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看来该死的人,是你

    烟尘散去,露出巨坑中敖锋的身影。

    只见他就这么躺在那里,动不动,仿佛真的死去般。

    “锋儿!”泾河龙王眼前自己的儿子遇袭受伤,不由脸色大变,急声喊道。

    就在他准备前去帮忙救援时,被旁的洞庭龙君出手拦了下来。

    虽然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洞庭龙君同样吃了惊,可如今既然有人能够帮他对付敖锋那就再好不过了,他正好可以抽身专心对付泾河龙王,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错过。

    宁休淡淡看了眼,开始从上方缓缓降落,落到巨坑边缘。

    虽然他对自己的攻击很有信心,可敖锋却不应该如此差劲才是。

    他慢慢朝着敖锋走了过去,就在他即将靠近对方时,那原本躺在地上动不动的敖锋,忽然猛地跳起身子,右爪张开,携带着透体而出的血芒,刁钻而狠毒地抓向宁休小腹。

    这个角度,恰是宁休的视觉死角。

    面对着突然袭来的攻击,宁休却并未有半点慌张,因为这本就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有像敖锋这种从未真正战斗厮杀过,从小在温室中长大的龙族太子,才会以为这种偷袭会起作用,这与实力无关。

    宁休轻笑声,几乎下意识回身就是拳。

    铛!

    拳爪狠狠撞在了起,发出金铁相交的声响,明明是在水中,却是溅起了阵火花。

    敖锋只觉右爪阵剧痛,既然已经偷袭失败,他也不再继续冒进,借助着拳爪相碰时的反弹之力,身体急速倒退。

    “有种偷袭,没种打啊?”

    敖锋刚有所动作,宁休便是有了察觉。只见他轻笑声,右脚猛地踏在地面上,随着道爆炸声响,宁休的身子猛地飚射而出,犹如道水箭,转瞬间,便是追上了敖锋。

    两人视线交错,宁休嘴角缓缓挑起抹冷笑,看来方才那拳果然是起到了效果,如今敖锋身体气息混乱,显然是在强行压制伤势,可爆发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如今就连他的速度都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敖锋脸色阴冷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宁休,眼瞳深处除了无尽的怨毒之外,竟还隐隐藏着丝恐惧。开始宁休偷袭的那拳破坏力实在是太过巨大,如果换成以前的他怕是已经被这拳直接当场轰杀了。

    迫于无奈,他只能是就地装死,想着是否也能趁机阴宁休波,这样来还有的打,可他却没有想到,他的伪装,压根没有骗到宁休。

    “留下来吧。”

    看着急退的敖锋,宁休眼中闪过丝冷意,右脚再次猛踏地面,几乎要突破音障的速度,直接破开水浪,猛地朝敖锋砸去。

    面对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敖锋脸色变得惨白无比,他心中骇然道:“何等可怕的肉身,才能承受地了这样的速度。”

    他也终于明白,开始那偷袭的拳威力会如此巨大。

    心中念头闪而过,敖锋咬了咬牙,他心中清楚以他此时的状态,想要完全避开宁休的攻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死就起死吧!”

    敖锋眼瞳中闪过抹怨毒,面容狰狞,大声嘶吼道。

    在宁休出手的刹那,他竟是完全放弃了闪躲,运转全身真力汇聚到他的右爪,血红色的爪芒,带起股尖锐的破浪声响,同时直直刺向宁休的胸膛。

    后发先至,血爪携带着凶戾的劲气,狠狠插在宁休胸膛上,丝鲜血顺着他指尖渗出,敖锋这最后拼尽全力的击,终于是让宁休受到了伤害。

    嘭!

    于此同时,宁休的铁拳重重砸在了敖锋胸膛之上,强烈的重击,令他当即鲜血狂喷而出,整个身子更是犹如被击飞的炮弹般,飞出老远,落地后,在海底地面狂擦出段狰狞的土道。

    敖锋抬头看着宁休,再次喷出口鲜血。

    “怎么可能?这才百来天时间,他怎么可能变得如此的强?”

    要知道,敖锋他不仅吸收了升龙池中的能量与龙气,而且还使用九幽秘法,在血池中整整煎熬了百日,好不容易这才凝结龙珠。

    而宁休虽然看起来仍是入道重天的实力,可实际战斗力和他相比竟然毫不逊色,这种打击实在是让向来自傲的敖锋难以接受。

    “我说过我会再回来的。”宁休居高临下,缓缓低头看着敖锋,微笑道。

    “怎么可能,我的九幽血爪怎么可能杀不了你?”敖锋死死地看着宁休的胸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只见宁休胸口上的伤势早已愈合,上头再没有半点鲜血,敖锋拼尽全力的击,竟然连些许痕迹都没能留下。

    “宁休,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敖锋大声狂吼着,双目通红,整个人像疯了似的。

    从高高在上的龙太子,朝被拽落凡尘,心理防线已然彻底崩溃。

    “这句话,我已经听你讲了很多遍了。”

    宁休看着敖锋,嘴角微微扬起,露出抹淡淡的嘲讽,抬手又是拳,毫不留情地砸了下去。

    “锋儿!”

    从敖锋遇袭到现在彻底落败,不过眨眼的功夫。

    泾河龙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敖锋便已经败了,而且还败得如此的彻底,爱子心切的他,拼着受伤冲出洞庭龙君的阻挡。

    同时他也瞧清了远处宁休眼中的杀意,不由厉声喝道:“你给我住手!”

    宁休面无表情,似是没有听见此话般,高举的右手,握得越来越紧。

    看着不远处那满脸冷漠的少年,饶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妖将,那也不免有些心寒。特别是曾经在龙宫中见过宁休的那些妖将,实在是很难将眼前的宁休与当日那个小小入道重天的真人重合在起。

    脚步顿住,宁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敖离,忽然露齿笑,森白的牙齿,让敖离后背寒气直冒。

    到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个什么样的角色。

    “看来该死的人,是你。”

    轻笑声,宁休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杀意骤然暴涨,泛着暗金色的铁拳,带着破浪的声响,朝着敖离的脑袋猛地砸了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