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雪未停

    外头的雪仍在下着,纷纷扬扬。

    雪未停,今天的事同样也未消停。

    白衣少年离开后不久,清风山再次迎来了客人,而且看样子还是个恶客。

    宁休眉头微微皱起,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丝丝血腥气息。

    他小心来到门边,透过门缝看着外头的场景,只见个身着捕快服饰的男子倒在雪地中。

    捕快服?

    看到来人的那刹那,宁休直接楞在了原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年头还有修士喜欢穿这种衣服的吗?

    道袍、僧衣、儒衫、侠客劲装,这些宁休统统见过,可还是头次看到有人穿捕快服,而且并非是飞鱼服这种有逼格的服饰,就是那种电视剧里看到的最普通的捕快服饰。

    “救,救我。”

    虚弱的声音从那名男子身上传出,没过多久,这男子便彻底晕死了过去。

    宁休打开门,走到雪地之中,冷冷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看起来倒是脸正派。

    脑袋两边的太阳穴高高鼓起,证明是武道修士,只是从外头看上去,并不像受伤的样子。

    宁休挥手,股无形的灵力将男子托起,翻了个身。

    抬眼望去,目光落在其胸腹下,衣服上有着五个微不可查,像是被针孔穿过的痕迹,正好呈梅花状。

    血腥气味正是从那个位置传出。

    他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将这名男子扛了起来,将其带回道观之中。

    宁休将其平放在地上,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发现烫得厉害。

    并非是单纯的发烧,他能清晰感觉到眼前这个捕快男身体里有着股邪气,正是这股至邪至热的气息,让他不至于在冰天雪地里冻死。

    “看来这伤口有毒。”

    说话之间,宁休伸出食指中指二指,骈作剑指,闪电般点在捕快男身上几处穴位。

    操控灵力将他体内流窜的毒素逼至个位置,随即掌拍出。

    只听得“砰”的声,嗤嗤作响,五枚飞针自捕快男伤口处飞蹿而出,钉在了不远处的木柱上。

    紧接着股紫黑色的血液流溢而出,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哇!”

    捕快男同时清醒了过来,张开嘴口黑血吐了出来,随即再度陷入昏迷。

    宁休伸手搭在他的手腕,皱了皱眉,他虽然已经帮其清除了绝大多数的毒素,可仍有些毒素,早已随着捕快男运动而融入他自身血液之中。

    因此他是否能够最终活下来,还得靠他自己。

    宁休看了捕快男眼,转身离去。

    他之所以要救他,是因为他有事情想要确认。

    李公甫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张木床上。

    木板有些硬,这是他醒过来后的第反应。

    他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了下,自己好像到了白云观门口,就彻底晕死过去了。模模糊糊之间记起,是有人将他抬了进来,看样子还为自己疗了伤。

    他摸了摸伤口,里头飞针已被取出,然后试着运转了下内力,发现虽然还有滞涩,可总体上已经十分通畅。

    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恢复。

    李公甫心中如此想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吱吖~

    他推门而出,看见个长相清秀的男子盘膝而坐在满是白雪的庭院之中,看这样子是在修炼。

    男子表情很专注,阳光照在他身上,仿佛镀上了层金衣。李公甫不愿打扰,只是独自站在远处,驻足观看。

    时间竟是看痴了。

    他发觉对方呼吸节奏很是怪异,时而悠长,时而短促,时而沉重,时而又微弱。

    “咳咳咳”

    李公甫试着模仿,却差点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醒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李公甫停下手中动作,快步走到那男子跟前,躬身拜谢道:“多谢这位公子救命之恩,大恩大德公甫没齿难忘。”

    公子?

    听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称谓,宁休心中了然,看来他开始的感觉没有错。

    他莫名其妙地又是进入到了璇光幻境之中。

    只不过这次看来应该是来到了平行世界,难怪觉得这天地间的灵气与现世完全不同。

    让宁休奇怪得是这次穿界,他竟然没有感到丝毫征兆。而且最难以解释的是,为什么白云观也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

    “公子,怎么了?”看到宁休脸沉思的样子,李公甫还以为自己哪里惹得这位恩公不高兴了,连忙开口问道。

    “没事。”

    宁休摇了摇头,看着李公甫,开口问道:“看公甫兄的装扮该是名捕快,却不知在这寒冬腊月,怎么倒在我道观门口。”

    “鄙人正是钱塘县捕头,不瞒公子,在下虽然武功不济,可刀法还算过得去,在江湖上也薄有声名。无论是江洋大盗,还是采花毛贼,也从未敢在钱塘现身,除了忌惮我这身官服之外,自然还是有几分惧怕我手中这柄钢刀。”

    有些事情,从结果便已经能够推算出过程。

    这李公甫既然最后倒在了道观前头,那么事情自然是不像他话里所讲得那么轻松。

    果然只见他长叹口气,开口说道:“最近我听闻‘花蝴蝶’桑冲途径钱塘,于是便去逮捕,直追了他好几天,哪知最后仍遭了暗算,整个小队全军覆没,只剩我人侥幸逃了出来。”

    “此时我中了桑冲的独门暗器梅花针,身染剧毒,好不容易才回到钱塘境内,想到江湖传闻清风山白云观上住着个老神仙,道法通神,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惊天手段,便硬着头皮往这里跑。希望老神仙慈悲,能救我命。”

    李公甫抬头看着宁休,感激道:“哪曾想到没见到老神仙,却是遇到了公子你。”

    “你要是再迟来刻,我都救不了你。”宁休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李公甫口中所说的老神仙应该就是指他的爷爷,而且从他话里可以听出,此方世界同样有着座清风山,而山上同样有着座道观,叫做白云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