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自我感觉

    身为浙大校花,宋清雅最为反感的就是这个称呼,因为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完全抹杀了她这二十多年的努力。

    她自认比任何同龄人都要努力,寒窗苦读三载,好不容易这才进入江浙最高学府,为的可不是“校花”这两个轻飘飘的字。

    只是当个年轻男子与她面对面而坐,却把她当成空气样存在时,宋清雅仍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的容颜。

    难道自己长得就真的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他竟然连看都不愿多看眼?

    宋清雅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带着丝质疑的目光,看着她对面那个闭目假寐的年轻男子,自嘲地笑了笑,心中如此想着。

    应该是真的睡过去了吧。

    宋清雅会有这种反应,当然不是因为她看上眼前这个年轻男子了,事实上对方如果真的厚着脸皮跟她搭讪,她内心深处反而会感到厌恶。

    可当她发现自己被对方完完全全忽视时,心中却又说不出的憋屈。

    这很矛盾,可这就是女人。

    而这个正在“睡觉”的年轻男子正是宁休。

    上车时,他自然注意到了坐在自己对面位置上的宋清雅。

    虽然是坐姿,可宁休瞥了眼,便能够知道对方站起来绝对有着将近米七的身高。出色的上围,不难想象其有着迷人的身材曲线,精致的脸蛋再加上身品味不俗的穿着。

    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可宁休只是淡淡扫了眼,便开始闭眼假寐。

    此时的他浑身透着股冷意,显然还没有完全从上个环境中走出来。

    看到这个样子,宋清雅显然不可能自降身份,自讨没趣。

    她从包里拿出有关科研课题的材料,个人坐在那儿安静地看了起来,期间坐在她身边的另个女生起身离去,显然是到了目的地。

    她抬头看了眼宁休,发现对方仍在睡觉。

    宋清雅皱了皱,她注意到眼前这个男子从开始到现在连姿势都没有换过,便更加肯定对方是在故意装睡。

    不过对方如何都与她无关,宋清雅只是单纯地觉得有些不舒服而已,她看了宁休眼,继续低头研究起手中的材料。

    心中想着,在车上这些时间不说把材料给研究透,但最起码得有个大致的了解,到时候给带队的老师个好印象才是。

    动车在途径安庆站时做了短暂的停靠,宁休他们所呆的8号车厢上来了五个人。其中人看起来特别的扎眼,是个身高马大的关头大汉,长得虎背熊腰不说,裸露在外头的粗大膀子上满是纹身,狰狞可怕。

    那些同上车的人,看到他都是远远躲在后头,车上既有的乘客此时也都是纷纷低头,要不就忙着摆弄着自己的手机,要不干脆直接选择起了睡觉。

    个女乘务员推着餐车刚到这节车厢想要推销她那天价食盒,看到这光头大汉后,转身就走,也顾不得业绩考核问题了。

    光头大汉步步往前走着,那些身边已经坐着人的乘客还好些,这光头大汉再可怕,可只要不坐在自己身边那么问题最起码没有这么大。

    死道友不死贫道吗,至于别人如何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因此那些身旁还空着位置的乘客,个个都是提心吊胆。

    宋清雅低头看着手中材料,想要极力镇定,可发现仍是个字都看不进去。

    脚步声越来越清楚,最后戛然而止。

    她抬起头看着忽然出现在她眼中的那张肥肉很烦的脸,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

    个是长相姣好的美女,而那光头大汉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哟,出门之前拜佛果然管用,佛祖知道我旅途寂寞难耐,竟然还安排了个美女给我。”光头大汉看到宋清雅的时候,两只眼睛骤然亮了起来,脸上露出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而车上其他乘客看到这幕,大多都是长长松了口气。其中两个人朝宋清雅这边看了过来,目光中隐约带着些玩味与不怀好意。

    世人对于他人灾祸,向都是既有事不关己的庆幸,又有幸灾乐祸的窃喜的。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交个朋友怎么样。”

    光头大汉说着根本不等宋清雅答应,直接伸手过去就要去抓她的小手。

    哪知宋清雅直接站起身来,离开座位,走到对面宁休身旁坐了下去,顺势挽起他的手臂,盯着那光头大汉,冷声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望先生你自重。”

    看着宋清雅的反应,光头大汉伸手摸了摸他那锃亮的脑袋瓜子,笑道:“格老子的,放着这么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在边,自己却在这睡觉,我说美女,你这男朋友是不是没种啊。”

    “还是跟了大师我吧,我保证与你男朋友那银样镴枪头不样,定能让你满足。”

    光头大汉嘴里口花花,说着不清不楚的荤话,宋清雅毕竟是个女人,大庭广众之下,受到这种侮辱,脸色不由青阵、白阵。

    她转头看了眼仍在“睡觉”的宁休,心中不免有些恨恨。

    这还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这位先生,你如果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我就要喊乘警了。”宋清雅抬头看着光头大汉,咬了咬牙,开口道。

    哪知光头大汉非但没有被宋清雅这句话给吓住,反而越发肆无忌惮,只见他伸出他那蒲扇般大小的右手,直接往宁休脸上扇去。

    “你这男朋友还真是能睡啊,你先别忙着喊什么乘警了,让我先帮你把他给弄醒了再说。”光头大汉大笑道。

    眼看那只蒲扇般的大手就要扇到宁休脸上,直修长的手忽然伸出,闪电般扣住了光头大汉的手腕。

    光头大汉顿时感到右手好似忽然被铁箍箍住般,冰冷生硬得可怕。

    剧烈的疼痛感顺着手腕传来,疼得光头大汉差点“呲”出声来。

    宋清雅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她艰难地转过头去,看到的是双冰冷无比的眼眸。

    夏日的余热都还未过去,她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