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两个世界

    渔夫的那杯灵酒,乃是百年菩提酿,其中蕴含的灵气是何等的强大。

    哪怕是个普通人喝了,立马便能练气圆满,可宁休修为却没有丝毫突破的迹象。原因自然是由于他如今已然练气圆满,想要突破到入道可不单单仅凭灵气就能起作用。

    因此这杯灵酒中的灵气,绝大多数都被宁休用来淬炼他的身体,配合大雷音呼吸法,如今他单单炼体方面同样达到入微的地步,先天同样仅步之遥。

    竟是武道双修,不知不觉间,宁休已然走到了这步。

    他抬头看了眼漫天的晚霞,以及那缓缓飘落的雪花,不由握了握拳头。

    不过日没见,可当李公甫再次看到宁休时,总觉得对方好似换了个人似的。

    “公子今日又要去看那钱塘江水吗?”李公甫开口问道。

    这些日子,宁休总是日出时出去,日落时回来。

    整天的时间,他什么都不干,就只是靠在江边的那颗大树底下,看着那白茫茫的江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宁休点了点,正准备转身离去,刚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了下来,开口问道:“前几天,听小王说起李兄你有个青梅竹马,叫做许娇容?”

    李公甫不清楚宁休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他的私事来,可还是开口回道:“嗯,确实如此。”

    事实上,许娇容不仅是他的青梅竹马,而且两人已然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要不是先后被桑冲还有此次大事给耽搁了,他们怕是早就已经结婚了。

    “那她是否还有个弟弟,叫做许仙。”

    “许仙?”李公甫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过娇容还有个弟弟,公子你又是从何处得知?”

    “哈。”

    宁休笑了笑,开口道:“没什么,只是种感觉而已。我随便猜的,李兄不要当真。”

    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去,只留李公甫人站在原地,脸疑惑。

    先前这个问题,宁休其实开始就想问他了,不知为何却是拖到了现在。

    很显然,宁休现在所处的世界,并非白蛇世界,或许应该准确地说,并非他所熟悉的那个白蛇世界。

    现世。

    杭城最美的时候是在春天,那时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漫步在西子湖畔,更能体会到“花满苏堤柳满烟”的情趣。

    相较于其他季节,冬日里游客要稀少得多。

    其中很大部原因是由于天气,南方冬日里的那种湿冷,总是让人感到有些难熬。

    不过少了熙攘的人群,却可以让人更加专注于景点本身,因此还是有部分人会选在冬日游杭。

    尤其是像张美琪这种户外主播,总不可能在旅游旺季跑到这些景点,难道要直播给她的粉丝玩数人头的游戏吗。

    她这次回杭城是带着特殊使命来的,那就是带宁休回家过年,直播是顺带的。

    由于想要给宁休个大大的“惊喜”,因此张美琪这次过来并未事先通知,可到了之后,她发现自己压根联系不上对方。

    生了两秒钟闷气后,便带着她那套直播装备,乐呵呵直播去了。

    飞来峰、灵隐寺、虎跑满满当当的行程。

    只是当她来到钱塘江,想要观冬日钱塘风景之时,却发生了些波折。

    她的快艇刚离开码头没多久,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很抱歉,汛期将至,钱塘江近日日不开放游览,请回吧。”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开着艘皮艇,将张美琪给拦了下来。

    除了张美琪之外,四周七七八八还停着些小船,显然都是被黑衣男子拦下来的游客。

    “你说有汛期就有汛期,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就是,为什么我们出门前从来就没有听气象部门报道过这事。”

    “你是哪个部门的,请出示证件!”

    游客抱怨纷纷。

    黑衣男子并没有回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众人。

    可奇怪的是,众人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直至悄不可闻。

    因为他们从眼前这个黑衣男子身上感觉到了股非常危险的气息,这种感觉很玄妙,可他们就是感觉到。他们不过只是些普通人,来杭城旅游散心来的,可不想惹什么不该惹的麻烦。

    场面时间,立马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道俏皮的声音忽然响起。

    “最近明明没有下雨,竟然说这段时间雨量太多,导致钱塘水位上涨,所以停止游玩,骗鬼呢!”张美琪吐了吐舌头,小声道。

    黑衣男子闻言抬起了头,视线穿过人群,落在后头的张美琪身上。

    张美琪似有所感,抬起头,先是缩了缩脑袋,然后勇敢地直视了回去。

    钱塘大桥,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护栏上,眺望远方。

    桥上汽车呼啸而过,却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这丫头有点意思啊。”其中个白衣男子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开口笑道。

    “你还有心情关注这些,你知不知道这次有多少入道真人出山,就在刚才我听说峨眉剑仙也带着他徒儿下山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是啊,这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白衣男子笑了笑,接着用悄不可闻的声音,低声呢喃道:“可我们修士逆天而行,本就是群最为疯狂的人,不是吗”

    峨媚山山势险峻,难怪会有“高出五岳,秀甲九洲”的美称。

    尤其是后山,抬头望去,只觉万丈危崖似将临压而下,令人神魄惧为之飞越。

    这里正是峨嵋山景最最险峻,最最荒凉,同时也是最最美丽的地方。

    浓浓的烟霞弥漫山巅,云雾缭绕,让人如临仙境。

    就在这时,道声音忽然从云雾中传出。

    “子清,我们出发吧。”

    “好的,师父”

    话音刚落,两道剑光射穿云霞,冲天而起,消失在无边的天际

    这日,来自天南地北的修士都往杭城赶去。

    他们都在等个大型璇光幻境的开启。

    在等钱塘江再次涨潮时。7189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