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魔鬼

    李公甫身子恢复得很快,转眼间便是到了要下山的日子。

    通过这些日子以来的了解,宁休知道此方世界和华夏古代很相似,只是却并非他记忆中的任何朝代。

    他从李公甫口中得知,这片土地上的统治王朝名为大周。而李公甫则是隶属大周会稽郡钱塘县的正印捕头,其实力大概在内劲小成的地步。

    “公子今日之恩,公甫铭记生,他日但凡有所求,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李公甫振了振他那身捕快服,躬身郑重道。

    “好了,这些日子道谢的话已经听得够多了。”宁休笑了笑,接着开口道。“眼下倒是真有件事情让你帮忙。”

    “公子请说。”李公甫此次回去为的就是将‘花蝴蝶’桑尽快冲缉拿归案,说实话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他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如此说道。

    君子重诺,诺千金。

    “我在山上待得太久了,如今想要下山去看看,你来当这个向导如何?”宁休将李公甫眼中的犹豫看在眼里,轻笑道。

    “自是愿意,能够帮上公子的忙,是我的荣幸。”李公甫原本以为以宁休的实力提出的请求定极难完成,哪曾想到竟会是这种问题,连忙开口回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宁休回头看了眼道观,率先往山下走去。

    此方世界既然留有他爷爷的传说,那么也绝对会留有他的事迹,因此宁休这才会毅然选择下山。

    “清风山虽说是在钱塘境内,其实离县城仍然还有很长的段距离。”李公甫在前头带着路,开口解释道。

    宁休点了点头,从清风山下来之后,他们已经走了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可眼前所见除了茫茫的白雪,便只有冻死路边的尸体。

    按照李公甫所说,每年到了冬日钱塘附近都会有贫民乞儿冻死、饿死,而他显然已经见惯这种情景。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宁休低声呢喃句,抬头间,只见远处雪地上座建筑物是如此显眼。

    “公子,前面是家客栈,我们先去那里休息片刻,再出发。”李公甫开口说道。

    “竟有人会在这荒郊野岭开客栈,真是个妙人。”宁休轻笑声,开口说道。

    李公甫自然听出宁休话里的意思,身为钱塘捕头的他,比谁都还要了解这家客栈的背景。他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公子放心,这家客栈除了收费黑心点之外,再没有传出其他问题。”

    既然李公甫都如此说来,宁休自然没有意见。

    客栈前,白雪地上车辙马蹄纵横,还可以听到屋后有马嘶声随风传出。

    在这种天气,这种地方,除了他们之外,竟然还会有其他客人。

    宁休“轻咦”声,抬眼见到,院子里堆着十几辆空镖车,镖车上盖着草席,草席上早已盖了厚厚的层白雪。

    车上面玄色镶金边的镖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张公甫看着那镖旗,神色微变,低声道:“是镇远镖局,看样子,是从外头押镖回来。”

    “有没有觉得实在太过安静了。”宁休好似没有听到张公甫所说的话,自顾自低声呢喃道。

    走得近了,他发现这家客栈实在是静得出奇,除了偶尔有低低的马嘶外,别的声音丝也没有。他虽然不清楚镇远镖局是什么,可从院子里停着的这些镖车来看,此时客栈里该是很多人才是。

    跑镖的江湖人又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主,怎么可能做到不弄出丝毫声响。

    听了宁休的话,身为捕头的李公甫同样发现这里头的不寻常之处。

    他给宁休使了个眼色,小心绕到了客栈后头。

    宁休则是伸手轻轻推开了客栈大门。

    进客栈便觉得股暖意传来,驱走了不少寒意。他抬头看了眼,只见大堂上的炉火仍在燃烧。

    客栈大堂上坐满了人,这群人携刀带剑,整齐服装,眉宇间颇有彪悍之气。只是他们就这么坐在位置上,既不出声,也不动,就像个个惟妙惟肖的泥塑。

    桌上菜也大多都没有动过,甚至连杯里的酒都没有喝。

    宁休走到其中个人身前,仔细查看,眉头随之紧紧皱起。

    “怎么会这样”

    他发现眼前这人竟然失去了全身血液,他又看了几人,发现全部都是这种情况。而且更为诡异的点是,大堂上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抹诡异笑容。

    踏踏踏

    就在这时,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宁休神色微敛,抬起头,只见是李公甫从客栈后头绕回了这里。

    李公甫脸色十分沉重,显然客栈后头的情况同样不明朗。

    他看了眼大堂上的情况,脸色凝重,沉声道:“镇远镖局,连同总镖头铁狮在内,二十八人无幸免。”

    “谁!”

    这时宁休忽然大喝声,飞身跃上二楼,猛地打开扇房门。

    房门打开的瞬间,只见柄发着寒光的匕首正指着他!

    剑尖,在微微的颤抖着!

    握剑的是个老人,虽然还未达到满头白发的地步,但脸上的皱纹已很多,可见年纪已不小了。

    这老人双手握剑,对着宁休大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他虽然尽量想说得大声些,可是声音偏偏有些发抖,显然先前受过极大的刺激。

    听到声响,李公甫也是飞上二楼,当他看到老人的第眼,神情显得有些激动,上前步,抓住老人的双手,大声道:“张老,是我啊,公甫。”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子。”

    “公甫,真是你啊,公甫。”

    咣当!

    看清李公甫的样子,老人目中的警戒之色渐渐消散,双手松,手中匕首随即掉落在地发出咣当身清响。

    “张老,到底怎么了?镇远镖局的人怎么会死在这里?”李公甫紧紧抓着老人的手,开口问道。

    “魔鬼,都是魔鬼!”老人眼中再度露出浓郁的恐惧之色,浑身颤抖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