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这就是战争

    果然如茶摊老板他们所说的样,泾河流域带早已是水灾泛滥,百姓流离失所。

    越靠近泾河,这种状况就越严重。

    就在这时,宁休忽然停下了脚步,他感觉到前方不远处有生人气息,而且还不止股。

    他往前走了段距离,果然看到个小小的村落。

    这路上,他已经不知见了多少残破的小镇村落,这还是他头次看到有活人的村子。

    村子入口,块木制牌匾被水冲地仅剩角艰难地吊在大树上,发出“吱吖吱吖”的声响。

    宁休抬眼望去,上头刻着“小河村”三个字,想来就是这个村子的名字了。

    村子很小,条石道几乎贯穿整个村子,道路两旁则是些屋舍,不过此时这些屋子早已变得破败不堪。

    那些侥幸从这场灾难下活下来的村民,就这么依靠在门前,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两眼空洞无神,就连村里来了宁休这个外人也没有察觉。

    就在这时,阵“铛铛铛”的震天锣声忽然响起。

    然后宁休看到那些村民双眼渐渐开始出现了神采,纷纷站起身,朝村里走去。

    期间还听到有几个人边走边谈:“快走,村长召集讲话了。”

    “是说那件事情吗?”

    “昨晚村长和张老秀才他们商量了晚,应该是要公布结果了。”

    “无论是走是留,都必须早些做决定才是,现在这个日子是没法过了。”

    ......

    宁休隐去身形,悄无声息地跟着人流向前走去。

    只见村子中央处石台上站着两个人,想来就是方才那些人口中所说的村长和张老秀才这两个人。

    人流纷纷向这个石台聚集起来,竟有两百人。

    眼看人来得差不多了,石台上,村长站了出来,朝着台下众人挥了挥手,喧闹的场景慢慢安静了下来。

    老村长看着众人,语气沉重,道:“在场的有我们小河村本村的父老乡亲,也有从镇上或其他村子逃难逃过来的朋友,今日召集大家过来,想必大家也知道所谓何事。三个月前,泾河忽然爆发大水,水灾泛滥持达百日之久,多少家园为之破坏,多少父老乡亲因此流离失所。”

    “我小河村由于地势原因,侥幸在这场灾难中苟活了下来,可农田全部遭到损毁,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口粮,又因为诸位朋友的到来变得更加困难,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而且按照从里头跑出来的兄弟所讲,那些吃人的妖怪随时都会出现。再这样下去不过是等死而已,因此我和张老商量过来,今日就带大家离开。”

    几代人的安土重迁,如今却要背井离乡,逃难的路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此而死去。

    广场上所有人都变得异常沉默,可没有个人反对,众人都是默默收拾好东西,在村长和那个老秀才的带领下,往村外走去。

    ......

    残阳如血。

    宁休坐在处石阶上,看着村民们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他眼前。

    就在这时,身旁处废墟中,忽然传出声响。

    这是座倾塌了半边的木屋,只见条土狗从废墟里头艰难地爬了出来。

    它浑身都是血,其中条腿也被重物压坏了,它看了宁休眼,瘸拐地在废墟旁饶了圈,忽然在某处停下,大声地叫唤起来。

    宁休抬眼望去,沉默了片刻,右手轻轻挥,碎石木块朝两旁飞去,露出掩埋在里头的尸体。

    尸体早已冰凉、僵硬,而那狗仿佛毫无察觉,抬着头,用鼻子往前拱了拱,随后“呜”地缩了回来,依靠着它的主人趴了下来。

    整个村子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条狗默默守护着这里。

    这是条老狗,本来就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在剩下的这些时间里,它只想安静地陪在他主人身旁。

    宁休看了眼,默默得转身离去。

    ......

    洞庭与泾河之间的战争,显然早已打响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泾河流域这段时间的异常天气以及泛滥的水灾。至于茶摊客人所说的夜叉吃人,宁休猜想该是双方的逃兵所为。

    所幸这小河村处在战争爆发的边缘地带,这才得以幸免。

    再往里走,宁休已然感受不到任何人类的气息。

    倒是让他发现了拨洞庭的军队,带队的是个入道重天的年轻妖将。

    “兄弟们,喝完这杯,我们去把前头那个据点给拔了,杀光泾河水族那般杂碎,为晴雨公主报仇!”年轻妖将举起手中的酒碗,抬头饮而尽。

    底下的那群水兵们同样仰头喝下了这碗烈酒。

    他们个个眼中带着凶光的同时,还带着决绝。

    此次洞庭与泾河之间的争斗不是般的修行者之间的斗法,而是真正的战争。

    洞庭龙君想要做的是彻底消灭泾河方,泾河水域何其宽广,数以万计水兵自然不可能全部待在龙宫之中。

    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外头的据点给拔掉,最后彻底包围泾河龙宫,然后将其举攻破。

    虽然这些水兵们有信心自己这方最终定会胜利,可同时心中也清楚要灭掉足有上万水兵的泾河龙宫,他们死的人也绝不会少。

    这碗酒,有可能将是他们今生喝的最后碗酒了。

    像洞庭龙宫、泾河龙宫的这些水兵们与般妖族不同,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接受了龙族特有的印记才得以修行。这样以来好处十分明显,就是他们修行之路要比其他那些妖修要来的顺畅地多。

    单单化形这步,他们在接受龙宫印记的同时便能够化形,而外头那些妖物不知要修炼多少年,经受多少磨难才能到达这步。

    可缺点同样明显,那就是他们在接受龙族印记的刹那便已经失去了自由,生死不由己。

    唐末五代时期军阀混战,为了防止士兵逃跑,朱温下令在士兵脸上刺上军号,在道路关口设立岗哨盘查,发现刺字的逃兵就予以处死。这个办法迅速被各个大小军阀采用也被宋代继承,士兵律刺面,并设有逃亡之法,刺面的禁军逃亡满日就处斩。

    他们身上特有的龙族印记比这些士兵脸上的刺青还要来得可怕,龙君动念间便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因此他们除了往前,别无选择。

    而这就是战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