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十年一梦

    看到这尊残佛,宁休忽然想起了店小二和他讲的那番话。

    这氏俘山于东晋时曾建过座名为泽心寺的道场,既然曾有过道场,那么会有佛像并不稀奇。

    宁休奇怪的是为什么眼前这条白蛇会知道这里,而它带他前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看着那尊残破的佛像,耳边忽然响起了悠扬的钟声。

    先是声,然后宁休仿佛听到这满山上下,钟声大鸣,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阵阵梵音禅唱声。

    宁休回头看,只见四周浮屠塔林立,而自己就这么站在塔林中间,抬头见,那尊大佛正冲着自己微笑。

    “竟是幻中幻。”

    他轻笑声,幻象消失时,那白蛇已然失去了踪影,而在他身前则是多了个紫金钵。

    宁休弯腰将其拾起,迎着光辉,身青衣仿佛镀上层金光。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法海的紫金钵,但凡熟悉白蛇故事的人就绝对不会忘记法海手中的这件大杀器,寻常妖物,只要被紫金钵罩住,立马便会现出原形,然后被收入其中。

    当然了,这紫金钵再强于宁休都没有卵用。

    反正这切都只是虚幻。

    接下来,生活再次回归平静。

    期间有上山打猎的猎人看见宁休竟然个人独自在深山之中,不由大为惊讶。他告诉宁休,说山里有条大蛇,让其小心。

    宁休笑了笑,没有言语。

    他再次看到那条白蛇,是在数年后,山后的座石洞里。

    此时那条白蛇已经长得极其庞大,水桶粗的白蛇盘在那里,盯着宁休,嘴里吐出腥臭的毒气。不过宁休还是从白蛇的那双眼眸将其认了出来,正是那条带他找到残佛的小白蛇。

    “嘶嘶嘶嘶~”

    白蛇口吐蛇信,看着宁休。

    眼里非但没有敌意,宁休反而从中感到丝温柔。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脑海阵剧痛,只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然站在大江之上,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天空。

    天空黑云密布,这时道闪电劈落,把整个天空照得雪亮,接着就是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倾盆大雨直泻而下,脚下江水惊涛骇浪,就连堤岸都飞溅着冰凉的江水。

    宁休有些恍惚,觉得眼前的场景很是熟悉,刚想要离开这危险之地,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对这具身子失去了控制。

    然后他仿佛开了上帝视角,看着自己不断往江中走去,顺着视线望去,只见头庞然大物在大江之中,抬起它那硕大的头颅,同样在看着他。

    “竟然是它?!”

    宁休轻咦声,只见那庞然大物正是那条白蛇,只是此时的它变得更加巨大,伸展开来,竟足有数百米之长。

    阵阵可怕的气息从它身上传出,恐怖无边!

    他经历过入道,入道在这浩渺无边的气息下,显得是多么的渺小。

    轰!

    就在这时道雷电劈落!

    宁休仿佛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阵光过后,感觉到熟悉的水浪声,宁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在西湖之中。

    他看了眼四周碧蓝的湖水,挥舞着四肢,游到了岸边。

    “咳咳咳!”

    宁休爬到岸边,平躺在青石板上,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有些温暖。

    “唉,你看那人怎么回事啊,怎么全身湿漉漉地躺在西湖边。”

    “不会是下湖游泳了吧,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素质。”

    “白痴,你看到有人穿戴整齐去游泳的吗?”

    “刚没仔细看,竟然还是个帅哥,该不会是被女朋友甩了要去跳湖吧。”

    “嘻嘻,这不正好,菲姐你正好过去把他拿下。”

    耳边传来纷杂的吵闹声。

    宁休怔怔看着天空,没有任何反应。

    幻境中,白蛇最后看他的那眼,其中蕴含的情感很复杂。

    他无法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但不知为何,想起那道眼神,总觉得胸口阵难受。即使他知道那白蛇看得其实并不是他。

    法海、白蛇?

    难道真如戏文里所讲,法海这秃驴跑去拆散人家幸福美满的家庭了,可是看着也不想啊。

    宁休摇了摇头,不再想它。

    这段历史明显向他隐藏了其中最为重要的段记忆,那就是从山洞修行直发展到那惊涛骇浪之中人蛇对峙,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意识回归,宁休渐渐恢复了知觉,他捏了捏拳头,感觉到身体传来的力量,虽然没有梦中那般强大,但却胜在真实。

    “梦中十年,现世才过了夜吗?”看着那和煦的阳光,宁休低声呢喃道。

    然后在围观群众没有进步增多时,起身匆忙离去。

    所幸是在清晨,西湖边的游客并不多,只有些附近的居民在这晨练、散步,宁休可没有给人当猴看的习惯。

    ……

    回到住所,张美琪还在睡懒觉,而八难这个贼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踪影。

    他顺手将沿路买的早餐放下,回去冲了个澡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观察了八难这么久,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让他给骗了。

    宁休坐在那儿反思着,发现以前太过于依赖自己那异于常人的敏锐神识。

    他之所以会相信八难,是因为通过长时间观察,他并未感觉到对方哪怕丝毫的恶意。而事实上八难也确实没有对他有恶意,可他还是骗了他。

    这次或许并未对他造成伤害,可下次呢?

    终究是太过大意。

    事实上,这次宁休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反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不仅得到大雷音呼吸发补全了自身短板,墨箓丹书、千幻之法也在这幻境十年时间里反复探索,融会贯通。

    如今回归现世,依靠在幻觉中积累的经验,重新修炼起来,速度增加倍不止。

    更不用说幻境十年里,通过法海这具身子,所见所思所想所听所做,从而积累增长的

    阅历同样是笔无法估算的宝贵财富。

    可以说,如今的宁休已经全然不是那个刚入修行界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