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一南一北

    看着落子清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宁休只觉心脏猛地收缩,所幸下秒时空之力直接将他带离。

    随着于莎莎离去,漫天火海随之消散,只是其中再也找不到鬼新娘的身影。

    吴滔个人站在原地,此时的他半边身子严重烧伤,看起来俨然就是个怪物。

    看着宁休、于莎莎消失的身影。

    他忽然想哭,却发现就连泪腺都已经这烈火焚毁。

    于是他痛苦地大声哀嚎起来。

    如鬼般的凄厉叫喊声,在幽静的古墓里不停响起。

    而落子清不知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他站在那里,平静看着吴滔像个疯子般疯狂地锤打着地面,直到那如鬼叫般难听的声音渐渐平息,这才开口说道。

    “现在的你已经和这古墓连在了起,是不可能离开了。”

    吴滔猛地转身,死死盯着落子清,咆哮声,宛若恶鬼般朝落子清扑了过去。

    此时的他显然已经失去所有理智。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狰狞脸孔,落子清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指点在了吴滔额头。

    尚在半空中的吴滔瞬间停止不动,如同被箭矢射穿脖颈的大雁般惨然坠地。

    轰!

    鲜血如柱,狂涌不住。

    吴滔倒在片殷红之中,双眼无神,嘴巴微微张开,在不断呜咽着,犹如头受伤的野兽。

    落子清看了他眼,转身走到根银钗旁,弯腰将其捡起。

    这是那鬼新娘留在这人间唯的东西,抑是她今生今世存在唯的证明。

    落子清的表情有些惆怅,似在叹息着什么。

    “人类啊,还真是薄情。”

    他右手甩,手中银钗在空中转了两圈,“咣当”声落在了吴滔身旁。

    落子清看也不看眼,转身离去。

    吴滔抬起头,看着落子清渐渐消失的身影,空洞无神的眼眸忽然亮起了道光亮。

    阵天旋地转之后,宁休发现自己终于是回到了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

    他低头看了眼,发现身的伤势已然痊愈,而身旁于莎莎同样如此。

    “走!”

    二人对视眼,同时朝峡谷外冲了出去。

    他们有种预感,那就是吃人林中的那头恶鬼用不了多久就要追出来了。

    二人速度很快,不过转瞬功夫,便已经冲到了岸边。

    “船!”于莎莎低喝道。

    宁休抬头看了眼,只见岸边不知什么时候停靠着艘快艇。

    看来于莎莎早就有所准备,他心中如此想着,身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头钻进快艇之中。而于莎莎早就坐在驾驶位待命,宁休到船。

    轰鸣声立马响起。

    嘟嘟的马达声震荡着海水,把船头的水推得哗哗作响,由于惯性作用,宁休身子猛地砸在后头靠背。

    于莎莎透过后视镜看了身后武陵峡眼,将马力踩到了极限。

    只见快艇的速度再次加快,就像是匹钢铁骏马,劈波斩浪,向远方冲去。

    只在武陵江留下条长长的波纹。

    宁休他们离去没多久。

    武陵峡空忽然开始动荡不安起来,整个空间开始呈现种不稳定的状态,有着各种混乱力量在这里弥散开来。

    过了片刻,团漆黑的时空裂缝忽然在这出现。

    个身负长剑,长相俊秀的男子从裂缝中走了出来,正是被吃人林恶鬼附身的落子清。

    “我终于是回来了。”落子清回头看着那正在消失的时空裂缝,脸满是狂喜。

    “哈哈哈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不仅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了,而且我还重新获得了躯体!”

    轰!轰!轰!

    这时天空忽然响起了雷声,道道雷霆劈落,砸在落子清身旁。

    大地碎裂,岩石飞溅。

    可落子清脸却毫无惧色,而他的狂笑声仍在继续。

    “你现在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这天气怎么了?”

    “这是要下暴雨了吗?”

    感受着空气里潮湿的水气,听着耳边“呼呼”而过的狂风声,宁天抬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口问道。

    “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马就要刮台风了。”于莎莎头也不回,开口说道。

    宁休这才想起,当时桃源旅行社在撤离旅行团其他成员用的理由就是突然的台风预警,他原本想着这只是于莎莎为了支开这群普通人用的个借口而已,哪曾想到竟真有台风。

    “抓紧了!”

    于莎莎又是脚用力踩了下去,快艇“呜”得声,飞快地朝前冲去。

    由于超负荷运转,整艘快艇全身都在颤抖的快艇,处在个随时都要崩溃的状态,宁休本来心中还有些担心,可当他看到远处的陆地时,这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是放了下来。

    他转头看了眼于莎莎,心中想着她开船如此生猛,如果换做是开车的话,又会是番怎样的景象。

    到了岸边后,宁休向于莎莎道了声别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坐车赶往荆楚市市区。

    由于台风来袭,飞往杭城的航班停航,宁休选择连夜坐动车离开。

    这里他是刻也不想再呆了,想起落子清那微微颤抖的手,他后背就阵发麻。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远不是那林中恶鬼的对手,遇到了除了死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现在他唯能够做的就是选择远远避开,当然最好是有哪个不出世的大能出来把这恶鬼给收了。

    至于为什么要与于莎莎分开,也完全是为了安全考虑。

    要知道此次仙缘幻境就是那林中恶鬼针对于莎莎和落子清设的局,因此鬼知道他有没有在于莎莎身留下些什么印记。

    如果真有的话,于莎莎完全就成了指路的灯塔,宁休待在她身旁无疑就是在找死。而于莎莎显然也是知道这点,因此并未对宁休进行挽留,两人甚至连联系方式都没有互留个。

    就在宁休坐前往南方杭城的列车时,于莎莎则是选择动身北,那里有她不得不去的原因。

    二人南北,或许今生都不会再有交集。

    毕竟原本就只是萍水相逢,原本就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