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女装大佬

    “李兄,这是什么情况。”宁休看着衙门前,声势浩大的队伍,开口问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公甫回过头,见是宁休,连忙走了过去,开口道:“公子,刚刚得到‘花蝴蝶’桑冲的消息,我们现在准备过去将其逮捕。”

    对于宁休这个救命恩人,他没有任何隐瞒。

    宁休点了点头,随口道:“需要帮忙吗?”

    “公子肯出手,那就再好不过了,看来桑冲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李公甫笑着回道。

    这些日子,宁休也或多或少听过“花蝴蝶”桑冲的些事迹,本质上来说就只是个采花贼而已。

    而他之所以会这么出名,第是因为他手段极其残忍,落在他手中的女子多半下场凄厉。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普通恶徒,比他更凶恶又不是没有。

    让他在江湖赖以成名的原因,是因为他出道十二年,犯下大大小小的案子六百多起,却从未失过手。甚至连真面目都未曾露过。

    至于他外号“花蝴蝶”的由来,则是因为桑冲每次都会易容装扮成女子作案。

    “这次我们得知桑冲盯上了钱塘富商赵员外的独女,故而提前设局,引她上钩。”李公甫边走着,边解释道。

    在李公甫的指挥下,钱塘捕快全部身着便装,早已分批混进赵员外家中,装扮起赵府的家丁。

    “大多数人在犯罪时,都有种很难改变的习惯,所以世上也很少有破不了的罪案。而桑冲的习惯就是每次作案都会易容装扮成女。”

    “赵府所有女眷女婢都已经登记造册,并且重点监视,无论桑冲易容其中任何人,立马便会露出马脚。”李公甫显然对这次行动很自信。

    宁休将这切看在眼里,沉默了了片刻,忽然开口道:“你还是让你的这些兄弟撤了吧。”

    “为什么?”

    “我怕会让桑冲发现,从而有了警戒。”

    “我们的行动直很小心,到这里来的兄弟,都已经过改扮,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你刚才说,大多数人在犯罪时,都会有种很难改变的习惯。”宁休抬头看着李公甫,顿了顿,接着开口说道。“事实上,只要是人,或多数少,或明显或隐秘,总会有着些习惯。”

    改扮?改扮有什么用?

    府里哪些人是由李公甫的人改扮而成的,宁休眼就能看出。

    在公门中耽得久了,这些人举动都好像跟普通人不太样,尤其是脸上的神色和表情,更瞒不过明眼人。

    李公甫愣了下,显然也发现了宁休所说的问题。

    他犹豫了下,开口说道:“可这样来,人手就不会不够,我们必须时刻掌握赵府那些女眷、丫鬟的动态才行。”

    “无妨,他的目标不是赵家小姐吗,那么我们盯好这间屋子就行。况且,如果你盯得这么死了,狡猾如桑冲又怎么可能会入瓮呢。”宁休平静道。

    “好,我这就让他们走。”李公甫看了眼宁休,重重点了点头,说着便去着手实施。

    看着李公甫离去的身影,宁休脸色脸平静。

    如果这个桑冲真这么容易落网的话,怕也不会让他逍遥法外十余年了。

    方才他看到李公甫自信满满的样子,本不想出言打击他的自信心,反正现场有他在,应该不会出太大的岔子。

    宁休自信,以他的感知力,入道以下,这个桑冲无论是幻化抑或是易容,都不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可要是由于李公甫手下的蹩脚表演,而让桑冲起了疑心,最后没有入瓮的话,那就头疼了。因此宁休才会让他将那些捕快撤走。

    黑夜,悄然来临。

    宁休他们坐在赵家小姐对面的那间屋子里,静静等着目标出现。

    这间屋子视野很好,因此只要是进入赵小姐屋子的人,绝对逃不过宁休他们的眼睛。

    “这是谁?”宁休伸手指了指,开口问道。

    “赵府的家生子,唤作赵三,该是给赵家小姐送点心来了。赵员外听说这件事后,紧张的不得了,因此将送点心的丫鬟,临时换成了个男丁。”李公甫看了眼,开口说道

    显然他对这个案子做足了功夫,细致到记住了赵家上下百多口人的音容姓名。

    “这个人有问题。”

    宁休看着这个叫做赵三的家丁提着食盒进入赵小姐,眼睛微微眯起。

    “你是说他就是‘花蝴蝶’桑冲?可他不是向来都装扮成女子的吗?”李公甫疑惑道。

    “你们又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又怎知他没扮过男人。”

    宁休轻笑声,接着开口说道:“好了,我们快过去吧,要是再迟些,那赵小姐怕是要出问题了。”

    李公甫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疑惑,可此刻也只能放在心里。

    “赵小姐?”李公甫站在门外大声喊着。

    对方并未回应。

    就在这时,屋子里忽然传出“咣当”声清响。

    李公甫再也顾不得这么许多,把推开大门,只见赵小姐端坐在张椅子上,赵三却是蹲在地,而那份食盒则是洒了地。

    看到李公甫和宁休走进来,赵小姐抬起头,看着他们开口道:“李捕头,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李公甫看了眼蹲在地上、背对着他的赵三,开口说道:“刚才听到声响,还以为小姐你出了什么事情。”

    “哦,没事。”

    赵小姐笑了笑,开口说道:“只是赵三这个奴才粗俗粗脚的将食盒打翻。”

    说到半,她忽然对着赵三大声道:“你还不快点将地上收拾好,然后出去。”

    “是的,小姐。”

    声音有些颤抖,好像真的是个做错事,正等着主人责罚的下人。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先行告”

    “不急。”

    李公甫话还未说完,便被宁休开口打断。

    只见他看着赵小姐,嘴角微微扬起,忽然笑道:“赵三笨手笨脚的怕是收拾不好,还是让李兄先把他给带走出去,这里交给我收拾好了。”89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