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平地惊雷

    龙宫外,泾河水兵们已然退无可退。

    洞庭龙君冷漠地看着他们,心中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正当他准备下令强行破阵时,道洪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敖离老儿,你是在等我吗?”

    洪亮的声音响彻整片海域,几乎整个战场的人都听到了,紧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花,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来者正是泾河龙王,只是与前次在升龙山时那身中年文士打扮不同,此时他身帝王衮服,全身上下充满着王者霸气。

    看着属于他们的王出现,泾河方剩下的那群水兵顿时片欢呼,仿佛战场形势逆转,他们才是优势方般。

    “我是在等着给你送终。”

    洞庭龙君往前踏出步,股恐怖的威压从他身上发出,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好强的真力。”宁休脸色微变,这是继升龙山之后,他第二次看到两个地仙位阶的强者之间的对抗。

    当时那压迫感,时至今日仍是历历在目。

    只是与当日相比,宁休早已不再是那个面对地仙威压余压都会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小小真人。

    如今的他已然能够直面这种压力,不过他并未轻举妄动,依旧躲在泾河水兵中。

    他在等。

    等个时机,也在等个人。

    ......

    “当日升龙山战,我们身负未分,今日再来!”

    泾河龙王声狂笑,整个人朝洞庭龙君冲了过去,

    速度之快,犹如幻影般,于此同时他张开右爪,朝对方狠狠抓去。

    龙爪出手的瞬间,竟然瞬间幻化为上千道爪影,同时笼罩向洞庭龙君。

    洞庭龙君脸色不变,同样张开龙爪,对攻了回去。

    阵阵强烈的轰响不断在这水底炸开,犹如水雷般,看得宁休不由咋舌。

    当时在升龙山上,洞庭龙君与泾河龙王之间的战斗由于是在高空展开,宁休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

    直至现在他才真正认识到地仙强者的恐怖。

    泾河龙王他们那上千道爪影,每爪都是实的,并非虚影。

    由此可见这个速度是多么的变态,而这又得需要多强的肉身作为支撑,即使宁休如今练成长生金身的入道篇,也绝不敢说自己的身体能与他们比拟。

    洞庭龙君与泾河龙王之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很快便是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双方几乎都是只攻不守,很快两个人身上均是挂了彩,相比较而言泾河龙王来得更严重些。

    可洞庭龙君总觉得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劲,可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势,他压根没有时间思考,只能是被动地跟着对轰,即使场面上他占着优势。

    “不好!”

    就在这时,洞庭龙君心中警兆升到极点,强行收爪,以比前冲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众人正惊讶,明明就快取得胜利的洞庭龙君怎么突然后退时,只见道血影忽然出现在他方才站立的方位。

    五道血痕,由上至下直接撕碎了残影,划开了水浪,在地底岩石上留下五道狰狞恐怖的痕迹。

    要是洞庭龙君再迟疑哪怕分毫,这五道锐不可当的血痕撕碎怕就不是他留在原地的残影了。

    “是你!”

    洞庭龙君抬头看着来人,冷声道。

    “我就说,以敖岳的精明又怎么可能会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还如此不要命地主动发起攻击。或许在不了解他的人,会以为他是在拼死搏,可我却知道,他骨子里就不是这种人。”

    “因此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别有目的,只是在绝对实力面前,切阴谋诡计都将失去作用。我实在是想不到出了敖岳之外,你们泾河水族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得到我。”

    “却不曾想到你竟然成功凝结了龙珠,到达了金丹期。”洞庭龙君看着敖锋,眼睛微微眯起,接着开口说道。“如此来,在偷袭的情况下,你确实有给我造成伤害的资本。”

    “我不清楚当日在升龙池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可以确认以你离开时身上的气息绝对无法支撑你成功凝结龙珠。而且你身上的气息怎么会如此古怪,忽强忽弱,绝非正常金丹期修士该有的状态。”

    洞庭龙君眉头微微皱起,此时泾河龙太子敖锋的状态实在是太过古怪,气息时而金丹期,时而入道期,像极了古书上提及的假丹境界。

    “等我送你下去和你女儿团聚后,我会亲自到你坟前告诉你的。”敖锋冷笑道。

    只见他全身上下仿佛有着血雾流转,他张开双手,十道血芒暴涨而出。

    经过刚才那幕,没人怀疑这些血芒的威力,落在人身上,必然是四分五裂的结局。

    “九幽血爪!”

    看到血芒的刹那,洞庭龙君脸色大变,他终于想明白了整个事情。

    他抬头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泾河龙王,冷声道:“敖岳,你竟敢勾结九幽余孽!”

    ......

    就在洞庭龙君三人僵持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底下人群中,有个人正悄悄展开了他的行动。

    敖锋出现的刹那,宁休的眼睛徒然亮了起来,他抬头看着上方那道血影,目光冷。

    就在这时候,他右脚猛地踩地面。

    只听得“咻”的声,他整个人仿佛是道飞火流星,从泾河水兵上方飞出,劈开海浪,几乎在瞬之间,到了敖锋身后。

    这个变故实在是来得太过突然,敖锋父子怎么都不会想到会有偷袭来自他们的后方。

    他猛地回头,看清偷袭之人时,双眼睛睁得滚圆,随即整张面容变得狰狞,然后在剧烈的冲击下变形。

    宁休右拳狠狠砸在了他脸颊。

    当样东西快到极致,连飞叶都能杀人,更别说宁休的铁拳。

    “轰隆!”

    敖锋直接让宁休拳砸落,真如陨石落地,平地炸起惊雷之声!

    整个海底地面都瞬间震动了下,不少水兵直接被这阵余波震翻在地,而敖锋砸落的地方更是被直接砸蹋下去个深深的巨坑。

    道道裂痕以这个巨坑为原地,直延伸出去,到无边的水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