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谁的地利

    白焰冰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不带半分犹豫。

    只见他伸出右手,苍白的指尖燃起蔚蓝色的火焰,然后化作利爪,朝宁休后心,闪电般抓去。

    速度快得惊人。

    站在一旁观战的狂山咧嘴狞笑,到最后无论赢的那个人是白冰焰抑或是宁休,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单纯的享受战斗带给他的乐趣而已。

    神刀王则是转头看向龙君,对于眼前的比试视若无睹。

    只见高坐在宝座上的龙君,冷眼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情,显然默许了这次比斗。

    而宁休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转身就是一拳。

    这一拳朴实无华,可却沉重如山。

    轰!

    二人拳爪相接,一声轰然巨响,大殿上水波翻转,四周桌椅直接被这股劲风掀飞。

    所有人都感觉到脚下一阵剧烈震荡。

    入道的强悍气息从二人身上爆发。

    “嘿,白冰焰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可他那冰焰功却没那么好对付。小子,你到底会怎么做呢?”狂山看着宁休,低声自语道。

    拳爪相接的刹那,宁休只觉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顺着他手臂传来。

    他低头望去,右手手臂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冰霜的蔓延度之快,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

    不过眨眼的功夫,宁休整条手臂外头都结了厚厚的冰层!

    抬眼间,恰好对上了白焰冰那张狰狞的笑脸。

    宁休脸色淡然,并没有出现意想之中的惊慌,抬手猛地朝白焰冰砸去。

    白焰冰见状急忙后退,避开了这一击,宁休右手狠狠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冰霜碎裂,露出里头结实的手臂,竟是毫发无损。

    “我看你能撑得了几时!”

    白焰冰往后退了两步,脸色阴沉,只见他忽然张开双手,两朵蔚蓝色的火焰在其掌心冒出,丝丝寒气向四周发散。

    “冰焰劲!”

    他厉喝一声,无数蔚蓝色的冰焰弹朝着宁休激射而去。

    宁休脸色微变,没想到对方在龙宫中竟然还敢发动这种大范围的无差别攻击。

    身形几乎化作一道残影,努力闪躲着。

    这些冰焰弹命中物体之后,无比冷冽的寒气顿时爆发开来,咔擦咔擦的声响传来,无论是桌椅酒杯抑或是柱子屏风,瞬间开始结冰,冰层蔓延而上,很快就是将其整个包裹起来。

    不过短短的时间,整个大殿到处是刺骨的寒气弥漫,以及大量被冰冻起来的物体。

    而宁休可以躲闪的空间,也被不断挤压。

    “糟糕!”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四周空气开始冰冻,对其进行束缚。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耽搁,冰焰弹猛然轰至!

    紧接着便是一连串轰响,冰寒之气四起,遮挡住了所有视线。

    寒气渐渐散去,众人抬眼望去,原地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冰棺矗立在那儿,哪还有宁休的身影。

    龙宫大殿作为战斗场,对于白焰冰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四周无处不在的水灵力可让他更好发挥他的冰焰功。

    方才最后他也正是利用这点,将四周浓郁的水灵力瞬间凝结成冰,从而在刹那间束缚住宁休。而这也正是先前他之所以冒着得罪龙君的风险,也要抢先攻击的原因,为的就是要抢占地利。

    虽然宁休明面上的修为并不如他,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自然不可能犯下轻敌这种低级错误。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龙君大人,他怕是连灵魂都已经冻结破碎,龙池之争的名额看来已经可以确定了。”白冰焰转身看着龙君,躬身行礼道。

    龙君只是看着他,微笑不语。

    不,白焰冰发现龙君甚至没有在看他。他微微转头,不仅是龙君,就连狂山、神刀王二人的视线也没有放在他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白冰焰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细小的声响。

    这种声音他很熟悉,是冰层碎裂的声音。

    他猛地回头,骤然睁大双眼,只见远处本该禁锢着宁休的冰棺轰然碎裂。

    冰屑四溅,一道电光破空而来,转眼已然到了他眼前。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倒一点点。

    宁休被冰焰弹击中,浑身结冰,陷入冰层之中。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并没有感受想象中那种难以忍受的寒意。相反一股淡淡的暖意从他体内的舍利子里传出,他的身子也跟着慢慢地恢复知觉。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白茫茫的冰层,大雷音呼吸法开始默默运转。

    全身上下忽然响起了阵阵雷鸣,不断撞击着四周冰层。

    共鸣声越来越大,撞击声也越来越强。

    最后这冰棺终于是不堪重负,轰然碎裂。

    而宁休在脱困的第一时间,拿出了离别弓,搭弓上箭,一气呵成。

    冰屑四溅,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整个过程,宁休都是紧闭着双眼,仅靠气息锁定对方。

    然后他松开了手指。

    紧绷的弓弦猛地回弹,带动符箭猛然射出!

    幽黑的铁箭破空的瞬间,箭杆上刻着的五雷正法符箓随之激活。

    噼里啪啦!

    雷鸣响起的同时,黑铁箭消失在明亮的电光之中。

    白焰冰回头的刹那,电光一闪而过,明晃晃的箭簇已然到了他眼前。

    他能够从这一箭清晰的感受到宁休的杀意。

    他想要闪躲,却发现全身麻痹,身子根本就不听使唤。

    由于整个龙宫大殿充斥着水灵力,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导电场。

    箭未至,雷电先行。

    强大的雷霆之力透过水灵的传导变得更加强大,虽然对于白焰冰这种入道高手依然构不成什么太大威胁,可短暂的麻痹对方却是轻而易举。

    这对宁休来说,已然足够。

    这么短短一瞬间的时间,对于白焰冰而言却意味着生与死。

    他愕然低头,向自己的胸口望去,脸色瞬间变得极为惨白。

    轰!

    这时白冰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白玉雕就而成的墙壁轰然倒塌。

    他那身雪白的长衫上,一朵娇艳的血花忽然绽放。

    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而下,瞬间染红了整件长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