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辛字玉佩

    “既然这些棺木里的主人已经不会再从里头爬出来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去采摘那些灵药。”宁许开口问道。

    路上他同样看到许多灵气充沛的药材,可无例外均是受到了于莎莎的阻止。

    当然即使没有于莎莎阻止,宁休也绝不会去冒这个险,他只是对她的反应感到奇怪而已。

    于莎莎看了宁休眼,开口说道:“棺木里的大能自我埋葬,陷入沉睡之中。因此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处于种混沌的状态,但仍保有些意识,会做出些下意识的反应。”

    “而棺木附近之物均属于棺木主人所有,因此如果有人妄图染指的话,定会付出血的代价。”

    宁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旁的于莎莎呼吸声明显急促了起来。

    他转头看去,只见她双眼忽然变得极为明亮,眼中激动之色难以掩饰。

    直以来,于莎莎给他的印象除了神秘还是神秘。

    这还是他第次看到她出现这种反应。

    宁休抬眼望去,只见前头空无物,唯有株梅树,已亭亭如盖矣。

    不知为何,看到这梅树,他忽然想起了深山老林中的那间千年鬼宅,想起了宅子里那如朱砂般殷红的梅花,以及那个笑靥如花的小女孩。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眼前这株梅树并未开花,如今仍是副郁郁葱葱的模样。可宁休却仿佛能够看到此地,花开时,浮霞艳天,落英飘絮的场景。

    于莎莎走到梅树前,双指并拢比作剑指,在其左手手腕处就这么划拉。

    殷红的鲜血就这么“滴答滴答”流淌了下来,渗入泥土之中。

    “末法之世,家族凋零,此脉残存,请祖回归。”

    于莎莎双手举天,跪倒在地,嘴里不断在低吟着什么。

    殷红的血液顺着她手臂仍在不断往下流淌,而她眼中露出抹只有晚辈在见到昔日辉煌的先祖时才会出现的光芒。

    虔诚而又狂热。

    轰轰轰!

    这时阵轰鸣声忽然响起,宁休能够感觉到整个大地都摇晃,地表裂开的同时,具棺木从地下缓缓升起。

    具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棺,可它刚出现,就有股磅礴无比的气势,朝四周扩散开来。

    “这是”宁休站在远处,看着这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竟然是祭祖!

    于莎莎的先祖竟然就葬身于此,难怪她对此地的信息会如此清楚,也就是说她从开始就知道这个幻境的真正面目。

    “想不到今生还能再见我族人。”

    沉默了许久,木棺之中终于响起了道苍老的声音。

    “于氏六十八世孙于莎莎拜见先祖!”于莎莎埋头再拜,几乎是将自己头埋进了地里。

    棺木缓缓打开,从里头走出个老道人,只见他身披鹤氅,手持藜杖,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老道人双眼紧闭,朝着于莎莎,轻叹声:“兴亡常事休悲,算人世荣华都几时?就连仙宫都已覆灭,这世间又哪有什么不败的家族宗门。”

    “望老祖救我!”

    咚!咚!咚!

    于莎莎用力磕了三个响头,朝老道人拜服道。

    “起来吧,事情我已知晓。”老道人伸手微微抬。

    于莎莎感觉到股轻柔至极的力量将她托起,她看着那老道人,在未得到确切答复前,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你既然能够找到此地,当知我无法离开,这几样东西是早年炼制之物当能解你当下困境。”老道人说到这,右手挥。

    只见从其宽大的袖袍中飞出四道流光,最终落到于莎莎面前,光华散去,变成四颗拇指大小的丸子。

    其中三颗草木色的丸子,通体散发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即使隔了老远,宁休也能闻到。这三颗看就是药丸。

    最后颗丸子呈亮银色、无色无味,材质又异常坚硬,明显有别于其他三颗。

    “站在那边的那个小子是你的朋友吗?”

    于莎莎收起四颗丸子,听到老祖发问,赶忙回道:“不是,我与他也只是刚认识不久,只不过我从他身上看到了祖训中提到的辛字玉佩。”

    “辛字玉佩?!”

    老道人双眼忽然睁开,两道青光从他双目中迸射而出,落在宁休身上。

    站在远处的宁休,根本听不清楚于莎莎与老道人的对话,只能通过场间他们的样子来大概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明明还副祖孙相认、相谈甚欢的感人场景,怎么下秒这故事的主角又回到他这了。

    宁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是下意识用金刚符撑开防御罩。

    哪知那两道青光直接穿透光罩,落在了他身上。

    远处老道人看着宁休,眉头紧紧皱在了起,那表情仿佛是看到了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黑气、青气纠缠也就算了,其中竟然还隐有金光、红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多完全相反的气运命数?”

    老道人发现自己堂堂人仙竟然看不透个练气士,他目光随之下移,终于是看到了于莎莎和他说的辛字玉佩。

    “是小七吗”老道人低声呢喃道。

    “年轻人,到前头来。”

    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宁休抬头朝远处的于莎莎和老道人看了眼,抬腿走了过去。

    “年轻人,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看到宁休精神紧绷的模样,老道人缓缓开口说道。

    “不知前辈相招,所谓何事?”宁休开口道。

    眼前这个老道人实力不知高了宁休多少,他如果真要有恶意,怕是他现在也不能安然地站在这里了。

    宁休当然知道这点,可是对于刚才那几乎被人看透的感觉,他仍是感到耿耿于怀。

    “你胸前的这块玉佩,你是从何处得来?”老道人忽然开口问道。

    玉佩?

    宁休下意识以为对方是指他爷爷留给他的那个小玉佛,随后才终于明白过来,他说的竟然是婴宁留给他的那块辛字玉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