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突如其来的刺杀

    入道之后,宁休如今根本就无需睡觉。

    只是如今很快就要天亮,这么点时间,他没有选择继续修行。

    修行之道,张弛有度。

    这些日子他待在江底下,已经完成了目标,再加上修行以来直处于紧绷状态,也是时候该适当放松下。

    于是他干脆起身沿着西湖开始散步。

    他发现自从从上个幻境世界里出来之后,他对水就有种奇特的亲和力。开始以为是错觉,可通过在江底修行的这些日子他越发确定了这点。

    他右手张开,捧碧绿的西湖水离开湖面落在他掌心。

    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微妙。

    宁休看着在他掌心中不断变幻着形态的那捧西湖水,眉头微微皱起,最后只能归结于他在江边悟道这点上。

    虽然有些牵强,可起码能够说得通。

    而且这对他而言,从某种程度而言,并非是件坏事。

    宁休右手微微抬,那捧水又落回西湖之中。

    他抬起头。

    天色已经蒙蒙亮,些做早点生意的已经推着早餐车出来做买卖,这些人多半是2点钟便已经起来准备。

    入道之后,可以直接吞吐天地灵气,古时所谓餐风饮露就是这种境界。如今宁休已然辟谷,对于口腹之欲已经淡了很多,可并未完全断绝,而且想着要给张美琪带份,于是便往间早餐摊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附近网吧忽然走出两个年轻人。

    这两人脚步都有些虚浮,显然是熬了宿,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染着红红绿绿的头发,手中夹着廉价的烟头,边走边打着哈欠,同时双眼睛贼眉鼠眼地往四周打量。

    他们显然也发现了早餐摊,于是走了过去。

    摊子的主人是个少妇,虽然装扮极其素雅朴素,可难掩其靓丽姿色。套用句话来说,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老板娘,来份豆浆,两根油条。”其中人开口道。

    “要甜豆浆,还是咸豆浆?”老板娘开口问道。

    “甜的有多甜啊,有没有老板娘你甜啊。”其中人眯着眼睛,调笑道。

    “嘻嘻,那我也要份甜豆浆。”

    老板娘抿嘴,并未回话,默默将客人要的早点准备好放在旁的桌上。

    两个混混笑了笑,大大咧咧坐在位置上,边吃着早餐,边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老板娘,故意大声开口道。

    “啧啧,真是可惜了,也许她换个事情做会发大财。”

    “言之有理,我也这么觉的,哈哈哈!”

    站在远处的宁休将这切都看在眼里,不由皱了皱眉。

    因为接下来,那两个看就是不良少年的家伙,竟是直接走到那老板娘面前,动手动脚。

    多半是昨晚在网吧看了宿的日本,而这两人又都是年轻气盛、荷尔蒙涌动的时候,大早出来,看到个风韵犹存的少妇,明显精虫上脑了。

    当然要说他们真敢干什么离谱的勾当,那宁休绝对不会相信。

    现在虽然大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可终究是大白天,而且还在马路边,要是换做是深夜的无人小巷那就说不准了。

    可上去摸摸蹭蹭,占占便宜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很乐意去做的,其中人则是偷偷把手伸入旁的钱箱中,竟还想着偷钱。

    “老板娘,来份豆浆油条。”

    就在这时,道声音突然响起。

    老板娘如获救星,连忙挣脱束缚,站在旁整理起衣服来。

    “妈的!没看见老子在办事吗!”其中个精虫上脑的家伙,眼看到手的肥肉飞了,怒火交加,瞪着突然出现打扰他好事的人,大声喊道。

    “妈的,老子在问你话呢!”

    那不良少年说着从怀里拿出柄折叠刀对着宁休,厉声道。

    宁休就连看都懒得看上眼,朝着那老板娘喊道:“老板娘,豆浆好了吗?”

    “马上好。”

    得到回答,宁休重新低下头。

    很快,老板娘拿着豆浆朝宁休走了过来,而快要走到时,只见她忽然端起手中瓷碗朝宁休泼了过来!

    原本那纯白色的豆浆,瞬间变黑,股恶臭扑鼻而来,如浓墨洒落。

    冒着黑气的豆浆化作漫天雨幕,如同道道水箭般朝宁休射了下来。

    于此同时那个不良少年,眼中精光闪而过,身形闪竟然直接出现在宁休身后,手中那柄折叠刀泛着股墨绿色的光芒。

    个突刺,径直朝宁休背心而去!

    而那老板娘在泼出豆浆后,像是早有预演,同样拿出柄泛着绿芒的匕首朝宁休冲了过去。

    事情变化得实在是太过突然,个不良少年,个弱气的少妇老板娘,两个方才还敌对的人,竟然齐朝宁休杀去。

    而且前后,配合无间。

    宁休脸色不变,身后仿佛长了眼睛般,个侧身,恰好躲开那个不良少年致命击。

    少年去势不减,手中匕首竟是直接刺入前冲而来的老板娘胸口。

    于此同时,宁休右手伸出,张收,空中那些黑水猛地朝他手中聚拢,然后狠狠砸向他身旁的那个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刀刺错,还没反应过来,便直接被这黑水泼了身。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不良少年犯下手中匕首,满地打滚,不多时便双腿蹬,彻底失去了动静。

    宁休抬头看了眼,只见其浑身上下没有处地方完好,全都被那黑水腐蚀得不成样子,只是隐隐可以看到他脸上戴着块人皮面具,股极为腥臭的气味从他身上传出。

    而那匕首显然也是淬了剧毒,只见老板娘浑身个哆嗦,也是跟着死去。

    眼皮和嘴唇黑紫片,很明显是中毒而亡。

    宁休冷冷看着这切,接着把视线放在旁另个少年身上。

    只见他倒在地上,裤裆潮湿,上头还不断有明黄色的液体滴落。看到宁休望过来,他满脸惊恐,不断重复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真两假吗”宁休低声呢喃声,随手个火球将两具尸体焚烧殆尽,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