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畜生

    轰!

    宁休虚空指,道惊雷带着巨大的响声骤然而落。

    年轻书生所释放的那团黑气甫接触,瞬间溃散,眼看这道雷霆就就要击中自己。只见他面露狰狞之色,双手猛地张开。

    嗷~~

    兽类的咆哮声响起,庙宇里顿时弥漫起股犹如实质的黑雾,而黑雾中只狗头隐隐出现。

    只见这狗双目通红,两根长长的獠牙露在外头,分外狰狞可怕。

    看样子,这邪神是准备与宁休拼命了。

    只是这邪神本身修为就不如宁休,而且天雷对妖邪之物天生克制,他哪里会是对手。

    雷光四溅,轰然巨响声中,那道狗头虚像渐渐变淡,四周黑气也是完全溃散。

    就在这时,团黑气忽然蹿出,朝屋外疾飞而去。

    “想逃,逃得掉吗!”宁休看着那团黑气,低喝声,同时伸出右手。

    剑指在虚空中,疾走龙蛇,留下道道金色符文。

    符文汇聚,最后缓缓凝聚出柄金色的长剑。

    宁休把将其抓住,同时右脚猛地踩地面,整个人瞬间激射而出。

    金色长剑划过虚空,吸附还未完全散去的雷霆之力,化作柄雷剑。

    只听空气中响起“啪啪啪”几声连爆,转瞬间,宁休已然落在黑气上头,手中雷光符剑“噼里啪啦”,雷光吞吐不定。

    而那邪神也终于感觉到不对劲,猛地抬起头,那双狭长的双瞳中倒映出宁休持剑凌空,宛如天神般的景象。

    “我说了,你逃不掉得!”

    话音未落,道璀璨的剑光照亮整个庙宇。

    啪嗒。

    黑气散去,条白狗掉落在地。

    道狰狞的伤口,从其狗头开始直延伸到下体,可以说几乎被斩成了两半,殷红的鲜血如泉涌般喷射而出。倒在血泊中的白狗,低低地呜咽声,便彻底失去了动静,眼看是活不成了。

    原来这邪神的本体竟是头白狗,想到孙氏居然是被这么个玩意压在身上,宁休心中就感到阵恶心呕吐。

    数十年前,同样是在钱塘,当时曾发生过件轰动全城的案子。只是由于这案子太过骇人听闻,因此被人刻意压下,数十年过后已经很少有人知道。

    那件案子的情况与小王捕快叔叔家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有些相像。

    同样是个富贾之家,商人经商在外,常年不回家。他的妻子由于畏惧其丈夫,因此并不敢找姘头,而其家里正好养了条大白狗。这位难填的妻子,竟引着它与自己交配。

    日子渐渐久了,这条白狗就习以为常,不用那年轻妻子引诱,自己便会主动出击。

    有天丈夫回来,当天晚上,他和以往样,与妻子睡在起。

    就在这时,那条大白狗突然闯进屋中,蹿上床,竟把这商人给活活咬死。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后来,邻居们渐渐听到了些传闻,便告了官。官府很快就将那妇人和狗起抓了起来。

    妇人原本还妄想抵赖,可到晚上,那白狗就疯了般,朝她身上扑去,撕扯着她的衣衫。

    被人当场撞破行迹,妇人只能认罪。

    最后人狗,统统被施以极刑。

    白狗完全凭借本能做事,不明就里,在被施以极刑时,灵智忽然开启。

    不独人类,世上生灵皆有魂魄。

    这白狗死后,怨念不消,在世间徘徊。

    世人所思所想,成了念头,这种念头寄托某种意象或事物之上,久而久之,这种意象便会成了所谓的“神灵”。

    那妇人的行为显然并非个例,有许多如同她般的妇人之中,竟有人开始祭拜起这条大白狗。

    这白狗获取了这些人的信仰,渐渐开始有了些灵异。

    它开始附身了那些畜生身上,与这些愚妇,间而吞噬这些人心中欲念壮大己身。

    可这种事情终究见不了天日,只能偷偷摸摸进行,因此这白狗修行数十年不过练气大成的地步。

    说是邪神,其本质不过是头畜生而已。

    今日被宁休撞到,剑将其斩杀。

    宁休抬头看了眼庙中的神像,个火球术释放而出,将其彻底轰成土渣。

    当宁休回到孙氏屋子时,发现她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双目圆睁,脸上满是惊恐。

    小王捕快拿着刀站在旁,只见他脸部肌肉有些扭曲,手中朴刀仍在往地下滴血。

    “公子回来了?”听到声响,他转过头看着宁休,脸色平静道。

    宁休点了点头,将所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些自己的猜测与小王捕快粗略地讲了下。

    原本他以为对方会有很激烈的反应,哪知小王捕快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多亏公子,这次才能够成功帮叔叔报仇,只是家丑不可外扬,我希望”

    “你放心好了,今晚之事我不会和第三人说起。”宁休顿了顿,接着开口道。“我听你先前所说,如你叔叔这样的案件,最近发生不止起。”

    “我怕那些人家中也设有祭拜这邪神的庙宇,为了防止他死灰复燃,还是将这些庙宇统统毁坏得好。”

    听到事关杀他叔叔的凶手,小王捕快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只见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开口道:“我这就带人去。”

    看着小王捕快离去的身影,宁休脸上无悲无喜,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些日子,仍是不断有修士涌入钱塘,而且多是邪派修士,其中更是不乏些山精鬼怪。衙门方面也是来了增援,听说不仅是郡里,就连神都六扇门都有派人过来。

    只是除了开始从张老口中得知的六欲魔君外,便再未听说有入道级别的修士出现。而且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仿佛是在等什么事情发生。

    而李公甫的追捕行动也渐渐有了些进展,那个曾让他整个小队灭亡,同时让他自己本人也差点死去的“花蝴蝶”桑冲,终于露出了行藏。

    此时钱塘县的捕快们,正在李公甫的带领下,在衙门前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出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