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福陵山

    “公子~”

    高采莲路上露出副妩媚的笑容,自然而然地依偎在宁休的胸膛。

    “佛像当前,然后又是幕天席地的,干这种事情有些不好吧。”宁休嘴角微微扬起,露出玩味的笑容。

    “公子,情之所至,想必佛祖也会原谅的。”

    高采莲伸出修长的食指在宁休胸膛画着圈圈,妩媚笑道:“再说了,知恩图报这可正是佛祖的教诲啊。”

    “现在就让我好好报答你吧!”说着高采莲就要主动伸手去摸宁休的下体。

    “好了,这个游戏到此为止,看在我陪你玩了这么久的份上,换你来回答我几个问题如何?”关键时刻,宁休把抓住对方在他身下运动的手,直直看着脸错愕的高采莲,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灿烂的笑容。

    “怎么副这种神情,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被你这张丑陋的脸庞给迷惑了吧。”

    就在这时,宁休与高采莲四周忽然亮起八道耀眼的光芒,如果仔细看的话,便能发现八张符箓不知何时已然布置在二人身旁。

    “啊!”

    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高采莲脸上满是痛苦,愤怒地看着宁休。

    “你到底做了什么!”

    高采莲厉声吼道,张人脸狰狞如恶鬼般。

    “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宁休右手轻抬,空气中水汽瞬间凝聚化作面水镜落在高采莲面前。

    “你到底是谁!给我去死吧!”高采莲心中怒气被宁休彻底激发,此时的她就连采补之事都不记得了,心就要置宁休于死地。

    只见她咆哮着,伸出鬼爪猛地朝宁休胸口抓去。

    鬼爪未至,股阴冷的腥风已然扑面而来。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阵,起!”宁休神色不变,字句缓缓开口说道。

    就在鬼爪将要触碰宁休胸口时,高采莲四周那八道光芒忽然大放,瞬间将其包围。

    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乾震开,天雷降!”

    宁休话音刚落,高采莲脚下八卦阵忽然快速运转起来,道道雷电凭空升起,落在她身上。

    “啊,啊,啊!”

    高采莲身上不断有着黑烟冒出,每被雷劈上下,身体便淡上分。

    “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吗?”宁休平静道。

    “你你我认输”次凄厉的惨叫声后,高采莲终于放弃了任何抵抗,抬头看着宁休,开口道。“你要知道些什么?”

    宁休右手挥,停止了阵法继续运行,他抬眼看着高采莲,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福陵山。”高采莲大口喘息着,偷偷看了宁休眼,哪有人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的。虽然心中有所怀疑,可还是开口如实回道。

    “福陵山?!”宁休心中震,脸山却不露分毫,只见他接着开口问道。“那知道云栈洞吗?”

    听到云栈洞三个字,高采莲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无论怎么掩藏都掩藏不住。

    “知,知道,福陵山脉最可怕的妖王就在那里。”她颤抖道。

    “猪八戒的洞府竟有妖族中人胆敢占领。”

    宁休眉头微微皱起,开口问道:“你知道如今是谁占了云栈洞,修为如何,又有多少手下。”

    高采莲摇了摇头,咬了咬牙,开口道:“我只见过他们的三大王,那还是在我生前”

    “高采莲是你的真名吗?”

    “是!”高采莲看着宁休,点了点头。

    “你说回乡探亲,家乡是在哪里?”

    “高老庄。”

    宁休看着高采莲,微微点了点头。

    高采莲先前讲的故事并没有说谎,只不过最后杀死他们家人的并非是什么强盗,而是她之前所提到的三大王,就连那群绑架他的山贼也被这三大王给吃了。

    她死了之后,怨恨难消,化作厉鬼,便开始干起了吸人精血的勾当。

    庙里那三具枯骨自然不是她家三口的,而是那些被她害死的人所留下的,宁休眼就将其识破,因为从骨头来看,没有具是属于女性。

    “高老庄看来总算不用到处乱跑了。”

    宁休抬头看了眼高采莲,轻声呢喃道:“至于你,还是早入轮回吧!”

    话音未落,烈火冲天而已,彻底将高采莲吞没。

    福陵山的名字既然带了个“福”字,足以想见其富足安宁,至少绝非那种穷山恶水的不洁之地。而福陵山也的确不负众望,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包括福陵镇、高老庄带,几乎没有穷苦人家。这等富饶,即便是拿到大唐中州也不遑多让。

    可这些都是曾经,当宁休来到福陵镇,看到如今民生凋敝的情景,都差点怀疑自己是否来错了地方。

    好好的个小镇,竟毫无生气可言。镇上居民看到宁休这个外人,也是纷纷跑回自己的屋子,脸上写满了惧色。

    宁休伸手抓住个来不及跑的年轻小伙,开口道:“这位小哥,我想问下”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小伙子发疯般大叫,挥舞着手臂,拼命挣扎着。

    宁休看了他眼,眉头微微皱起。

    只见对方裤裆处阵潮湿,股尿味从空气中传来。

    他右手松,对方直接跌坐在地上,竟是爬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

    这个镇子到底怎么了?

    宁休把将倒在地上的年轻小伙子抓起,装出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厉声道:“再吵下,我立马就杀了你。”

    话音刚落,年轻小伙子果然立马安静了下来。

    只见他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宁休,嘴巴紧闭。

    宁休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口问道:“首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刘刘涛。”刘涛有些害怕道。

    “刘涛是吧。”

    宁休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接着开口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方才为什么会这么怕我了吗?”

    “还有就是你们福陵镇上的人都是怎么回事啊,见到我就躲起来,难道我还能是吃人的恶魔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