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生死追逐

    宁休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只觉耳边狂风呼啸而过,转瞬间便已经到了山底。

    在即将着陆时,他运转真气包裹全身,在身子外头形成层真气防护衣。

    扑通!

    真气防护衣刚形成,便是直接狠狠砸入升龙池中。

    水花四溅,哗啦啦的水声随之响起。

    水波圈接着圈朝四周扩散,荡漾直至切复归平静。

    落入升龙池,宁休在第时间,立刻感觉到池水中充斥的雄浑的水灵力。

    灵力之强,之精纯,均是宁休生平仅见。

    强横的灵力直接撕裂他体外那层真气保护膜,疯般朝他体内钻去。

    “怪不得龙君会如此说了,如此狂暴的灵力,也只有妖族那强悍的肉身才能承受的了,般人族还真就吃不消。”

    即使宁休身负上乘的炼体法门,身肉身同样不弱,可仍旧感到阵阵钻心的疼痛从身上传来。

    那是灵力撕裂**的痛觉。

    宁休眼下的处境,颇有种身入宝山,却只能空手而归的无奈、挫败感。

    再这样下去便说是吸收灵气修炼了,怕是就连命都要交待在这里。

    就在他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有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放弃抵抗,敞开心扉。”

    突然响起的声音将宁休吓了跳,不过紧接着他便察觉到这声音来自他体内的舍利子,从很早以前,他便觉得这舍利子好似活物般。

    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出于对对方的信任,宁休缓缓收起了防御,真气防护层刚消散,那股股强横的灵力仿佛找到宣泄口般,径直朝他涌来。

    想象中宁休被狂暴灵力撕裂的画面并没有发生,这些灵力反而极为顺利进入他体内。

    宁休还没有反应过来,股强横的吸力突然从他体内爆发开来,将四周无论是灵力还是龙气,都尽数吸纳入体。

    更为准确的说,是全部被吸入那颗舍利之中。

    “静心,身与神合。”

    就在这时,那道声音再次在宁休脑海中响起。

    宁休不敢放松,按照那道声音的提示,在池中盘腿而坐,同时运转起大雷音呼吸法。

    舍利子并未将所有灵气口气吸走,而是刻意留下了些,让他修行。

    宁休通过运转功法,吸收这些精纯的灵气,不断滋养自己的**。

    虽然他吸收的灵力,是舍利子吸收剩下的。

    期间又过滤了霸道的龙气,可即使如此,相比起天地间正常的灵力仍然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从宁休脸上时而露出的痛苦表情便可见斑。

    不愧是传说中的升龙池。

    可经过舍利子的帮忙,这切都在宁休的接受范围内,而他吸收的灵力,其中部分用来滋养肉身,另部分则是用来巩固修为,为接下来跨越第层天梯做准备。

    ……

    随着时间的推移,宁休体内舍利子吸力越来越大,道道精纯、强横的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池水中涌出,最后源源不断进入他体内。

    升龙池中蕴含的龙气在其吸力之下,更是直接凝实成道龙形虚影。

    “哗哗!”

    舍利子如此吸收灵力,其动静自然不可能小得了。

    在它突然爆发的恐怖吸力之下,整个升龙池开始变得动荡起来,个个水漩在宁休周身成形,而他则是盘坐在这水璇中心,疯狂地鲸吞着升龙池中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升龙山上空。

    看着底下升龙池水面形成的个个巨大漩涡,泾河龙太子终于是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低头看了眼紧咬着他不放的晴雨,冷笑声,带着对方,径直往底下升龙池冲去。

    哗!

    巨龙入水。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池水。

    无论再怎么强大的意志,也终有支撑不下去的那天。

    无论有多少血,也总有流尽的时候。

    晴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下去,化为人形,坠落池底。

    宁休似有所感,抬头望去,右手微微抬,操控着水流将晴雨带到身旁。

    此时晴雨那身宫装早已被鲜血浸透,感觉到身上传来的触感,她抬起头,但她看到宁休时,眼中先前那股决绝的意志这才开始慢慢消失。

    原本被压制的痛楚,在这瞬间,彻底爆发出来。

    “谢谢你。”

    她看着宁休,说完这声,就这么直直倒了下去。

    谢?谢我什么?

    宁休愣了楞,还未反应过来,紧接着道愤怒的咆哮声从上头传来。他抬头看了眼,抱起晴雨往池底游去。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泾河龙太子发现宁休,二话不说,立即调转水法,妄图束缚宁休。

    同时操纵升龙池的池水,向下方的宁休压了过去。这压足有千钧重力,若是凡人,这下便要被压为血浆。

    宁休可不是龙族,故而泾河龙太子用起水法来,毫无忌惮。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宁休竟然冲破了他的束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他的攻击。

    不过也仅此于此了,虽然宁休对水的亲和力极高,可再怎样都无法与龙族相比,先天差距太大。

    如今他身在水中,单是化解周身不断挤压过来的水力便已经极为勉强,又谈何进攻?

    况且他手中还抱着个重伤患者,天时地利均不在他这边,而对方本身修为又远高于他。他可不会傻傻去和对方硬碰硬。

    宁休抬头看了眼上方那条红色蛟龙,淡漠的眼神中满是冰寒的杀意。

    眼过来,他立即转头,没有丝毫犹豫,抱起晴雨,往池底游去。

    升龙池,虽然被称作是池,可其深度完全可以用深不见底四个字来形容。

    越往下,四周的灵力、龙气便越狂暴,阻力也越大。

    上方的路已经完全被堵死,除了继续往下,他别无选择。

    他现在要赌的就是,泾河龙太子为了抓紧时间吸收龙气凝结龙珠,从而放弃追杀。

    因为对泾河龙太子来说,时间同样十分紧迫,因为他不清楚他的父亲泾河龙王还能撑多久。

    也就是说,这是场时间的赛跑,生与死的追逐。js3v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