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荒烟蔓草见残佛

    “多谢小哥。”宁休开口笑道。

    “我看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如果是要去氏俘山的话,还是趁明天早再去。晚上还是留在客栈里不要出门了,镇子晚上不太平。”

    虽然是在经历别人的历史,可宁休终究是做不惯和尚,因此下山之后,并未身着僧衣,就连头上也是带了个帽子。

    青衣佩剑,倒是圆了他直以来的江湖梦。

    因此店小二并未认出他的身份,还以为他只是个寻常的过路旅客。

    宁休开口问道:“这又是为何?”

    他本能想到是有妖魔在作祟,毕竟路上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碰到次两次了。

    店小二看了下四周,确定没人偷听后,这才小声将事情的原委道来。

    镇上倒是没有闹什么妖魔,而是恶霸当道。

    恃强凌弱啦,逼良为娼啦,欺男霸女啦任何地方都不会缺少这种事情。

    他默默听着,默默记着,并随口打探这些人的姓名住址,想着待会儿再去核实番。

    “官府难道不管吗?”宁休看着店小二开口问道。

    可刚开口,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可笑,竟会问出如此弱智的问题。

    果然,只见那店小二满嘴苦涩道:“不报官还好,旦报官,非但要多受那皮肉之苦,还要缴纳双重保护费。”

    恶霸如此横行却无人管,自是早与官府勾结。

    宁休点了点头,抬头间,忽然发现客栈大堂出供着尊佛像,他开口问道:“客栈掌柜的平日里也信佛?”

    “镇上百姓都信佛,希望有朝日能够脱离苦海。”店小二回头看了眼那尊掉漆的佛像,眼中透露着虔诚。

    “可这些年来直没有改变不是吗?”

    宁休笑了笑,拿起手中的酒杯,开口道:“如果你是求解脱烦恼,那酒比佛好,酒快得多。”

    “客官醉了。”店小二脸色露出不愉之色,开口说道。

    宁休却丝毫不在意,伸手弹了弹手中长剑,自顾自说道:“如果你是求摆脱困境,那么剑也比佛好,剑快得多。”

    “客官你醉了!”

    “世间信徒如此多,佛他忙不过来的,听我的,信佛不如信己。”宁休笑了笑,留下些碎银子,起身往外走去。

    如果让他师父灵佑禅师听到宁休这番话非得给气得吐血不可,他生致力于度化世人,而他这个徒弟竟然在这谤佛。

    不过这可不怪宁休,因为他本就不是法海,他也从未信过佛。

    在他的印象中,佛是这样的,越是有事,他越不帮你。

    越不找他,佛反而过来找你了,因为你不信他,他才要过来度你啊。

    宁休下山前,曾和灵佑禅师说过,他修行的目的是为降妖除魔。

    而在他眼中,这些人渣败类就是妖魔,吃人的妖魔。

    这晚,镇江镇上的人们直期盼的救苦救难的佛没有出现,反而是来个杀人的恶魔。

    第二天醒来,大家看到镇上恶霸全部倒在血泊之中,竟是在夜之间全部死去。

    所有人都在欢呼鼓舞,想着多年求佛终于是得到了回应。

    只有那个店小二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回头看了眼大堂上的佛像。

    佛仍如往常般,垂眸浅笑,静而不语。

    他忽然想起了昨日宁休所讲的话,走到柜台前,默默看着佛像,伸手拨。

    佛像落地,碎成无数小块。

    身后传来掌柜的怒骂声,店小二恍若未觉,只见他嘴角微微扬起,迈步往店外走去。

    “这里就是氏俘山吗?”宁休看着眼前荒凉孤山,低声呢喃道。

    打从来了镇江之后,他就感觉到道声音直在呼唤着自己,而这声音就来自眼前这座孤山。

    宁休心中了然,世界线又开始收束了。

    整个进程中,他只能改变其中些细枝末节,可大方向终究不可逆。

    “镇江,镇江,金山寺可不就在这镇江吗?”

    宁休嘴角微微扬起,不知这段故事究竟到何时才能终结。

    这日,宁休在氏俘山安扎了下来,开始结庐修行。

    日复日,乘着这个空档,除了大雷音术之后,宁休甚至开始钻研起了《墨箓丹书》以及千幻。

    他发现璇光幻境还有个妙用,就是完全可以将其当做时光屋在使用。

    其实上古之时,些大能为了门下弟子修炼,也会创造出些类似的幻境供其修炼。

    天宫遴选神官有时也会用到这种方法。

    梦十年,甚至是梦百年。

    不过既然是梦,那这里的切的根本就是虚幻。

    “相比于去那些平行世界是真身进入,来到这里该是自己的魂魄,不,魂魄都算不上,应该只是意识罢了。”宁休沉思道。

    这已经是他进入幻境的第七个年头了,虽说给他提供足够多的修行时间是好事,可到现在他隐隐有些担心,如果这是梦的话,会不会直就这么做下去,永远不会苏醒。

    “嘶嘶嘶嘶”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阵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宁休顺着声音,抬眼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条蛇,条白蛇。

    白蛇看了宁休眼,转身朝远处爬去。

    虽然白蛇不会讲话,可宁许却是看懂了它的意思。

    “这是让我跟着它走?”

    看着白蛇渐渐远去的身影,宁休犹豫了下,起身跟了过去。

    白蛇速度很快,要不是如今宁休大雷音呼吸法大成,身肉身早已达到超凡的地步,怕是根本跟不上。

    人蛇,越走越远,直至进入山中密林深处。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宁休大声开口问道。

    “嘶嘶!”

    白蛇停了下来,转过头来,慢慢抬起了自己的蛇身,直至与宁休的头齐平,这才停住。

    嘴巴微张,吐着猩红的蛇信。

    宁休抬头望去,双目对视。

    人蛇就这么站在那儿,谁也没有动,好似是在玩谁先动谁就输的游戏。

    阵清风吹过,地上荒草来回摆动。

    然后宁休就于荒烟蔓草间,居然看到了尊已被毁坏的残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