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突变

    <泾河龙王虽然表面看起来,还算和善,可宁休仍是能从他的眼中察觉到些许冷意。

    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尤其是那个龙太子。

    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那么宁休招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可惜的是眼神从来就不能杀人,最起码他们不行。

    因此对于他们的目光,宁休直接选择无视,既然代替洞庭水族出战,那么得罪泾河水域是必然的事情,这在他来之前便已经想清楚了。

    修行之路,不是向前,向后。

    不是生,就是死。

    何事何须瞻前顾后。

    况且通过这次龙池之争,宁休不仅能得到龙君承诺给的报酬,还搭上了洞庭水族这一条关系,总得来说收获显然更大一些。而且此间事一了,他大可拍拍屁股走人,泾河水族还能追到现世咬他不成。

    随着对幻境位面的越发了解,宁休总结出一条规律。

    那就是虽然现世的修行者能够通过各种门进入其他位面,可其他位面的人想要来到现世却是千难万难。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着他们,不然那吃人林老怪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虽然宁休不清楚,像泾河龙王这种存在是否能够察觉到现世的存在,可起码以他的实力绝对无法穿越那道屏障。

    随着泾河一方人马如潮水般退去,升龙山一下子空旷下来。

    “能够赢下这场龙池之争,小友你功不可没。”洞庭龙君拍着宁休的肩膀,赞许道。

    态度显然比以前要热络的多,就连称呼都变了,只是心里怕是也在琢磨着宁休与三茅真君的关系。像他这种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早已成精,均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可他哪里知道,宁休压根就没有见过什么三茅真君,有关符箓的一切,他都是从鬼母给的那本《墨箓丹书》中所习得。

    “不负所托。”宁休抱拳,轻笑道。

    “不知小友要什么奖励。”龙君看着宁休,开口问道。

    狂山和神刀王是他们一开始便订下的名单,因此报酬也早在邀请之时便已经谈好。只剩下宁休,直到现在终于赢下了龙池之争,龙君这才想起这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宁休自己也没有认真想过,一时间根本给不了答复。

    见宁休沉默,龙君轻笑道:“没想好不要紧,等你有答案了随时来找我就是了,我的承诺始终有效。”

    龙君说着,转身看着身旁的晴雨,开口道:“可不要辜负为父对你的期望。”

    “多谢父王。”晴雨躬身行礼道。

    龙君看了晴雨一眼,心中似有所感,抬头看向远方,沉声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出发吧。”

    话音刚落,只见升龙山山顶,一道光芒忽然冲天而起。

    光芒在空中化作真龙虚影,龙鸣声响彻整个天地。

    “雨儿!”

    根本就不用龙君多说,在光芒亮起的第一时间,晴雨便已朝着山顶飞去。

    “想必那就是所谓的升龙池了”宁休抬头看着光芒亮起的地方,心中自语道。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内心一阵悸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让他前往升龙池。

    洞庭龙君曾说过,升龙池根本不是人族能去的地方,他可不想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只是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而宁休也终于是找到了根源,正是体内那颗舍利。

    当时在于白焰冰的战斗中,舍利子可以说是救了他的性命,因此他不信它会害自己。

    “龙君,我想”

    宁休咬了咬牙,正准备开口,就在这时,龙君浑身气势忽然一变,恐怖的威压从其身上不断传出。

    我去,不是吧,我还什么都没说啊。你就算不答应我去升龙池,也不用动手吧。

    宁休愣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完全想错了。

    洞庭龙君敖离想要对付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只见洞庭龙君冲着突然昏沉下来的天空,怒声道:“敖岳,你竟敢违背龙祖训诫?!”

    黑暗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一对赤色的灯笼,紧接着一个巨大龙头穿破乌云,看着地上众人,沉声道:“天地不日将会有异变,我等不了下一个百年了,为了皇儿,为了我们泾河,受着区区反噬之痛,又算得了什么。”

    “我倒要看看受了反噬的你,拿什么来和我斗!”

    洞庭水君冷哼一声,强大的水力开始在他身边凝聚,不存在什么客套,事已至此,就只有一战而已。

    一声震天咆哮,洞庭龙君直接化作一条金龙破空而去,与泾河龙王化身的黑龙撕咬缠斗在了一起。

    同为龙族,他们二人心中都极为清楚,水法对于彼此都没多少作用,最多只是限制行动。故而没有任何多余的试探动作,一开始便是直接展开这种血腥的肉搏战。

    空中不断响起剧烈的轰鸣声。

    双方彼此都是疯狂的释放着恐怖的肉身能量,在两者交战之处,空间似乎都在微微荡漾,劲风四溢,将整个升龙山山顶的树木尽数扯起,露出下方狰狞的黄土。

    二人迫不得已,只好将战斗场所不断拉高。

    由于违背誓约,泾河龙王承受反噬,受了内伤,因此很快便是在缠斗中落了下风。

    落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不过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赢。

    争取让他儿子进入升龙池的机会,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而这也正是他不一开始翻脸的原因,他要争取的就是时间,这才抓准升龙池出现的瞬间,骤然发难。

    而另一边,泾河一方的法舟则是载着泾河水族的妖将们朝晴雨围堵而去。

    眼看事情紧急,晴雨没有丝毫犹豫,一声龙鸣声起,直接化为一条银鳞金背的蛟龙,朝着升龙池飞去。

    眼见不少水族妖将拦住去路。

    晴雨速度不减,一声响亮的龙吼,恐怖的威压从她身上传出。

    泾河水族的那些虾兵蟹一时间竟忘记了阻拦,对于他们来讲,对于龙的本能的畏惧已然根深蒂固,是难以消除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