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伏诛

    李公甫看了宁休眼,小心走上前去,果然发现了问题。

    这赵三竟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不过被人硬生生摆成收拾东西的姿势。

    他将其把扶起,然后步步往屋外退去,在经过宁休身旁时,停了停,开口道:“公子,小心。”

    宁休微微点了点头,视线却始终没有从赵小姐身上离开。

    “‘花蝴蝶’桑冲。”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赵小姐,现在应该说是桑冲,并未否认,看着宁休平静道。

    只是那双眼眸显得异常的冰冷。

    “因为这千幻之法,我恰好也会。”宁休开口回道。

    “千幻之法?”桑冲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宁休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将其认出,正是因为桑冲所使用的幻化之法恰是千幻之法,无论是功法自身所散发的气息还是表现形式,都模样。

    说实话,他在刚看到桑冲,也吓了跳,不过现在看对方的反应,该是不知道千幻之法的传承才是。或许对方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此法,这也让宁休少了些顾虑。

    “这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个死人来说,切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宁休看着桑冲,眼睛利如刀锋,字句开口道。

    话音刚落,两道火符激射而出,瞬间化作两颗炽热的火球左右朝桑冲轰去。

    而宁休本人则是径直朝桑冲冲了过去。

    桑冲除了精通幻化之术外,自身修为并不强,不然前次对付李公甫他们也用不着偷袭了。

    轰!轰!

    桑冲好不容易避开火球,下刻,个鞭腿已经朝他抽来,他连防御都来及,直接被踢得横飞出去。

    这瞬间,肋骨断裂的响声清晰可闻,落地更是鲜血狂喷不止。

    宁休冷冷看着远处脸色苍白的桑冲,手中拿着符剑,步步朝他走去。

    十步,五步,三步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眼看桑冲就要死在宁休剑下。

    就在这时,忽然道白色的光芒在桑冲手中绽放,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炽。

    宁休脸色大变,猛地朝旁扑去,同时身上金刚符骤然亮起,撑开道护罩。

    下刻,只听得急促、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赤赤”不绝,越来越急。

    共响了二十七声,这才作罢。

    宁休回头看了眼,只见身后墙壁上多了排细小的洞孔。要不是他时刻注意桑冲的动静,怕是已经着了道。

    可就是这么个耽搁,桑冲已经撞破窗户,逃了出去。

    可看宁休却并没有露出十分急迫的神情,他站起身来,慢慢朝屋外走去。

    桑冲假装受到重创,本想着借此机会,用夺魄银针取走宁休性命。哪知对方警惕性竟然如此之高,击不成,自然选择逃跑。

    可冲出屋子后,他发现自己早就被人给包围了。

    “桑冲,今日我就要为我那帮兄弟报仇!”李公甫拔出朴刀,厉声喝道。

    “就凭你?”

    桑冲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要是让宁休追出来,那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将自身身法施展到极致,几乎化作道残影。

    身为采花贼,轻功总是不会弱的。

    “你走不了的!”李公甫同样冲了过去,寒光闪,当头就是刀。

    就在他手中朴刀将要斩落时,他忽然感到脑海之中阵刺痛,手中动作不由地缓。

    桑冲抓住这个几乎,拿起根银针,闪电般出手,在李公甫手背上扎了下。

    就算挨上刀,李公甫眉头都不会皱上哪怕下。

    可现在只是被这小小银针刺中,李公甫脸上竟是露出痛苦的神色,他发现自己的手,竟是不听使唤,不仅如此,不过眨眼之间,半边身子已经全都麻木。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又惊又怒。

    银针上有毒!

    其他捕快看到李公甫受伤,只听得“唰唰”几声清响,齐齐亮出了手中兵刃。

    眼下并不是江湖比斗,而是在缉拿罪犯。

    自然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的,也不必讲究单打独斗。

    下秒,数把明晃晃的钢刀,已夹带着风声朝桑冲削了过来。

    钱塘捕快的武功大都得过李公甫的指点,而且常年合作,自然都配合得很好。

    他们单个功夫或许很弱,最强也不过内劲入门,可联合起来,时间竟然连受了伤的桑冲也不敢小视。

    刀阵绞杀下,竟是连连后退。

    不知不觉间竟是退到赵小姐屋前,他脸色闪过丝狠色,就要拼命,身后忽然传来道声音。

    声音很平静,可在他听来却仿佛来自九幽,冰冷彻骨。

    “哟,怎么又回来了啊。”

    他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张和煦的笑脸,可在他看来,却比世间任何个恶魔都要来得可怕。

    下刻,他只觉得下体阵剧痛传来,紧接着脖颈凉,人首分离。

    在江湖上为祸多年的采花大盗至此枭首,之后不知过了多少年,江湖上有个少年名唤王二喜。

    王二喜视桑冲为祖师,并做起了桑冲当年做的勾当。

    只是他并不懂什么幻化,也不会乔装易容,完全凭借他那副比女生还要清秀的样貌,稍作打扮,装成女人。

    竟是靠着这个先天优势,连犯数起大案。

    之后也算是他倒霉,就在他打起家小娘子主意时,哪知对方的相公也是位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以为他是女子同样打起了他的主意。

    双方各怀鬼胎,斗智斗勇。

    最后的结果是两个大男人躺在张床上。黑暗中,他们均以为躺在自己身边的人是位美貌的娇娘子。

    可当他们伸手摸到对方下体时,脸上那惊讶恐怖的样子,不亚于抓住了毒蛇或蝎子。

    这个自称桑冲徒孙的王二喜当即翻身下床,就想逃走。

    却被对方把抓住,这汉子本想将其杀死,可又爱怜他美貌,于心不忍,最后竟将其阉割,囚禁。

    而伤势好了之后,王二喜性情大变,竟心甘情愿留下来。

    也算是奇事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