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敖锋

    宁休幻化为泾河水兵,路上遭到了不少洞庭方人马的截杀,十分麻烦。而战场实在是太过混乱,就算隐身术也不好使,谁知道四周会不会有突然袭来的刀刃与箭矢。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泾河龙太子,只是这龙宫到底该怎么进去。”看着眼前张开法阵的泾河龙宫,宁休眉头微微皱起。

    看泾河龙王他们的意思,应该是决定龟缩到底了。

    而外头的战争仍在继续。

    升龙山战,为了重创洞庭龙君,泾河方死了不少实力强劲的妖将,如今更是少了泾河龙王这最大战力的参与。

    如果不是由于洞庭方必须派人镇守大本营的话,怕是早就将泾河水域除了龙宫之外的据点给统统拔除了。

    可即使如此,在有着洞庭龙君这超然存在亲自坐镇的情况下,还是很快地结束了外部的这些战争。

    只剩下泾河龙宫这最后座孤城。

    洞庭方,在龙君与几名入道三重天的妖将带领之下,路势如破竹,如摧枯拉朽般地冲杀到了龙宫前头。

    泾河水兵则是不断后撤,路撤到了龙宫外头。

    宁休跟着撤退的人流,悄无声息地混在人群之中。

    前有追兵,后头退路又被法阵给封死,他们已然退无可退。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宁休低着头,黝黑的双瞳,讳莫如深。

    ……

    龙宫大殿。

    道水兵人影忽然急匆匆地从外头跑了进来,跪下身子,急声道:“陛下,洞庭水军将我们龙宫给包围了!外头还剩下几百个弟兄,让法阵给挡住了进不来!”

    “什么?”闻言,整个大殿顿时哗然。

    泾河龙王他们心中自然知道凭借外头那些人马绝非洞庭方的对手,只是没有料到会败得如此之快,由此可以想见洞庭龙君此次的绝心。

    “陛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个妖将开口慌乱道。

    泾河龙王看着下方那些妖将慌乱的神情,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泾河龙宫脉传承已有数千年,虽然在各大江海流域中,算不上什么流的水族,但也绝对不容小觑,在黄河带也算是有很深的根基。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整体实力那是蒸蒸日上,大有股气吞山河的气势。而此时就好像个野心勃勃的帝皇意气风发,刚想要开疆辟土,却被围困孤城的现实股脑儿拍在了地上,几乎有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敖岳!”

    就在这时声震耳欲聋的喊声响起,透过法阵,传入龙宫之中。

    大殿众人闻言,脸色变得愈发苍白。

    “要不我们去和洞庭方和谈吧,他们不过只是死了个公主而已,我们如今死得人也已经够多了,只要多陪点东西,洞庭龙君应该能够接受吧?”有人开始提议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同意章统领的说法,先把这关给熬过去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又有妖将附议道。

    ......

    众人你言,我语的,竟然全部都是在求和。

    其中甚至还有人提议要将龙太子敖锋这个杀死晴雨的元凶给交出去平息怒火的。

    “都给我闭嘴!”

    泾河龙王的声音在大殿上嗡嗡作响,身充沛的真力,丝毫看不出受过伤。他看着众妖将,沉声道:“你们真的天真地以为到现在还有和解的可能?”

    “要知道他们死的那个龙女可不是般的龙女,拥有真龙血脉,即将凝结龙珠,这种存在,无论是在哪方水域,都是重点培养的存在,日后极有可能接掌方水君大印。我们杀了她,可以说是断了他们洞庭水域的未来,你觉得敖离会就这样轻易放过我们?”

    “如今锋儿才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泾河龙王朝下方看了眼,眼中闪过丝冷意,道:“我待会儿亲自去血池等他。”

    “如果到时候时间真来不及的话,就只能放弃龙宫了,你们几个都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亲信,到时候直接带锋儿走,我会为你们杀出条血路。”

    至于其他龙子龙女,以及那些水兵妖将,他们的父王陛下显然已经放弃他们了。

    放弃龙宫!

    当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殿上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是想到了这个最坏的可能,但骤然亲耳听到,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我说的是最坏打算,现在显然还没有到这步,龟丞相,陪我去趟血池。”泾河龙王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道。

    “不用了!”

    就在这时,道声音忽然在这大殿上响起。

    泾河龙王脸色大变,对于这突然起来的声音,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而等到他看清来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从血池闭关出来的敖锋,只见此时他身殷红的血衣,头红发随风飘扬,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放肆、张狂,而起眉心间那竖红色印记则是凭空添了几分妖异。

    敖锋旁若无人地走过大殿,来到泾河龙王身旁,转过身看着下方众妖将,目光如剑。

    “方才我好想听到有人想要把我交出去是吧?”

    “哪有这种事情,太子殿下想来是听错了。”

    “就是,就是。”

    “恭喜太子殿下出关,这样来那群洞庭杂碎的好日子也终于是要到头了。”

    ......

    “我就说吗,各位叔伯都是从小看这我长大的,哪里会做出这种事情。”敖锋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残忍的微笑,而他的右手不知何时竟多了颗鲜活的心脏。

    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右手流淌而下,滴落到地,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

    更令人渗人的是,敖锋手中那颗心脏还在跳动。

    直至这时,声惨叫才终于是在下方人群中响了起来,个妖将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去,发出声轰响。

    众妖将转头看去,发现死去的这名妖将正是先前提议将敖锋交出去,以求得洞庭方原谅的那人。

    所有人都感到身后阵发凉,转身看着敖锋,眼神中隐隐透着恐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