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何苦

    “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冰冷的声音响起,不带丝毫情绪波动。

    话音未落,蚯蚓妖将只觉眼前花,落子清已然到了他身前。

    下刻,他忽然看到殷红的鲜血在他眼前飞溅而起,愣了半刻,这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血。

    蚯蚓妖将低头看着落子清,勃然大怒,张开它那张血盆大口,紫色酸液滴落,发出“嗤嗤”的响声。

    近在咫尺的距离,那张大口犹如地狱入口般,朝落子清口吞去。

    腥风扑面,扬起长发,落子清抬头冷冷看着蚯蚓妖将,脸上神情不变,抬手剑斩去。

    声痛苦哀鸣响起,蚯蚓妖将浑身鲜血飞溅,狠狠摔在了地上,化人形。

    他刚想起身,双血色的眼眸骤然映入眼帘。

    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仿佛全部心神都被摄入其中。

    “你到底是谁?!”蚯蚓妖将惊恐道。

    对方明明看起来不过刚刚入道而已,可方才那瞬间爆发出来的气息,却远非如此,入道圆满?还是已经成就金丹大道!

    他抬头看着落子清,满头冷汗,就连身上仍在不断往外流血的伤口都没有注意。

    天底下肯定有这等境界神通的高手,可这些人无不是些老怪物,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恰好给自己遇上?

    自己怎会如此倒霉。

    蚯蚓妖将哀叹声,心知不妙的他二话不说就要遁地逃走,可紧接着,股更为恐怖的情绪笼罩他全身。

    他发现自己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下钻,可身体却是纹身不动。

    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落子青向伸出右手。

    那只伸出的手,在他瞳孔中越来越大。

    噗嗤!

    白皙修长的右手插入蚯蚓妖将的胸口,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到疼痛,落子清便已经把手抽了出来。

    和他右手起出来的还有颗土黄色的珠子,而这颗珠子正是蚯蚓妖将的妖核!

    只是比起白蛇的妖丹,蚯蚓妖将这颗妖核显得光芒黯淡,气息浑浊不堪。

    然后在蚯蚓妖将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落子清直接把那颗妖核扔进口中。

    咔擦!

    阵如同嚼豆子般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蚯蚓妖将七窍流血,轰然倒地。

    至死,脸上仍是那副惊骇无比的表情。

    落子清看了化为本体的蚯蚓妖将眼,转身往远处宁休倒下的地方走去。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阵轰鸣声。

    被白蛇妖丹生生炸断的江流,终于是恢复正常,大江滚滚而来。

    落子清似有所感,停下脚步,抬头看向远方,只见叶扁舟顺着江流而下。

    小船上坐着个两鬓霜白如雪的老头,眼看澎湃的江水将要将宁休吞没,小老儿甩手中钓竿将宁休勾起,甩入船中。

    落子清皱了皱眉头,轻身跃起落在江面上。

    他死死看着这忽然出现的老者,只见他面容平平,身衣服最多也只能算是简朴素洁,最重要的是,他并未察觉到对方身上丝毫属于修行者的气息。而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这颗舍利不是你能拥有的东西,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老人看着落子清,平淡道。

    “敢问仙长名讳。”落子清看着老人,沉声道。

    他费尽千辛万苦,眼见舍利就要到手,自然不可能对方句话就此罢手,即使这个人他看不清深浅。

    要知道这颗舍利对他而言意义重大,可以帮他摆脱鬼身,彻底与落子清融合。

    老人眼看落子清眼,并不答话,反而开口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好不容易重获这自由之身,要懂得珍惜才是。”

    老人话音刚落,落子清脸色剧变。

    只见他面容狰狞地看着老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种恐怖的杀气。

    而那老人只是坐在船头,平静的看着他,宛若不觉空气中杀机四伏。

    落子清终究还是没有出手,他先是看了眼老者,接着深深看了眼昏迷的宁休,然后转身离去。

    他清楚地知道对于能够眼看出他跟脚的人,不是如今的他能够对付得了的,真如那老人所说,他好不容易才从吃人林那该死的地方出来,自然不会冒险。

    即使没有舍利,他也完全可以做到彻底与这具肉身融合这步,只不过这需要花上大量的时间而已。

    “乾坤浩大,日月照鉴分明;宇宙宽洪,天地不容奸党。使心用术,果报只在今生;千般巧计,不如本分为人。”

    就在这时,道悠扬深长的声音响起。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

    落子清先是轻笑声,紧接着变为放肆的大笑。

    本分为人?

    超出你们订下的规矩就是不本分吗?

    对他而言,本分就代表着认命,而正是因为他不认命,这才从那吃人林中走了出来。因此让他本分为人,不过只是场笑话。

    狂笑声中,他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

    老人收回视线,看着躺在船上昏迷的宁休,接着将视线放在那颗舍利身上,叹了口气。

    “老夫十年垂钓,愿度你成龙,你为何始终不愿咬着这鱼饵。难道那个人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如今千年苦修毁于旦不说,就连妖身都尽皆毁去,仅剩丝元神残存依附在这舍利之上,你可曾后悔?”

    舍利子释放着微弱的光芒,似在回答。

    “当年我就和你说过,你等的人不会再回来了,因为即使等到了,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他了。”

    “死了便是死了,你又何苦如此执着,如今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如愿意,随我去那升仙池里走上遭,重铸肉身又有何难。”

    舍利子没再反应,陷入了死寂。

    老人看着舍利子,久久没有言语,过了片刻,长叹声道:“罢了,罢了,你不愿回来,我亦不勉强。”

    “只是至今日此,你我缘尽。”

    紧接着老人看着宁休,接连叹了三声,道了三声何苦。

    甩动手中鱼钩钩住他将其甩入茫茫大江之中。

    而他自己则是乘着扁舟,顺流直下,飘然而逝。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