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师父

    张美琪在吃了宁休顿暴栗后,终于是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

    在表明以后坚决不会再犯后,双手捂着小脑袋瓜子的她终于是逃过了被继续暴揍的命运。

    至于宋清雅,宁休则是用精神力对其催眠,让其忘记了今晚的事情。

    对于个普通人而言,让她重新回归正常社会才是对她真正的保护,记得太多反而会成为其人生的负担,因此不需要的记忆还是删除的好。

    行人将宋清雅送回她宿舍之后,张美琪也想跟着偷偷溜走,却是被宁休把抓住。

    “在杭城的日子里跟我待在起,哪里都别想去。”

    “哥!”

    “不然我直接打电话给张叔叔,让他直接把你领走,省得待在这里还要让我操心。”

    “小琪最喜欢和哥哥待在起了,哪儿也不想去。”张美琪拉着宁休的手臂,喜笑颜开道。

    明明就在前秒还是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好了,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阵重重的咳嗽声。

    “咳咳咳”

    可他压根就没有搭理,转身就要离去。

    看着宁休决绝的背影,八难和尚脸伤心欲绝的表情,开口道:“不用这么绝情吧,不管需不需要,好歹刚才我也帮了你的忙。”

    张美琪三步回头地看着八难和尚那受伤的模样,觉得分外有趣,对比宁休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俏皮吐了吐舌头。

    “师傅,麻烦去九溪玫瑰园。”宁休沿路拦下辆出租车,开口说道。

    开车的出租车司机是个杭城本地人,他抬头看了宁休眼,先是愣了下,随即开口笑问道:“几位是去找亲戚吗?”

    “有什么问题吗?”八难和尚开口问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此时的他已经脱下了僧袍。

    和宁休初次见面时不同,此时的他穿了件长袖体恤,完全遮挡住了那身劲爆的纹身,再加上戴了副金边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斯文了不少,完全没有那种社会混混的气质。

    不知道的只会以为他是位学识渊博的知识分子。

    装什么像什么,这是他留个宁休的印象。

    至于他为什么会喝宁休坐在辆车上,自然是八难自己舔着脸跟上来的,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宁休并未阻止。

    “我在杭城开了近五年的出租车了,九溪玫瑰园那边只去过次,唯的这次,那个客人就是去找亲戚去的。”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宁休几人眼,开口说道。

    “怎么哪里很偏僻,很少有人去吗?”八难再次开口问道。

    出租车司机听后哈哈笑道:“那倒不是,只是住在九溪玫瑰园里的都是有钱人,他们又哪里需要打车。”

    九溪玫瑰园别墅区,均价九万平,套别墅下来,少说也得三四千万人民币,能够住得起这种房子的人也确实不需要打车。

    出租车司机先前的话并没有讲完,他载着那个去找亲戚的客人来到了九溪玫瑰园,只是最终对方连小区门口都没能进去。

    在他看来,宁休他们也和那个年轻人样,不过是哪个穷乡僻壤里来的穷小子,过来找八竿子打不着的富亲戚而已。

    八难显然没有听出出租车司机话里的意思,在开口询问过番价格后,不由连连咂舌。

    到了九溪玫瑰园小区,宁休掏钱结账,司机却并没有急着要走,只是当他看到宁休他们三人就这么畅通无阻地进入小区后,眼珠子都差点惊得掉出来。

    心里则是在不断懊悔着,想着自己错过了个抱富豪大腿的机会。

    不过没会儿,他便将这点小懊恼抛诸脑后,哼着歌,继续跑他的出租。

    这就是小人物,小人物同样可以有小人物的舒畅生活。

    有张美琪在,宁休自然不好把她带回白云观。

    而九溪玫瑰园里的这栋别墅是他母亲的产业,也是他们家在杭州唯的处房产,因此他只能是将张美琪带到这里。

    接下来几天时间,宁休与待在白云观之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要说真有什么不样的地方,那就是身边忽然多了两个人,有时候会有些不习惯。个人在山上待得时间久了,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变得与社会有些脱节。

    而对于八难和尚,就这么住进个陌生人家中,竟然没有感到丝毫不好意思,反而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当然也许对他而言,他与宁休从来就不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

    相比宁休,他很少修炼,每日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和张美琪讲故事。

    讲得自然都是张美琪感兴趣的有关修行界的事情。

    这不,天次讲故事时间又到了。

    八难看着张美琪那渴望的眼神,咳嗽声,开口讲道:“今天继续给你讲昨日那场大战。”

    “话说,那妖王显出原形,却是条千年白蛇,只见它呼风唤雨,想要淹没整座城池。想我这等慈悲为怀,又怎肯见到万民遭劫,于是挺身而出,迎着浪头来到蛇妖面前,口宣声佛号,欲要将其度化”

    八难讲得眉飞舞,可张美琪脸上却是半是鄙夷、半是期待。

    听了这么多天,此时她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自然知道八难在说谎,可偏又对他讲得故事十分期待。

    “白蛇、呼风唤雨、淹没城池,大和尚你是在将白娘子的故事吗?”

    “那这么说来你就是故事里的法海咯。”张美琪看着八难,脸上露出狭促的笑容。

    被张美琪点破谎话,八难显得有些尴尬,涨红着脸,老半天才开口解释道:“法海是我师父。”

    这下不止是张美琪,就连在旁闭目修炼的宁休也是给震惊道了,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八难。

    是了,他那晚就说过自己的师父是金山寺的主持。

    现在还有个问题,那就是他师父法海是在现世从古代直活到现在,还是存活在某个璇光幻境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