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丑陋得像个怪物

    宁休和于莎莎二人速度极快,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已经穿过血河,来到了古墓。

    于莎莎虽然靠着她老祖给的剑丸重创了“赵石”,可她知道单凭自己和宁休二人根本就杀不了他。

    故而从开始就打算以攻代守,为的就是给自己脱身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

    而显然他们做到了,身受重伤的“赵石”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此时正忙着吸收落子清,显然没有精力再去管宁休他们。

    因此现在是他们脱身的最佳时机。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

    吴滔骑着无头白马拦住了宁休他们的去路,只见他冷声道:“娘子,让我们起去杀了这对狗男女!”

    “好的,相公。”

    鬼新娘点了点头,从吴滔怀中飞出,配合着吴滔,左右将宁休他们包围。

    “你走不了的,宁休!”吴滔看着宁休,脸上露出怨毒的神色。

    在和鬼新娘结合后,吴滔的气运已经和这座古墓完全连在了起,他甚至有种预感,就算到时候幻境时间到了,他也无法离开这里。

    而这切都是宁休害的!

    他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放他离开。

    宁休护着于莎莎往后退了步,于此同时拿出了自己身上最后张雷符,朝着吴滔扔了过去。

    “五雷招来!”

    雷光亮起的刹那,鬼新娘忽然放弃了攻击,冲到了吴滔身前。

    轰!

    雷霆落下。

    苍白的天雷狭带着煌煌天威,浩然正气,疯狂地轰在鬼新娘身上。

    “啊”

    痛苦的哀嚎声从鬼新娘嘴里不断传出。

    天雷对阴邪之物本就有着强大的克制效果,此时如果换做是其他怨灵鬼屋怕是早就已经灰飞烟灭。

    也就是鬼新娘修为高深,这才硬生生承受了下来。天雷之力次又次贯穿着她的身子,每道雷霆劈落,她的身子便会变淡分。

    待到最后,鬼新娘原本那凝实的鬼身几乎变得透明,可是她仍旧咬着牙,没有后退半步,倔强地像个疯子。

    电光散尽的瞬间,吴滔从鬼新娘身后走出,个闪现,瞬间出现在宁休面前,伸出右手猛地朝他胸口插去!

    此时他已经完全沦为鬼物,那只腐烂的鬼手五指上闪现着幽暗的光芒。

    吴滔出手速度实在是太快,金刚符破碎之时,宁休这才反应过来,整个人个驴打滚,堪堪避开了这致命击。

    “嘶嘶”

    起身的时候,宁休只觉腰腹间传来阵剧痛,他低头看了眼,只见腹部被破开了个大口,血水如雨流淌而下,落在他的脚边。

    若非宁休反应及时,单这爪便能要了他的性命。

    可即算他避开了这致命击,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只见其腹部伤口隐隐冒着黑气,显然是中了鬼毒。

    这样下去,就算吴滔不杀他,宁休自己很快便会失血过多而死。

    当然吴滔显然等不了那么久。

    “去死吧!”

    他狞笑声,再次朝宁休冲了过去。

    宁休抬起头,由于失血过多,导致此时他的脸色看起来格外的苍白,除此之外,他的脸上便再无任何情绪。

    没有紧张,没有慌乱,更没有绝望。

    吴滔看着宁休那张淡漠的脸庞,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

    他想了很久,才终于想到,那就是宁休实在是太冷静了。

    冷静到完全不像是个马上就要死的人。

    这些想法在他脑海里闪而过,吴滔回过神来时,他的右手已然即将插入宁休的心脏!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然动不了!

    脚下忽然升起道道光柱,呈现八卦五行的方位将吴滔困在了中央。

    他艰难转过头去,只见方才已然身受重伤看起来奄奄息的于莎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手中拿着枚令牌,正对着他。

    “娘子,快去替为夫杀了这个贱人!”吴滔大声吼道。

    鬼新娘点了点头,拖着她那还未凝聚完全的鬼身,朝着远处于莎莎冲了过去。

    而于莎莎恍若未闻,双手拿着令牌,嘴里喃喃低语道:“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

    “八卦流转,离门速开,离火焚天!”

    随着于莎莎声低喝,道赤红色的火柱忽然从地上冒起,瞬间将鬼新娘吞没。

    相比雷符,于莎莎才是宁休真正的底牌!

    于莎莎的真正实力绝非如她自己所说才练气大成而已,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璇光幻境的她,身上的法器都不知凡几。

    刚才用来对付吴滔他们的便是其中两件,八卦盘与离火令。

    汹汹燃烧的烈火,迅速蔓延开来,很快吴滔也是落入火海之中,而被八卦牌困住身子的他唯的下场便是被离火焚烧殆尽。

    鬼新娘眼看相公受难,拼命来到吴滔身旁,帮他挣脱八卦牌的束缚。

    只是她没有想到,挣开束缚后的吴滔看都不看她眼,转身便往外走。

    鬼新娘下意识拉扯着吴滔的手臂,哀求道:“相公救我!”

    她本就已经受到天雷的重创,方才为了助吴滔脱困几乎是耗尽自身所有气力,此时的她已然不能再承受得住这离火的焚烧。

    “相公救我!”

    苦苦的哀求声中,吴滔终于转身了,只是鬼新娘却没有等来她期盼已久的希望。

    “救你?”

    吴滔看着鬼新娘,脸上露出抹嘲讽的神色,抬起脚狠狠踹了下去:“去死吧,丑八怪!”

    此时修为尽失的鬼新娘重新变回了她原来的样貌,全身腐烂,满脸蛆虫,可不正是个丑八怪吗?

    可比起她来,火海中的吴滔更像是个丑陋的怪物。

    宁休扶着于莎莎的身子,感受着来自现世的召唤,深深看了吴滔眼之后,转身看向另边。

    只见原来“赵石”坐的地方空无人,只剩下落子清人晕倒在地,那柄青墟剑同倒在了旁边。

    就在这时宁休瞳孔忽然猛地收缩,就在刚才,在他眼中倒在地上的落子清手指微微动了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