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祠堂

    尸体,尸体,还是尸体!

    每棵桃树底下都埋葬着大量的尸体,尸身不腐,永世封镇。

    “我去,这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怨,竟要将高老庄的人永世封镇,将他们永远束缚在这里,永世不得超生。”宁休眉头不由得跳了下,果然这万宝阁就没安好心,如果早知道这个任务风险系数这么高,他怎么说都不来了。

    况且给得报酬,也完全没有达到预期。

    宁休抬头看了眼高家祠堂,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进去。

    宗祠里头是个大殿,宁休踏进去的刹那,只觉殿内片幽暗,透着股森凉。

    本该摆放灵位的地方如今却是空无物,唯有副神龛。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神龛上头没有图案,甚至连字都没有个,让人根本不知道这高家之人原本是在祭拜着谁。

    万宝阁此次让宁休过来取的正是这个神龛。

    让宁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这个神龛真这么重要的,为什么会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摆在这里,而且只让个连入道都没达到的小妖在这看守。

    从方才那群小妖的对话可以知道,那虎妖就是福陵山云栈洞的三大王,既然他的目的是为了看守高老庄,那么其余二妖想必也是如此。

    “不好!”

    宁休想到此,目光凝,就要上前拿走神龛好回去交差。

    就在这时,他底下土地突然下裂开,条棕色似蛇怪物从里头钻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朝宁休吞去。

    竟是要口将其吞下。

    宁休身形闪堪堪避开,哪知对方攻势不见,立即甩着水桶粗细、浑身沾满腐蚀性粘液的身子,朝他抽来。

    势若雷霆,这下要是给抽结实了,寻常练气大成修士怕是全身都要散架,更不消说它上头还有那腐蚀性极强的粘液。

    宁休眼中精光闪而过,右手食指伸出,道符箓瞬间完成。

    他握着形成的符剑,剑劈落!

    “嗯?”

    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符剑竟是无比顺利砍入对方身子,并且将其剑斩成两截。

    就在宁休错愕之时,只见那被砍成两半的身子,在断口出分别长出了头部,再次张口血盆大口朝他咬去。

    这次,眼看宁休避无可避,就要被这妖怪吞下。

    他双眼猛地睁开,道强力的神识攻击朝对方攻击。

    千幻之法!

    在那妖怪的错误感知中,自己已然将宁休整个吞下。

    而实际上,它吃的只不过是道幻象而已,宁休眼中寒光闪而过,握紧符剑,将其中个妖怪竖着剖开。

    这次对方终于不再分裂,而等到他想要再解决另半时,具庞大的身子直接撞毁旁的墙壁,朝宁休冲了过去。

    来者速度极快,竟是条巨大的蜈蚣。

    节节的身子外头布满了锋利的刀锋,这些刀锋在高速运动下,谁也不怀疑它拥有断金裂石之威。而且这蜈蚣行动间还带起股红色的气体,宁休只是不小心吸入丝,便只觉得脑袋阵晕眩。

    他只好后撤步,放弃了原本的动。

    “两个入道妖将。”宁休神色凝重,要是他所料不差的话,眼前这两头妖怪就是福陵山云栈洞的大大王以及二大王。

    “就是你杀了三弟?”那蜈蚣精收起妖身,化个中年男子,死死盯着宁休,冷声道。

    而另个蚯蚓本体的妖将也化人形,看起来与般年轻的小伙子没有任何不同,唯不同的点,就是他没有眼睛。而且此时脸色极为苍白,显然方才让宁休伤得不轻。

    在宁休看来,那个虎妖混得也是有够惨的,身为百兽之王,竟然沦落到要认两个虫类妖族为大哥。

    “是又如何?”

    宁休轻笑声,接着开口说道:“你们就是如今盘踞在福陵山云栈洞的另外两位山大王吗?如果是要给兄弟报仇的话,尽管动手就是。”

    蜈蚣精抬头往宁休身后看了眼,眼中显得有些忌惮。

    而宁休显然注意到了对方的神情动,他身后正是那祠堂大院里七棵桃树。

    云栈洞的这三个妖怪果然和高老庄所发生的事情脱不了干系,只是为什么无论是蜈蚣精还是蚯蚓精都只是对院子里的那七棵桃树十分紧张,反而对他们身后的那个神龛不闻不问,毫不关心。

    “只是这里太过狭小,我们要打就出去打吧。”他试探着开口问道。

    “好,谅你也走不了!”蜈蚣精冷哼声,竟然真的往祠堂外飞去,蚯蚓精紧随其后。

    方才有那么瞬间,他们二妖脸上不约而同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虽然很快便是被其他表情所掩盖,可仍旧逃不过宁休的眼睛。

    看着二妖退去,宁休步步朝前走,看似漫不经心,可就在将要离开之时,右手猛地伸出,把抓住那神龛,将其丢入芥子环里。

    紧接着整个人飞天而去,朝远方跑去。

    东西既已到手,他才懒得蜈蚣精他们打呢。

    单单个蜈蚣精就有够他受的了,现在以敌二不说,鬼知道对方后头到底还有没有增援。

    看到这里,蜈蚣精他们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宁休给耍了。

    唳!

    他仰头向天发出声尖锐的嘶鸣,股强大的妖气冲天而起,显出妖身,条长达数十丈的武功。

    朝宁休追了过去,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

    离这不远处,福陵镇上的那些百姓抬头看到这幕,脸色都变得无比的惨白。

    “那......那到底是什么?”

    那巨大的身躯,妖异的色彩,以及狰狞的形态,无不令人感到胆寒。

    宁休回头看了眼,低声呢喃道。

    “这蜈蚣精怕是已经踏出入道之后第层天梯......”

    他心中清楚,要是再没有动,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离别弓!”

    宁休双眼猛地张开,低喝声。

    只见光芒闪而逝,张古朴黝黑的长弓赫然出现在他手中。与长弓同出现的还有根黝黑的玄铁长箭,箭身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箓。

    如果懂得符箓之道的人,定能够认出上头刻着的正是五雷符。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