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不是人

    “公子所言究竟是什么意思?”小王捕快看着宁休开口问道。

    宁休笑了笑,开口回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小王捕快虽然年轻稚嫩,可毕竟是在公门修行,早已见过世间太多黑暗,他自是清楚宁休这番话的意思。甚至他自己当初就曾为此调查过孙氏。

    “我婶婶私德无亏。”小王捕快肯定说道。

    “哦,你就如此确定?”

    “你这是在怀疑我作为个捕快的能力。”看着宁休不紧不慢的态度,小王捕快阵恼怒,皱了皱眉,接着开口道。“如果我婶婶真和人私通的话,就算她不露马脚,时间久了,与她私通之人定也藏不住。”

    “如果私通对象不是人呢?”

    听了这个问题,小王捕快怔在原地,久久没有言语。因为他发现自己竟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

    是啊,如果对象不是人呢?

    小王捕快忽然想起他叔叔的死状,可不正是被野兽咬死的吗?

    两者联系到次,他只觉得浑身阵恶寒。

    宁休站在旁,静静看着他,过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吧,等晚上再来拜访你婶婶好了。”

    小王捕快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晚饭是在衙门公厨吃的,李公甫忙于公务,副要连夜布置工作,通宵达旦的架势,再次向宁休表达了歉意。

    宁休笑了笑,表示无妨。

    如果所料无错的话,晚上该有个不错的余兴节目。

    而整个晚饭过程,小王捕快始终保持着沉默,沉默得有些可怕,甚至连李公甫在喊他话都没有听到。

    黑夜降临,大地陷入沉睡。

    由于实施了宵禁,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两声狗的吠叫,整个街道,寂静无声。

    宁休他们再次回到了王家那个阔气、富丽堂皇的大宅。

    只是不同于白日,他们这次是翻墙进入。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此大的宅子竟没人巡夜,女主人孙氏的屋子周围更是连个人都没有。

    般像这种大户,都会有下人值夜才是。

    小王捕快看到这幕,面沉如水。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宁休做了个手势,二人小心靠了过去。

    屋子里,灯火通明。

    不时有呻吟声从里头传出,声音里透着痛苦与愉悦。

    宁休回头看了眼,只见小王捕快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紧握的双手,由于过于用力,指甲深深嵌入血肉之中,犹不自知。

    透过窗纸上的虚影,小王捕快分明看到个年轻壮硕的男子正趴在他婶婶身上,肆意征伐。

    想起他那枉死的叔叔,他再也忍不住,就要拔刀冲进去,学那武松,刀斩了这对奸夫。却是发现自己右手被人死死按住,他转头看去,只见宁休对他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随着声高亢的尖叫,屋子里再度回复安静,只有若有若无的喘息从里头响起。

    宁休神色紧,使了张隐身符,同时拉着小王捕快躲在府内的假山后头。

    吱吖

    房门打开,位年轻男子从孙氏卧室里走出。

    这名男子做书生打扮,长得眉清目秀,可眉宇间却是带着股邪魅。

    年轻书生此时嘴角带笑,心情显然不错,他朝四周看了眼,便是转身离去。

    “留在这里别动!”

    宁休低声吩咐声,小心跟了上去,王家府邸很大,看年轻书生的样子并不像要离开的样子,他直跟到府里处地方,对方忽然失去了踪迹。

    宁休抬头看,见是间被铁锁锁住的小院。

    而另边,小王捕快小心摸进孙氏卧室,看到躺在床上奄奄息的孙氏,那双眼睛简直是要喷出怒火。

    他几乎没忍住,就要拔刀将孙氏劈死。

    可当他看到孙氏那丰满动人的白花花的酮体时,不知为何心底里竟是生出了丝邪念,尤其是看到孙氏身上那道道被人征伐肆虐所留下的青痕,这道邪念就被进步放大。

    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跳。

    宁休右手微微抬,院门的铜锁自动掉落。

    他迈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很是安静,感受不到丝毫生人的气息,因为这院子压根就不是给人住的。

    小院的尽头是座庙宇。

    “孙氏竟在自己府里建了座庙宇。”宁休抬眼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庙宇,嘴角微微扬起。“我倒要看看里头究竟供奉着什么。”

    还未进庙,宁休便是感到阵阴风袭来。

    庙宇并不大,只是里头陈设却是应俱全,如真神建制。

    里头供奉的神像,宁休自是没有见过的。

    神像青面獠牙,狰狞可怖,看便知是民间私设的某个隐秘淫祀。

    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无福。

    宁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年轻书生会突然在院子前消失,还有小王捕快始终找不到他婶婶红杏出墙的证据了。

    “你是谁!”

    阵阴风吹过,庙里徒然冷。

    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他身前,正是先前那个书生。

    “来收你的人。”宁休抬起头,看着那年轻书生,嘴角微微扬起,平静开口道。

    “我知道你是修士,可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

    年轻书生当然能够感知宁休体内那股澎湃的灵力,可他脸上却丝毫不见惧色,只见他看着宁休,脸色阴沉道:“念你修行不易,莫要自误。”

    “这句话,该是我送给你的。”

    “狂妄!”

    书生厉喝声,右手挥,团黑气凭空生出,径直往宁休撞去。

    感受那团黑气的气息,宁休心中无端升起阵厌烦,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其中蕴含的驳杂邪念。

    只见他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同时伸出了右手。

    剑指在虚空中,疾走龙蛇,留下道蜿蜒曲折、玄妙异常的金色轨迹。

    “五雷出,镇邪煞,摄妖邪!”

    轰!

    电光雷响中,道银色闪电破空而出,劈向那团黑气。

    两者接触的刹那,黑气瞬间溃散。

    明亮的电光映照下,年轻书生那张脸越发苍白。

    他明白自己今日是踢到铁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