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雪中来客

    假期结束,把张美琪送走之后,宁休终于又是回到了白云观,重新开始他的修行生涯。

    毕竟这世界终究还是实力说了算。

    大雷音呼吸法,由于在幻境之中宁休已然大成,有着足够多的经验,因此修炼起来格外地快。

    几乎每过小段时间,就能看到明显的进步。

    符道进展就更加惊人,如今的宁休已经可以完成虚空画符,要知道这可是入道的标志之。

    而千幻之术同样已经小成,除了能够制造自身幻影之外,他还开发出个妙用,那就是幻化自己的脸,从而达到易容的目的,其真实程度几可以假乱真。

    自身实力则是达到练气圆满的地步,只差临门脚,便能入道。

    比起普通人而言,这个修炼速度几乎已经可以用妖孽二字来形容。虽然近两年,现世灵气也开始慢慢复苏,可毕竟整体还是呈现灵气枯竭的末法之世。般人从开始修炼到摸到入道门槛不知要花多少年时间,更多的人更是穷其生都无法达到。

    而宁休到这步,不过仅仅用了几个月时间。

    关于灵力枯竭这点,宁许感到很奇怪,开始他也曾借助过灵晶,可之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压根没有这个需要。

    他原本也怀疑过是否是因为这道观的原因,譬如这座清风山下头隐藏着灵脉什么的,可后来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要真是如此的话,这里怕早就被其他修行者给霸占了,哪里还轮得到他。况且,宁休在离开道观的那些日子里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修行速度有着明显减缓。

    虽然想不明白,可终归是件好事就是了。

    夏去冬来,不知不觉已是寒冬。

    杭城每到这个季节,雪下得就特别大,晚上的积雪就足以累到小孩膝盖位置。

    可即使如此,却丝毫不影响整座城市应有的活力。

    雪地上,有足印,有车痕,有欢声笑语,有着人间烟火气。

    清风山却是副截然不同的场景,白茫茫片,廖无人烟,除了宁休他自己,怕是再没有第二人会登足这里。

    宁休摇了摇头,走到屋外,看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使整个天地都溶成了白色的体。

    “不知不觉已是冬天了吗”他伸出右手,片雪花落在他手中,慢慢融化。

    室外接近零度的气温,宁休身上却只穿了件单薄的长衫,大雷音呼吸法有成后,他的肉身早已无惧这点严寒。

    而此时山中雪路上同样有个衣着单薄的少年正往山上走着,少年身白衣,脸贵气。

    奇得是,空中雪花在这刻好似有灵性,纷纷在其身前避饶而过。

    仿佛这名少年身前有层无形的防护罩般,更为奇特的是少年脚下雪地没有丝毫痕迹,竟是踏雪无痕!

    “白云观……就是这里了。”白衣少年抬头看了眼道观前那块古朴的牌子,低声呢喃声,伸手拿起门前的铜环,极有节奏地敲了起来。

    宁休抬头看了天色,正准备回屋,忽然听到了道观外传来的敲门声。

    他下意识以为自己听错了,直至敲门声再次响起,他才总算是接受了这事实。

    他在白云观也住了大半年时间了,期间从未有人上门,更不用说此时外头天气如此恶劣,正下着鹅毛大雪。

    难道是在山上迷路了的游客?

    还是家里人找了过来,可宁休并未和别人说过他住在这儿。

    宁休如此想着,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张陌生的脸庞,他确认自己从没有见过。

    他仔细打量了眼,是个白衣少年,长得张清秀地有些过分的面容,此刻同样在看着宁休。

    “请问……这里是白云观吗?”白衣少年往后退了两步,伸出他那修长的手指,指了指道观上的牌匾,看着宁休,有些不确定道。

    “是。”宁休看不清来人底细,点了点头,开口回道。

    白衣少年“哦”了声,看着宁休,接着开口问道:“那请问玄微道长在吗?”

    “玄微道长?”宁休皱了皱,过了会儿,这才想起,他爷爷的道号正是玄微。

    竟是来找他爷爷的?

    宁休看着白衣少年,平静开口道:“玄微道长已经仙逝。”

    并未点出他与他爷爷之间的关系。

    “什么,玄微道长竟然死了?”

    白衣少年眉头紧皱,显然没有预想到这个结局,他沉思了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交给你也是样的。”

    说着少年从袖口之中拿出张白纸朝宁休递了过去。

    宁休看着眼前的少年,伸手接过。

    他扫了眼,白纸上空无字。

    “打扰了。”

    交出这张白纸后,白衣少年朝宁休微躬身,转身直接离去。

    从始至终没有开口询问任何问题。

    譬如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他与自己要找的玄微道长又是什么关系?

    白衣少年渐渐远去,身白衣与整个天地融为色,宁休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眼手中白纸,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无论从衣着打扮,还是从行为上来看,方才那个白衣少年都绝非是普通人。

    不仅不是普通人,而且是个修为极其高的修者。

    从见面第眼开始,宁休发觉白衣少年身上竟然没有丝毫风雪痕迹,原本他以为对方不过是用灵力形成个屏障对风雪进行单纯地阻挡。

    他回想起白衣少年离开时的景象,其身上没有传出半丝灵力波动,可那些风雪却像长了眼睛般从她身上绕开。

    “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宁休低声呢喃道。

    修行之人能够做到这点的人有很多,宁休也能,可像白衣少年那般随时保持这种状态实在是太难。

    当然相比于那白衣少年,宁休最为关注的点还是他的爷爷,与他猜想的差不多,他爷爷果然也是修行之人。

    管中窥豹,从白衣少年可以看出,他爷爷修为绝对不低。

    可为什么最后又会死在医院的病床上?

    宁休眼睛微微眯起,好似在躲避窗外漏进来的冷风。

    在破旧的道观中想要安然地渡过这个寒冬,看来有些不容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