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参见龙君

    宁休本人并非水属,可自从钱塘之事发生之后,他发现自己对水就变得异常亲近。

    在水灵力浓郁到极致,已然实质化的龙宫大殿,这种感觉就尤为明显。

    眼前水波的每次荡漾,他体内某处也跟着随之起伏、共鸣,仿佛个小小的生命正在缓缓的酝酿。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他仿佛能够听到水灵的呼吸。

    “公子?”

    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宁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他看着晴雨,歉意地笑了笑,抬眼望去,只见大殿上首宝座的位置还空着,显然龙君还未到。

    下方共四个宾客的位置,其中三个座位都已有了自己主人,强悍的气息从他们身上传出,没有人实力低于入道。

    宁休看了眼,不以为意,在晴雨的引领下,来到最后剩下的那个位置前,坐了下来。

    四人分大殿四个方位,遥遥相望。

    所有人都在打量观察对方,暗暗较量,眼中尽是警惕之色,只有人除外。

    “咔吱!”

    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宁休独自人坐在位置上,拿起颗朱果口咬下,旁若无人。接着又是拿起酒壶,仰头口灌下。

    在场众人身为龙君宴宾客,龙宫方面自然不会吝啬。

    所有人身前的案几上均是摆放着灵果与灵酒。

    对于般练气士,这些灵果与灵酒当中所蕴含的灵力无异于灵丹妙药,对于入道真人而言,虽然效果不再明显,不过总算聊胜于无。

    所有修士入道之后,均需跨过三重天梯,方能证就金丹大道。先不说其他困难,单每跨层天梯所需的灵力都须得是海量。

    因此宁休绝不会放过每丝增强自身灵力的机会。

    而这在其余三人看来,无疑是丢了他们身为入道真人的脸面。

    所有人看向宁休的眼神都是发生了变化,虽说以他们城府,达不到嗤之以鼻的地步,可眼底深处的轻视却是无法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哪里来得穷鬼?

    道法财侣地,没有“钱”还修个屁的道。

    在他们眼中,宁休的形象俨然成了个破落、穷困,没有丝毫修行资源可言的散修。

    而这个散修在拼尽所有努力、资源,好不容易,终于入道。

    也只有这种可怜虫才会为了眼前这些区区灵果、灵酒而丝毫不顾入道真人该有的风范。

    事实上他们想得也没错。

    宁休就是个散修,而且还是个来自现世的散修。

    在四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他仍旧坐在那里,大口饮酒,浑不在意。

    晴雨站在后头,看着宁休,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感兴趣的笑容。

    看着眼前场景,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她父亲和她讲的句话。

    “你很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但真正的龙从不会关心条鱼的意见。小雨啊,你知道太阳为什么是太阳吗?因为它从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那时晴雨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只是抬头看着她父亲那伟岸的身子,懵懂地点了点头。

    ......

    至于宁休,与常人不样的家庭环境,让他从小就不明白个道理。

    这世界从不会在意个无所有的人的自尊,世俗界如此,修行界更为残酷。

    再者说了,这些灵果、灵酒摆在这里,不就是让他们吃的吗。

    因此又有什么好矫情的。

    “咕噜咕噜.....”

    又是壶灵酒入肚,宁休心中直呼畅快,他摇了摇空空如也的酒壶,将其放回桌面。

    就在这时,道声音忽然从他右前方响起。

    “小子,你的酒喝完了,我请你喝!”

    话音刚落,只见说话之人抓起身前酒杯,径直朝宁休抛了过来。

    酒杯破空,呼啸而去。

    穿越了大半个龙宫大殿的酒杯,其中酒水,不洒分毫。

    而就在它快要到宁休身前是,忽然燃烧!

    对,你没有看错。

    在水灵力如此浓郁的龙宫大殿,酒杯竟然竟然能够燃烧,这本身就是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可那人偏偏做到了。

    这是种蔚蓝色的火焰。

    宁休抬眼望去,眼睛微微眯起,他从这股火焰上头感觉不到丝毫热意,反而是股冻彻心扉的寒意扑面而来。

    他右手挥,股劲气破空而出。

    酒杯粉碎当场。

    精致的碎片,连带着零星的火焰掉落在地。

    “我没酒了,自有主人家招待。”宁休抬头看了眼出手之人,平静道。

    话音刚落,站在身后的晴雨果然跟着走了出来,倒满了灵酒,摆上新的灵果,尽足了身为个侍女的本分。

    出手之人坐在宁休右前方,是个少年公子,身雪白装束,露在外头的肌肤却比衣裳更白。

    酒杯破碎之时,本就白的脸色就越发苍白。

    只见他藏在桌子底下的右手,握紧复又松开,如此反复三次,这才忍住想要出手的冲动。

    “哈哈,小子说得好!”

    “他白焰冰又算哪根葱,敢在这敬酒。”

    阵粗狂的大笑声随之响起。

    宁休抬眼望去,发笑之人恰好坐在他正前方,是个精赤着上身的虬髯大汉。

    只见这人狮鼻阔口,满头赤发,左耳戴着三枚金环,随着笑声响起,那金环也跟在在不停的“叮当“响。

    与他的笑声样,他那双眼眸之中仿佛有股火焰在燃烧,充满着狂意。

    再加上那身犹如铁打的黑肉,狂人形象跃然纸上。

    “狂山,你说什么!”

    白焰冰“嚯”的声站起身来,死死盯着狂山,冷冷开口道。

    他本来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如今却又是被狂山轻松挑起。

    看得出来,二人之间定然早有过节。

    “我狂山还怕你不成!”狂山冷笑声,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们把这里当成是什么地方了,要打出去打!”直不说话的第四个人,忽然开口道。

    这人身青衣劲装,身后背着把没有刀鞘的快刀。

    整个大殿,时间立即紧张起来。

    剑拔弩张的气氛触即发。

    就在这时,宁休忽然站起身来,朝着大殿上首行了礼,朗声道。

    “参加龙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