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贼和尚

    宁休清楚地知道,既然他得到舍利子的消息已经散播出去了,那么遇到的刺杀绝对不止这波。

    而幕后之人既然知道舍利子在他手中,那么也定然知道他的修为,幕后黑手显然不愿意暴露自身,这才会将这消息无差别散播出去。

    只是如果对方的目标真是他的话,那么宁休可以肯定今后绝对还会有入道级别的强者出现。

    他对自己倒是没这么担心,天大地大,如果他存心要躲的话,谁又能找得到个拥有千幻之法擅长遮掩幻化的入道真人。

    现在他唯担心的事情就是会因为自己而牵连到家人,他想了想,决定主动出击,逼出幕后之人。

    这半个多月时间,整个修行界都在满世界找宁休。

    而就在这时,他却大摇大摆出现在万宝阁,个修士最多的地方。

    宁休什么都没有买,只不过是在万宝阁公共区域逛了圈,然后高声喊道:“舍利子并不在我身,若是有不信的道友,尽管来清风山白云观来找我就是。”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去,步伐缓慢,好似刻意等人跟过来般。

    宁休的话自然不会有人相信,在众人眼中,这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可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清风山,白云观。

    大雪时停时降,又是大半个月过去。

    宁休如同往常般坐在院子里练功,就在这时阵劲风忽然从他身后袭来。

    他头也不会,向后挥出拳。

    看似轻描淡写的拳,竟是凭空打出了噼里啪啦的暴裂声,似要将所有东西统统砸得粉碎。

    宁休这拳速度实在是太快。

    偷袭之人甚至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到股沛莫能当的气劲袭来,撞开了他攻势的同时,狠狠砸在了他胸口。

    他整个人顿时如同炮弹般倒飞而出,轰然砸入后头不远处的石墙之中,口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竟是被拳活活打死。

    第十三个,自从那日他去了万宝阁之后,这已经是这些日子来第十三个来偷袭他的人了。他入道的修为已然被证实,可还是有许多人不愿意相信。

    此时白云观外头仍旧围着许多人,这些人之中,虽然大部分只是前来围观,可仍是有少数人想要试试运气。

    当然这些人运气都不太好就是了,如刚才那个死去的倒霉鬼。

    感受到四周十数道窥视的目光,宁休站起身来,冷声喝道:“给我滚!”

    运用大雷音呼吸法喊出的声音,包含着浑厚的灵力,震得白云观屋顶那些瓦片震颤不已,积雪纷纷滚落,那些窥视者,均是心中颤。其中那些修为低些,或是心理素质差点的修士,只觉自己脑袋忽然被大锤狠狠砸了下,直至现在耳边仍是轰鸣不止。

    想到方才那人的死状,这些人哪里还敢多留,赶忙消失。

    宁休缓缓走到那具尸体面前,随手将其扔出道观。

    “是不是太心慈手软了些”宁休低声呢喃声,转身关道观大门。

    正如宁休所言,如果是其他入道真人被人这么肆无忌惮地窥视,恐怕早就大开杀戒了。可他却没有这么做,除非那些直接向他出手的人,般他不愿意痛下杀手。

    不过最初的目的已然达到了。

    如今整个修行界都知道清风山白云观多了位入道真人,至于那颗舍利子是否在他身,或是他是否正是因为吸收了舍利子中的能量这才入道,这切的切都不再重要。

    因为入道真人如今仍然是现世修士最高境界。

    修行界所有人都知道无痕剑仙在峨眉山,所有人都知道他身那把飞虹剑是当世第名剑,所有人都知道他拥有古剑意传承。

    可会有人因此而去找他麻烦吗?

    宁休如今也正是这个道理,而有他入道真人的身份在,他家人就更加不会出现问题。

    再者而言,在修士眼中,入道真人早已超脱俗世,他们才不会傻傻相信世俗的亲情真能够影响到宁休。就更加不会去做这种傻事了,这样除了触怒对方,对他们自己而言没有半点作用。

    “阿弥陀佛!”

    就在宁休将要关大门时,声佛号忽然响起。

    宁休抬眼望去,只见个大和尚站在白云观前,正慈眉善目地看着他。

    “贫僧明空,见过施主。”

    他顿了顿,重新打开大门,开口笑道:“大师远道而来,可也是为了那舍利而来,只是如此怕是要让你白跑趟了。”

    “舍利子乃是佛门重宝,因此贫僧只好舔着脸,亲自前来,只为当面向施主问句,舍利子是否在施主身。”

    “不在。”宁休笑着开口道。

    “阿弥陀佛。”

    大和尚宣了声佛号,接着开口道:“既然如此,打扰施主了,贫僧告辞。”

    看着大和尚离去的身影,宁休合大门,嘴里低声骂了句:“贼和尚。”

    就在方才他回答的那瞬,宁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股十分隐蔽的神识在探查他的身子。只是那舍利子潜藏在他识海深处,就连他自己在开始时也没有发现,更不用说别人了。

    而另边,走在下山明空眉头紧皱,他心中清楚宁休是在撒谎,可方才那瞬,他甚至开了天眼都没有任何发现,不由让他怀疑自己的判断。

    如果宁休修为比他低,那么他可以直接使用他心通等手段直接探查宁休心中所想,可如今显然办不到了。

    至于直接动手,第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在没有确定舍利子在宁休身,他没有任何理由。第二就是他对此并没有绝对把握,修行不易,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自然不会随意冒险。

    大和尚走后,白云观终于是彻底清静下来。

    而舍利子风波也终于是告于段落,唯让宁休感到有些遗憾的就是,幕后那个散播消息之人始终没有站到台面来。

    这又让他不由怀疑对方这么做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