然从墓道的另头跑了出来,出现在宁休面前。

    马坐着的正是吴滔,只是此时他的状态显然十分不正常,不仅身多处腐烂,就连那张脸也爬满了蛆虫。并且浑身下散发着股不纯正的鬼气。

    “终于是找到你了!”吴滔看着宁休,咧嘴笑道。

    “刻值千金,你不去好好陪你娘子,找我干吗?”宁休抬头看着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吴滔,轻笑道。

    “你现在尽管笑,待会儿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我说的对吧,娘子。”

    话音未落,道红影从墓道深处袭来,速度之快犹如道红色的闪电。

    “相公无论说什么都是对的。”

    千娇百媚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袭红衣飘然而至,恰好落在吴滔怀中,不是那鬼新娘又会是谁?

    “现在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吴滔狞笑声,伸手挥马鞭,只见那无头白马嘶鸣声,径直朝宁休冲了过去!

    宁休深深看了吴滔眼,转身跳入河中。

    从看到鬼新娘出现的那刹那,他便已经放弃了对抗,因为那无疑是在找死。而进入桃花源至少还有线生机。

    “相公,快停下来,我们不能越过那条河!”

    看到无头白马继续往前冲去,眼看就要进入血河之中,鬼新娘急得大叫起来。

    不用她说,此时已经是半人半鬼的吴滔同样感觉到了来自血河的威胁,急忙是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他在岸,看着站在河里的宁休,脸色阴沉得可怕。

    宁休回头看了眼,见吴滔他们并没有追来,这才转身往前走去。

    河里明明没有滴水,可宁休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脚下的湿稠,黏黏的,如同血水般。

    紧接着他感觉自身心跳开始骤然减缓,血液也开始凝滞,自身生机开始渐渐“消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