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入道

    耳边传来熟悉的水浪声音,宁休在块石上,清醒了过来。

    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温暖,知觉也随着渐渐恢复。

    “你醒了?”就在这时,个声音响起。

    “谁?”宁休抬其头,只见堆人围着他,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挂着担忧之色。

    看到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宁休明白自己该是回到了现世。

    “兄弟没事吧,方才那么大的浪都没打死你,你真是福大命大啊。”

    “大浪?”

    “是啊,我还是头次在非涨潮期,看到钱塘江如此规模的大潮,吓死我了。”

    宁休回首望去,身后恰好正是钱塘江。

    他若有所思,站起身来,向众人道了声谢,转身离去。

    走了远了,依稀听到身后众人好似仍在讨论着什么,只是如今他门心思全然不在这里,因此并未注意到这群人讨论的对象是个消失的女生。

    回到白云观后,宁休开始回想此次经历。

    他只记得自己看到大潮时,身体本能地想要去将那个大潮给击碎,至于之后的事情竟然丝毫都记不起来了。

    只隐约感觉到,后来在那钱塘江上发生过场大战。

    “算了,不去想他。”宁休皱了皱,站起身来。

    多思无益,眼下还是要放眼未来。

    入道,顾名思义就是终于正式踏入修行之门,走在了修行之道上。

    到了这步,已然脱离凡俗,举动皆能引起天地共鸣,甚至能够调用少有天地之力,对天地法理隐有掌控。

    至于之后的路要怎么走,人修世,大道三千。

    入道整个大阶段,就是修行者不断调整自身内天地与外天地交融,从而确认自身道路的过程。

    修行者之所以绝大多数都止步于练气,除了自身资质、修行资源等原因外,最重要的点就是缺了颗无所畏惧的心。

    心,无所畏惧。

    身,方可往无前。

    如果连踏入这扇门的勇气都没有,那之后的路又将如何走下去。

    至于说如何才能让心无所畏惧,这完全因人而异。

    有人入道,需入山林,有人入道,需观天地,有人入道,需入红尘。

    而宁休观大潮,搏沧海,朝入道。

    在幻境位面中,宁休观钱塘大江,日夜不缀。

    心有所悟,创出了个功法,他将其命名为“搏沧海”,只是目前而言还远不成熟。

    因此接下来段时间里,宁休都悄然隐身于钱塘江中修行。

    十几日后,个寂静无声的夜晚。

    平静的钱塘江忽然起了波澜,江面上圈圈涟漪往外扩散旋转,竟是形成小型的漩涡。所幸此时正值深夜,并未有船只经过。

    而江底下,宁休盘坐在哪里。

    就在这时,他忽然昂起了身躯,口中发出声怒吼,双臂向外展开到极致。

    身上衣服在这瞬间碎裂开来,露出里头青筋虬结的肌肉,紧接着道极为恐怖的气劲爆发开来。

    道接着道,重重相叠,最后轰然爆裂!

    江面此时则是掀起了惊涛海浪,要是让人看到了又会以为要涨潮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入道真人都要远离俗世的原因之,因为他们举动都会引起很大的反应,留在俗世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狂风呼啸声中,道黑影从江里蹿出,轻松落在岸边。

    “呼~”

    宁休沉重地呼了口气,脸上表情却是无比畅快,身上那虬结的肌肉也已经平复了下来,只是身体看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单薄”,显得壮实了不少。

    回道观后,他接了个电话,是他妈打过来的。

    “臭小子,终于知道接电话了,这些日子都死哪去了,连老妈电话都不接。”电话接通,便从另头传来劈头盖脑的骂声。

    “哪能啊,我这几天手机恰好拿去修理了。”宁休连忙陪笑道,鬼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他妈给他打了多少电话。

    “知道今天是几号了吗,还不回来,是想要让你老妈我个人过春节吗?”电话那头语气稍缓,开口说道。

    宁休拿起手机看了眼,离春节不过两个礼拜时间,想想出来也快年了,是时候回去了。

    他接着看了眼时间,凌晨二点。想来她母亲这个工作狂应该刚结束天的工作。

    他顿了顿,开口说道:“我坐明天大早的飞机回去。”

    “记得把小琪带上,这丫头也真是的,我让她去找你,结果得了,就连她自己都联系不少。你们兄妹俩也真是让人操心。”

    “你让小琪过来找我?”

    “对啊,你没见到人吗?”

    宁休总不可能和他母亲说,他前些日子压根不在地球,而这段时间又跑到钱塘江江底修炼去了,谁来都不可能见到他啊。

    他只能是开口说道:“那我和她联系下吧,这丫头有可能兴头上来,又跑去搞她那直播,结果把这事给忘了。”

    “那好,我在这边等你们过来。”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头传来的忙音,宁休放下手机,想了想,拨通了个电话。

    果然没人接。

    不过宁休脸上却并未流露出太多担忧之色,经过上次鬼屋事件后,他给了张美琪道护身符箓,如果对方那出了什么事情,他这边定当会有反应才是。

    他身上另道符箓并未出现异样,说明张美琪并未出事。

    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夜下山,靠着符箓上那道微弱的联系找了过去。

    当他找到张美琪时,发现对方正躺在九溪玫瑰园那座别墅里头睡觉。

    听到声响,张美琪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宁休,开口道:“哥,怎么了?”

    “没事,怎么来了也不和你哥说上声啊。”宁休轻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哥你还说呢,我来的时候就打过你电话了,根本没人接好吗。还有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张美琪没好气道。

    “那你为什么连我妈的电话都不接,让她老人家怪担心的。”

    “王姨打过我电话吗?!”

    张美琪惊地直接从被子底下蹦了出来,拿出手机就开始翻开起通话记录,只见她伸手按着脑袋瓜子,懊恼道:“这些天都忙着直播打游戏去了,昏天黑地的,竟然错过了王姨的电话。”

    宁休转头看了眼电脑桌上的电脑,上头播放着个枪战游戏的画面,这是最近很火热的款游戏,当然宁休不可能知道就是了。

    “好好休息,我们明早回去。”

    他沉默了片刻,转身离开了房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