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符阵

    “这是,茅山符阵!”

    洞庭龙君看着眼前这一幕,眉头微微皱起。

    他转头看向宁休,眼神再次发生了变化,他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

    要知道符阵可以说是符道之中除了传说中的神符之外最强的攻击手段,并非凡间手段,他当年曾见少茅真君使过。

    宁休一个入道真人能够将其施展出来,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

    符阵一道,深不可测。

    其中变幻万千,如今宁休仅能使用同类符箓形成的符阵。

    先前他每一次闪躲,均是不着痕迹地在原地留下一道五雷符。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恰好形成一个雷阵。

    而宁休这最后一箭则是彻底激活了这个阵法。

    天雷地雷在空中交汇,形成一个巨大的雷牢,将青蛇死死困在其中。

    “嗷!”

    青蛇大声咆哮着,摆动巨大的身子,想要冲出雷阵。

    宁休用弓撑着身子,抬头看着这一幕,低声道:“落!”

    话音刚落。

    整个天地骤然一暗,场上如同变成了一个雷海,雷光耀眼,十里可见。

    这就是宁休最后的杀手锏。

    一道道雷霆不断击向青蛇,砸在她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雷光中,青蛇大声嘶吼着。

    身上坚硬如铁的青鳞开始翻卷剥落,露出里头猩红的血肉。

    雷阵威力本就巨大,而且妖类对于雷霆有着天生畏惧,小青到最后始终没能从里头冲出。

    一道道痛苦地嘶鸣声响彻着整个天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光消失,四散的烟尘也开始散去。

    场上飘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以及焦黑的糊味。

    所有人都抬眼朝场中看去,只见小青倒在地上,身上伤口狰狞可怖,到处都是撕裂的巨大伤痕。

    气息微弱,就连动一下都困难,显然不可能再战。

    看着倒地的青蛇,宁休终于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果连五雷阵都没有办法,那么他也只好举白旗投降了。

    他虽然答应过龙君和晴雨帮他们争取升龙池名额,可要让他拿命来拼显然不可能。他先前应允的是尽力而为,如今显然是做到了。

    场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均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宁休他们。

    “我们赢了?”

    洞庭水域一方,有人不确定道。

    紧接着便是响起大声欢呼声。

    “我们赢了!”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谁都没有想到,在小青现出妖身,展现出她真正的实力后,竟然还是被宁休给击败了。

    晴雨看着远处那个男子,心中泛起了波澜。

    就连洞庭龙君脸上也是难得露出了笑容。

    “真是想不到这小子神识竟会如此强大,而且体内还隐藏着某种恐怖的能量波动。”洞庭龙君看着宁休,眼神闪过一抹凝重,低声呢喃道。“这人,雨儿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

    以宁休方才所展现出来的表现,在洞庭龙君看来,其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洞庭龙君见过太多惊才绝艳之辈,因此对于自己的眼光,向来有信心。

    “竟然输了”

    与洞庭水域的雀跃欢呼相比,泾河一方,就要安静得多。所有人脸色都极为难看,泾河龙王紧紧握着右手,手背上青筋暴起。

    原本以为必赢的一局,如今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已经就要到手的肥肉就这么给飞了,换了谁都不会甘心。

    一个年轻男子走到泾河龙王身旁,看他穿着打扮,该是泾河的龙太子。

    只见他眼色阴翳,冷声道:“父王!我们”

    泾河龙王挥了挥手,制止自己的儿子继续说下去,他抬头看着远处毫无风度跌坐在地的宁休,眼中点点寒芒涌动。

    转瞬间,已是不知动了多少次杀机。

    可他知道在未弄清情况的眼下并非是动手的时机,可这个仇显然是记在宁休头上了。

    “敖岳兄,如今三局胜负已分,今次升龙池我们洞庭水域就承让了。”洞庭龙君看着泾河龙王,大笑道。

    “傲离兄真是请了个好帮手,小小年纪竟连茅山符阵都能施展,不知与三茅真君是何关系。”泾河龙王沉着脸,开口问道。

    “彼此彼此,只是现在既然胜负已分,你们也该走了吧,难不成还要我送你们一程不成。”洞庭龙君并未直接回答对方的话,反而是反将一军,狠狠戳到了泾河龙王他们的痛处。

    果然话音刚落,泾河一方的水族妖将均是忍不住握紧拳头。其中那个龙太子更是满脸的不甘,要知道此次升龙池原本该是为他准备的,如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飞走。

    升龙池对于他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如果能够吸收其中水精龙气,必然能够大大缩短凝结龙族的时间。

    到时候,蜕化真龙,便又是另一方新的天地。

    只是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看着泾河水域那些人的举动,洞庭一方的一众妖将也是跟着紧张起来,场上气氛紧绷到了极点。

    只有洞庭龙君仍是一脸从容,他抬头看着泾河龙王,似笑非笑道:“龙池之争可是老祖宗订下规矩,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要知道当初我们三方水域可是共同缔结誓约,反噬之痛可不好受。”

    泾河龙王神色变幻不定,半晌后,冷声道:“放心好了,龙祖训诫我从未忘记,愿赌服输,我泾河还输得起。”

    “父王!”龙太子闻言,不甘道。

    “走!”泾河龙王呵斥一声,一挥手,一艘龙舟从其袖口飞出,迎风变大。

    那些水族妖将听命,列阵先后走上龙舟。

    看得出来,这些均是常年征战杀伐的妖将,一个个身上均是带着浓郁的杀气。

    龙太子无奈也只好走了上去。

    泾河龙王留在了最后,当他路过宁休身旁时,微微顿了顿,目光望向后者,轻笑道:“英雄出少年,三茅真君后继有人。”

    “担不起龙王谬赞。”宁休脸色不变,不卑不亢道。

    泾河龙王看着宁休的反应,眼神微微闪动,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