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晴雨

    “这,这怎么可能”白焰冰低头看着胸前那染红的长衫,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我,我要杀了你!”

    白焰冰疯狂地大声嘶吼着,就要朝宁休冲去,却是被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直接按在了地上,白玉铺就而成的地面跟着碎裂开来。

    宁休方才这一箭并未取走他的性命,却是直接破了他好不容易凝结而成的道基,让他跌落修为,又回到了入道一重天。

    此时他完全被仇恨蒙蔽住了眼睛,只见他双眼通红,大声怒吼着,竟还想着反抗这股威压,全然没有想到这威压来自何人。

    “放肆!”

    宝座上,龙君眼中冷光一闪,低哼一声。右掌伸出凭空朝白焰冰拍去,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向白焰冰。

    白焰冰感觉一座大山直接砸在自己身上一般,剧烈的痛楚终于是让他清醒过来。

    他艰难地抬起头,看到的是龙君那双淡漠幽深的双眸。

    “龙君大人,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无意冒犯您,念在初犯,您就饶过我吧!”白焰冰大声哀求着。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咔擦”几声脆响,在这瞬间,白焰冰全身十几处骨头断裂,整个人完全瘫痪地倒在了地上。

    殷红的鲜血渗透他的衣服流淌到白玉阶上。

    骨头碎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入道真人也不可能再站得起来了。

    龙君冷冷看着白焰冰,轻声开口道:“可惜你已经不是初犯了。”

    “来人,把他带下去。”

    话音刚落,立即有水兵走上大殿将不知死活的白焰冰给拖了下去,至于他结局如何,没有人会去关心。

    整个大殿,立即安静了下来,空气中透着一股冷意。

    直到这时,狂山他们才清楚地认识到眼前这个人是龙君,无论是他看起来多么的和气,可终归是这执掌八百里洞庭的水君龙君!

    能掌水君大印的,其实力至少也是地仙位阶,那是他们这些区区入道真人可以得罪的。

    而白焰冰却是自作聪明,一而再再而三挑战龙君底线。

    真当龙君没有脾气不成。

    宁休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方才那最后一箭才会故意射偏。因为再怎么说,白焰冰也是龙君的客人,要杀客人,至少也得征得主人同意才行。

    当然他也不会就这么容易放过对方,故而那一箭直接瞄准白焰冰的道基,坏他修为。

    修为对修士而言无异于第二生命,跌落境界的白焰冰,不用想也知道,定然陷入疯狂之中。

    之后必定会向他出手。

    至于龙君的反应,宁休没有去揣测,他从来不会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他只是做好一切该做的事情而已。

    就算到最后龙君没有出手,跌落境界的白焰冰也绝不会对他造成威胁。

    不过结果是幸运的,龙君还是出手了。

    “今日到此为止,三日后的龙池之争就确定由你们三人代替我们八百里洞庭出战。”

    龙君看着宁休他们,沉声道:“一会儿自会有人带你们下去休息,我乏了,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阵水波流转,龙君消失在了原地。

    不知是否错觉,宁休总觉得,龙君在离开前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他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方才举动不可能瞒得过龙君,他也没有打算隐瞒。不过既然龙君没有将话说出来,那么就代表着宁休已然过关。

    龙君走后,大殿再次安静了下来。

    狂山和神刀王二人再次看向宁休的眼神已经与先前截然不同,无论宁休用了什么手段,可他打败了白焰冰是不争的事实。

    也就是说,宁休完全有能力击败,甚至击杀入道二重天的修士。

    这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威胁,就连狂山也是收敛了狂意。

    只见他死死盯着宁休,沉声道:“小子,我承认先前小看你了,我叫狂山,你叫什么名字?”

    “宁休。”宁休淡然开口道。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吗,好名字。”站在角落的神刀王看了宁休一眼,转身离去。

    “宁休是吗,我狂山记住你了。”狂山咧嘴大笑一声,也跟着离去。

    偌大的龙宫大殿,只剩下宁休一人站在那儿,四周满地狼藉。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缓缓从外头走来。

    宁休微微抬头,来得人他很熟悉,却又不熟悉。

    熟悉的是,来人他先前刚刚见过,正是晴雨。

    不熟悉的是,她此时装扮,不再是侍女打扮。

    一身宫装,纱羽霓裳,容颜极美又宁静,雍容华贵。光洁的额头上印有龙族特有的印记,只是这道印记并不明显,若隐若现。

    “我现在是该喊你小侍女晴雨,还是公主殿下。”宁休看着晴雨,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公子喊我晴雨就好。”晴雨嫣然笑道,落落大方。

    好像那个欺瞒他人的人另有其人。

    宁休就这么看着晴雨,忽然开口道:“那日到清风上送请柬的那个假小子也是你吧。”

    “公子慧眼如炬。”晴雨点头承认道。

    “怪不得觉得气息那么熟悉。”

    宁休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开口笑道:“那不知我们的公主殿下现在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好的公主不做,去扮一个侍女,总不可能是因为我吧,还是说你有异装癖?”

    “可以说是因为你,可又不是因为你。”

    晴雨打了一个哑谜,开口说道:“你们这次‘龙池之争’争的就是我进入升龙池的机会。”

    这点宁休早已猜到,可他心中清楚,这并不是事情的答案。

    果然只见对方接着开口道:“龙生九子,个个非龙,别看现在龙族数量如此多,可真龙却没有几条。”

    说到这,晴雨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世人都知道龙性好淫,不说别人,就算我父王,他所生下的龙子龙女就有数百人之多。只是其中绝大多数龙族血脉稀少,没有凝结龙珠成就真龙的希望。这些人地位可想而知,龙女便成了最好的联姻和亲工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