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埋尸之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宁休实在是无法相信地底墓穴之中竟然真的存在这么个地方。

    放眼望去,尽是青山绿水、飞泉瀑布。

    入目所及,草色如花,花色如环,树梢摇拽,微风飕然,仿佛造物者灵秀的胜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宁休皱眉沉思着。

    不仅是眼前所见的场景,就连他自己本身此时也变得十分怪异。

    心跳减缓,血液凝滞,身上透着股死气,不用看宁休也能知道自己此时定面色惨白,像死人多过活人。

    可奇怪的是,他肉身并未收到丝毫损伤,体内灵气调动自然,头脑也异常清晰。

    “过者死,难道指的是肉身假死?可这么做的意义又在哪里?”

    “既然是假的,那么是在欺瞒谁?”

    “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走到这。”

    就在宁休陷入沉思时,道阴森至极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传来,惊得他浑身打了个哆嗦,转身后撤的同时,张雷符已然握在手中。

    “怎么会是你,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看清来人后,他这才将符箓收起,开口问道。

    可话刚说出口,就把他给吓了跳,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宁休所说的声音也变得阴气十足,仿佛来自最深的幽冥。

    他皱了皱眉,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出现在宁休面前的正是于莎莎,而且很显然她知道些宁休不知道的事情。

    “如你所见,这里就是桃花源,真正的桃花源。”于莎莎轻笑声,接着开口说道。“只不过是属于将死之人的桃花源。”

    “将死之人?真正的桃花源难道不是死人国吗?”

    看着宁休沉思的样子,于莎莎噗嗤声,笑了出来。

    “谁告诉你桃花源是死人国的?”

    “那这座墓穴又是怎么回事?”

    宁休更加疑惑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猜到了谜底,可转瞬之间谜底又变了谜题。

    难道切都是自己多想了,这世上真的存在陶渊明笔下所写的桃花源,而之前的切都只不过是自己多想了。

    可这前后矛盾,完全说不通啊。

    “这座墓穴是后来修建的,修建之人你也曾见过。”

    看宁休思索时紧锁的眉头,于莎莎开口介绍道。

    如那日,她是导游,而宁休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游客。

    “刘老伯?!”听了于莎莎的话,宁休惊声道。

    这也能够解释的通刘老伯屋子里为什么会有墓室的构造图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桃花源本就存在这,刘老伯只是在这之上修建了处墓穴而已。”宁休理清了思路,开口说道。

    只是这样又牵出了连串的问题,那就是刘老伯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就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于莎莎并没有直接告诉宁休答案,她转身慢慢朝前走去。她走的速度并不快,却很坚定,显得对这很熟悉。

    随着不断深入,宁休他们所见的景色也渐渐发了变化。

    除了那美如画的山水之外,他还看到了些棺木,这些棺木分布在不同的地方。

    树下、碧塘边、悬崖旁材质也各不相同,有木棺、石棺,青铜棺,更有些用着宁休所不知道的材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木?”

    “因为这里在上古时期又被称为埋尸之地。”于莎莎开口道。

    “埋尸之地?”

    于莎莎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你应该能够感受这方天地的不同,但凡进入此地的人均会如同我们现在这般陷入假死状态,以这种状态存在便能大大延续自身生命,尤其是对本就寿岁长久的修士而言。”

    “因此上古时期许多自知寿元不多的修士便会选择来这里,将自己葬身于此。”

    “你是说这些棺木躺着的人都还没死,直从上古之时活到了现在?”宁休脸色微变,开口道。

    “谁知道呢,过了这么久,或许早已死了也不定。”于莎莎轻笑声,接着开口道。“再者说了,就算还没死,本就是吊着口气的他们也不可能从里头跑出来。”

    而就在这此时,桃花源的另处地方。

    周成满也是成功到达了这里,而且不知何时与仇万里汇合在了起。

    “这里竟然会有血灵芝?”这时周成满忽然惊呼道。

    仇万里抬眼望去,只见远处半山腰上株灵芝正迎风飘扬,与般灵芝不同的是,眼前这株通体血红色,四周被灵气环绕,看成色,至少已有五百年以上的时间。

    “只要吃了这血灵芝我用不了多久便能入道,到时候天下之大又有几人是我对手?”

    周成满眼中满是贪婪,看了眼身旁的仇万里,飞也似地朝山上跑去,竟丝毫没有注意到血灵芝身边不远处,口棺木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走得近了,他终于是看到了离血灵芝不远处的那口棺木。

    他终归是没有完全被贪欲冲昏头脑,只是让他就此放弃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起!”

    只见他站得远远的,手掐道诀,身后桃木剑“嗖”的声径直朝那血灵芝飞去。

    竟是准备用桃木剑远距离将那血灵芝取回。

    以他的实力这个距离御剑已是极限。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眼看着桃木剑就要将那血色灵芝挑起,只灰白的手忽然从棺柩里伸出,把抓住桃木剑。

    微用力,桃木剑瞬间碎成齑粉。

    法器被毁,周成满当场喷出口心血,晕死过去。

    另边,宁休和于莎莎二人仍在不断往里头走着。

    宁休仍有着太多的疑惑不解。

    “可他们这么做的意义又是什么,按你所说,即使将自身葬在这,也不过只是延缓死亡的速度,也就是说终有死。而且事实上,他们将自己埋葬的那刻开始便已经死去。”

    “也许他们是在等。”就在这时,于莎莎忽然停了下来。

    “等?”宁休抬起头,看着于莎莎开口问道。

    “嗯,等个从这里走出来的机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