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等

    明明近在眼前,于莎莎发现自己竟然听不到宁休和她老祖之间的对话,三个人之中,仿佛她才是那个外人。

    “你真的不是这个玉佩要交的那个人吗?”宁休抬起头,看着老道人,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

    老道人摇了摇头,开口道:“我欠辛氏族的恩情,今生怕是难以偿还了,这千幻之法本就是她们辛氏族的功法,现在便传给你了。”

    说着老道人伸出右手食指,直接点在宁休额头眉心处。

    道意识直接灌注进宁休脑海之中,功法、招式,大量的信息不断进入,他只觉自己脑袋瓜子要被撕裂了般。

    他只能硬生生承受这种痛苦,最后仍是没有忍住,眼前黑彻底晕了过去。

    “好了,带他回去吧,回到你们的世界之中。”老道人看着躺在地的宁休,轻叹声,转身回到棺木之中。

    棺木随之合拢,缓缓沉入地底。

    不知过了多久,宁休终于是从沉睡中清醒了过来,直到此时此刻,他的脑子仍是片浆糊。

    他甩了甩头,看到了坐在身旁的于莎莎。

    “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脸是多了什么东西吗?”宁休开口问道。

    于莎莎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这世总有人能轻易得到别人费尽心机的梦寐以求。

    于莎莎不过只是单纯的羡慕而已,她实在是想不到先祖竟然会为了宁休个外人,不惜动用了其本就所剩不多的生机。

    老道人不仅是传宁休功法,而且还顺便打通了他的眉心祖窍。

    对于般修士而言入道便是他们修行路道天大的鸿沟。

    而如今宁休眉心祖窍已开,到时练气圆满,沟通天地,成就入道真人将会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宁休开口问道。

    “等,时间到幻境自然会将我们排挤出去。”于莎莎开口回答道。

    宁休看了于莎莎眼,本想问句你确定时间到了便会回去,可当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终究没能问出口。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问道:“璇光幻境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他也曾问过箫竹,当时得到的答案是:

    “古时候,仙魔妖鬼佛他们所做的种种事迹,都会于这天地间产生种种波动,从而在时空中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其中的那些大能,甚至他们存在的本身便是种烙印,而这些印记经过时间的雕琢,通过漫长的岁月之后,便是形成个个璇光幻境。然后在特定的时间,满足特定的条件,这些幻境便会被触发。”

    只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这个解释在很多地方明显解释不通。

    于莎莎沉吟了下,这才开口说道:“对也不对,你说的这个解释确实是当今修行界对璇光幻境的共识,对于大部分璇光幻境而言,这个解释确实能够说得通。可也有些幻境跟这种说话是完全背离的,比如”

    “比如眼下这个璇光幻境。”宁休开口回道。

    “对于璇光幻境其实我更倾向另种解释,在我眼中它们都是个个平行世界,这些世界或大或小,都以特定的轨迹运行。而当它们与我们世界相遇、重叠在起时,我们便可以借此进入另个世界。”

    于莎莎顿了顿,接着开口说道:“既然有相遇,那么自然也会有分离,两个世界分离的过程,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事物随之就会被排挤出去。”

    见宁休低头沉思的样子,于莎莎撩了下秀发,轻笑声,开口说道:“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种猜测而已。知道盲人摸象吗,我们现在就是处于这种状态,站得不够高,看到的仅仅只是自己能够看到的部分而已。”

    “……总有天能够看到的。”宁休抬起看了眼天色,低声呢喃道。

    “好了,我们走吧。”于莎莎忽然开口说道。

    “走?去哪里?”宁休满脸疑惑,不是刚刚才说要等时间结束自动离开这个世界的吗。

    “我们换个地方等,埋尸之地这个地方情况有些特殊,如果直待在这里的话,怕是再也无法回去了。”于莎莎头也不回地开口说道。

    ……

    这时,桃源乡,血河前。

    个胖子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对岸,眼睛微微眯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尝试着伸出右脚踩在血色河床。

    “滋滋”

    阵清水落入油锅的声音忽然响起,于此同时男子脚下升起了阵阵白烟。

    “入者死,死者勿入吗?”男子笑了笑,收回了右脚。

    眼前这个男子正是赵石。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吴滔正坐在无头白马看着他,只是比起先前,他身腐烂程度越发严重了,除了那张脸依稀还能看出他原来的模样,其余部分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

    与之相比,那个鬼新娘渐渐恢复成了人的模样,真就变成个娇滴滴的少女,依偎在他怀中。

    强烈的反差,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只是此时鬼新娘的身子竟然在颤抖,而吴滔眼中同样满是警惕之色,就连他胯下那匹无头白马也是不安地甩着蹄子。

    “怎么不动手了?”赵石回过头,看着吴滔他们,脸挂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刚才不是还叫嚣着要把我撕成碎片吗?”

    “……你不是赵石,你究竟是谁?”吴滔大声质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既然你不想杀了我,就和我起坐下来等吧。”赵石说着竟真的背对着吴滔坐了下来,他抬头看着对岸,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吴滔看着赵石,犹豫了下,开口说道:“你是在等人从里头出来吗,你直接进去找不是更方便吗?”

    赵石没有回答,他双眼看着河的对岸,眨不眨,动不动。

    他这辈子已经等了太久了,等花开,等雨停,等风来,等天明,甚至是等死。

    因此他不在乎再多等这么段时间,他为了等这刻,已经等了好久,好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